从火爆青年到爱心爸爸

文/沈容(台湾)

陈忆缘和妻子带着孩子参加法轮功活动。


陈忆缘从小生长在一个硝烟弥漫的家庭环境中,记忆中一天三餐饭爸妈都是在吵架,隔一段时间还要打架,忆缘说,“我一直以为所谓的家就是这个样子的。”因此养成了他暴怒的性格,“我不知道什么是真诚和善良,只是复制着父母的模式长大,所以我一生气就学大人辱骂、丢东西、像大人打我那样去打狗,还会在心里念叨别人对自己如何不好,斤斤计较得到的、失去的。”

这样环境下长大的忆缘从小就不爱念书,脾气也大,有一次他闹脾气后,被妈妈赶出家门,他走到河堤上,想把头栽进水沟自杀,但最终还是不敢做,无奈地回家了。

高中时他常用飙车的方法寻求刺激,忘却烦恼。“那时我没有驾照,就学哥哥偷拿家中钥匙出去飙车,不管妈妈怎么藏,我都可以找得到。”

上大学后,忆缘又迷上了网路游戏和情色。曾因为二分之一学分不及格而险被退学。”

家庭没有温暖,学习失去动力,忆缘象个无头苍蝇般无助乱转,上色情网站,玩线上游戏,渴求情爱,沉迷飙车又逢重大车祸。忆缘说:“那时我的人生没有目标也没有方向,内心深处很无助,不知道自己究竟属于哪里?”

生命的曙光

大二下半年,忆缘到台北打工,在一位阿姨的热心推荐下,他上了法轮功九天学习班,这是他第一次系统、完整的聆听李洪志先生的讲法,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明白了这是修炼的大道、度人的佛法。“小时候我曾想过老了要出家,这时我惊喜发现不用等老了,现在就可以修炼了!”

上完九天班,看完了《转法轮》后,他的世界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我就觉的,原来做人要这样!那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向往,我觉的我就应该这样做。”

“我明白来到世上的意义,找到了归属感,看到了希望,领悟到生命有一种更高的境界存在。我感觉身心像被清洗过一遍,原本包覆我的那些负面物质消失了,很多不好的想法、欲望不见了,网路游戏和色情网站也自然不想再接触了。”

忆缘戒掉恶习后,不但从小缠身的鼻窦炎不药而愈,体力增强了,学习成绩也突飞猛进。“在我得法后的一次期考,班导师对一个前几名的同学说,你看忆缘可以考九十分,你要加油了。大四考取国立研究所时,一位科任老师也跑来祝贺我:没想到你是一匹黑马!”

在婚姻中走正修炼路

2009年忆缘自台湾师范大学光电科技所毕业,隔年以三等特考考上智慧局。在有了稳定工作后,忆缘和交往一年半的女友登记结婚了。

忆缘说:“其实当时女友并不想这么快走入婚姻,但我认为年轻男女之间要么是朋友,要么是夫妻,所谓的男女朋友事实上是现代社会的一种变异关系,造成两性的开放与对情的放纵,所以我们修炼人在婚姻这条路上也要走正。”

婚后的摩擦也不少,两人常常为一些小事争执,经历多次后,忆缘找自己的问题:是在强迫妻子接受我的思维方式。忆缘说:“表面看似最有道理的东西,当你没有做到真、善、忍,为此受到冲击而生气时,就是有问题了。”

回首从小到大的生命历程,忆缘说:“对于痛苦的家庭经历,以前总认为是一段伤痕,现在我想的是,母亲在高压、无助、折磨人的环境下把我养大成人,光这一点,我就应该感谢她孝敬她。尤其现在我有了孩子,过去的经历反而让我更懂得要为孩子付出,做一个好爸爸。”

忆缘最后感慨地表示:“大法真的太伟大了,是师父,引领我从为私为我的自我中走出来,不断扩充心的容量,才能够海纳百川。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从火爆青年到爱心爸爸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