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人间小住 完成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师尊明示弟子:“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感恩师尊让弟子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与归宿。弟子来人间就是住店,小住几日就走。店里的东西本来就不属于我,我一样也不要,不稀罕,不带走,统统放下。

修去争强好胜的心

我从小就争强好胜,啥都要争第一。在学校,我各方面优秀,是众人瞩目的佼佼者;在家里,我排行老大,处处给弟妹们做“榜样”;当兵后,我努力進取,出类拔萃,职务不断晋升;在单位,我担任部门领导,干工作是“拼命三郎”,常常带病坚持工作。多年来,在党文化中摸爬滚打,深受其害,我的身体一团糟。

四十几岁时,我就患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早期肝硬化,还有很重的神经性头痛,疼起来还伴有呕吐,那种痛苦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此外,还患有神经衰弱、低血压、低烧、关节炎、心脏早搏、子宫肌瘤、骶椎裂等等,人送外号“林黛玉”、“棺材瓤”。丈夫常常无奈的说:“不怕雷阵雨,就怕连阴天。”那意思是我的身体没有好的时候。

单位领导对我非常关照,在医治我的疾病上大开绿灯,医疗条件和资源都没说的,多贵重的药都给报销。尽管如此,仍然改变不了我的身体状况。那时候,我常常悲观的想:我拼命奋斗换来的名誉、地位、荣耀,怎抵的过这疾病缠身的无尽痛苦,难道我这辈子就该是在痛苦挣扎中走向最终吗?

一九九七年,先得法的妹妹托老父亲给我送来大法书,并再三嘱咐说:这法轮功可好了,咱家乡谁谁谁什么病炼好了;谁家儿媳原来特别不像样,学了这功变的孝顺了,这功真好,你快炼吧。也许当时机缘还不成熟,《转法轮》我收下放了起来。当年五月份我回乡为父亲庆生,在修炼大法的家人的启发和帮助下,我才续前缘,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沐浴浩荡佛恩,身上所有的病陆陆续续全好了。二十年来我这个昔日有名的老病号,再也没吃过一粒药。如今我虽已年过七旬,可脸上几乎看不到皱纹,走路生风,干起事来和年轻人一样利索。

师尊不但给了我健康,更重要的是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和意义。当我按照大法要求启程修炼后,我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我放下了争强好胜的心,一切顺其自然,换来的是了悟人生的坦然与大法修炼的美好。

女儿敬师信法 大海啸中遇难呈祥

修炼后我经历了一次车祸,一次摔伤——摔坏了腰椎。这两次事故我都在师尊加持下,很快恢复。我的这两次经历让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非常相信大法。

两个孩子虽未修炼,对师尊都非常崇敬,每遇到什么难事都会求助于师尊。在大法被迫害初期,红色恐怖严重,真相资料紧缺,孩子主动帮我在他们的单位默默的复印大法真相资料。有一次大女儿在单位印大法资料不小心被同事发现,同事半开玩笑的说要举报她。这孩子不但没害怕,还说:“你告去吧,我印了,我还不只印这一次呢。”朋友、同事中有人对大法有误解时,她们能为大法说话。在我被迫害、干扰时,帮我转移大法书籍和资料。她们的所作所为得到大法的福报,其中最为不可思议的是与那场夺命大海啸擦肩而过的神奇经历。

二零零四年圣诞节,女儿和朋友去泰国有名的普吉岛海滨度假,期间,震惊世界的印度洋海啸发生了!可就在那吞噬了几十万生命的巨浪来袭之前的二十多分钟,女儿乘船离开了普吉岛前往另一景点皮皮岛(也是重灾地)。

在去皮皮岛的航程中,女儿在船上享受着阳光美景,压根都没感到波涛汹涌的海啸正悄无声息的从船下潜过,袭向普吉岛。当女儿看到海水变的浑浊并得知真相后,立即对身边同伴说:快念“法轮大法好!”同伴疑惑道:管用吗?女儿坚定的回答:“管用!”

女儿太幸运了,如果她从普吉岛晚走二十多分钟或者早到皮皮岛哪怕半小时,都绝无可能躲过这场灾难。数小时后,当她返回普吉岛时,素有人间天堂美称的海岛已变成人间地狱。她走進酒店,只见大堂里横七竖八全是尸体。回程前女儿把身上带的钱全部捐给了当地受灾民众。

凡是得知女儿这次经历的亲朋好友无不为她庆幸,更觉的神奇的不可思议!

放下利益 应有尽有

现今在中国大陆,“房子”作为焦点中的焦点,牵动着几乎所有人的心。从部队退休时,按规定我应该得到一套住房或者相应的钱款补贴。登记造册,核查审批,经过一系列繁杂手续,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可是最后落实到我头上竟然是竹篮打水,既无房又无钱。与我同等条件的人,大多数不是得了房就是得了钱。我的人心起来了,七上八下的。要知道,我所在的大都市,房子是天价,这个损失绝不是一星半点。

师尊说:“在你们的修炼中,我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2]这次,我的利益之心已经暴露无遗。作为修炼人,我明白这心绝不能留,于是就针对它发正念、多学法。尽管努力去它,可是一遇到相关事稍一触动,这个心又会冒出来。特别是有时战友们在一起谈及此事都为我抱不平时,那个心动的更厉害:“你干嘛不去找啊?是不是手里的钱多了!”“符合条件,为啥不要呢?”家人也常唠叨:“在部队干了一辈子,啥也没得着。”正如师尊所说:“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师尊在法中告诉我们:“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

修炼人的一生师尊都给安排好了,一切顺其自然就可以了。不是我的东西,命中本没有,执著什么呢!住店之人,执著店里的东西何用!我要的是心性的升华,层次的提高,跟师尊回自己真正的家!反复学法后,这个心真的放下了。今年上半年战友小聚,又有人问及此事。有人说我“你怎么那么好说话”,有人说“你那么聪明的人咋吃这亏”等等。当时我心如止水,未起任何涟漪。事后我想,要不修大法,凭我过去的个性,哪用你们说呀,我还不知咋折腾呢!大法实实在在的改变了我!

放下了利益之心,并不等于没有了利益。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师尊的安排足以保证我们的衣食住行。我不去争那套似乎是我的房子,可是,我并没因此缺房住。我现在住在丈夫单位以前分配而后由个人出钱购买的房子里,三室一厅,面积虽然不大,装修后显的宽敞而舒适。孩子们各自都有自己的住房,甚至还在南方度假胜地买了房子。居家也好,度假也好,应有尽有,足矣。

不能被情所累

尽管近些年亲情方面的魔难不时出现,但师尊把我这方面的物质拿掉不少,表现出来那东西弱多了。母亲和丈夫在不长时间内相继去世,之后不久女儿又患病,虽有“百苦一齐降”[3]的感觉,但我能用法去衡量,归正自己,行为上理性多了。

在为丈夫选墓地时,我嘱咐孩子,墓地要选单人穴。这事造成一些亲属的不理解,因为通常配偶一方去世都同时备好双人穴,但我知道未来的归宿,心里很坦然。丈夫葬礼完毕当日随即将其骨灰下葬。

在去墓地途中,我给身旁的司机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有同修知道后说,在那种环境、那种气氛下你还不忘救人,一般人做不到。

在丈夫有病的几年中,我没有过多的被情所累。在他病重期间,我在不影响照顾他的情况下尽量每天出去讲真相。丈夫去世后我也后悔过,后悔没有多陪陪他,没有照顾好他。但用法衡量,我知道自己没有做错,我把部份时间和精力用在了救人上,他明白的一面不会怪我。丈夫去世后我也是一步步走出情的。那种遇事无人商量、没处诉说的失落,那种孤独感和透骨的思念,种种情思不时搅扰着我。但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很快走了出来。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绝没有闲暇去孤独、去失落!现在家里除节假日外,就我一个人,有充足时间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作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师尊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4]

走出去证实法救人是修心的过程,对我来说,首先是要去怕心。我的怕心比别的同修好象更重,主要因为自己修的不扎实,再有就是我所处的环境有些特殊,包括居住的小区、邻里、周围接触的人、家庭成员的工作性质、以及自己过去的职业等等,无形之中也都对我造成一定的压力。但我深知,我是大法徒,师尊让我们讲真相救人,必须无条件去做,尽管一路走来,磕磕绊绊。

迫害初期我出去发资料,那真是心跳手抖,每次只拿两三份,折叠起来装在衣服口袋里,有两次紧张的竟然错把自己装钱的纸袋当资料发了出去。记的有一年晚秋时节,我和同修在山上挂真相资料,忽听到点儿动静,我吓的就往树丛里钻,弄得满身是土,头发上挂满树叶,非常狼狈。现在回忆起来觉的很可笑,可那时就是那样的。

还有一次给一个保安讲真相,他听着听着突然掏出手机并说:“你等等。”吓的我趁他转头的瞬间撒腿就跑,边跑边脱下外衣裹在头上,喊着:“师父救我!”绕道打车回了家。那时看到警察、警车就心跳,有人敲家门也紧张。好在有师尊加持,怕是怕,没有因怕就不去做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减少了。在深入学法中,自身存在的怕的因素也在逐渐消弱。从法中我清醒的认识到,“怕”根本就不属于我。我是大法弟子,大法造就的生命,做的是全宇宙最神圣、最正的事,为什么怕邪恶呢!

二零一二年之前,我主要是发真相资料,后来就以面对面讲真相为主了。没有特殊情况,每天上午我都出去讲真相,这些年来已经逐渐形成习惯,一旦因故出不去,心里就会不舒服,感觉缺了点什么。师尊的经文《威德》、《怕啥》和正法口诀等是我在救人路上及过程中常常默诵的。师尊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5]多学法,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真的是最安全的。我现在面对面讲真相基本上没什么怕心了。以前由于怕,都以第三人称讲,现在一般情况下都能堂堂正正表明身份:“我是炼法轮功的”,原原本本讲述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情况。劝退顺利时,我由衷的感谢师尊,是师尊使又一生命得救!如有不顺利,就找自己,是自己的什么心不对头了造成的。

诉江大潮来临,虽有诸多客观上的理由不便实名,甚至有些事情似乎不可逾越,但在学法中,在同修们的鼓励下,经历一段时间的内心挣扎,最终迈出了这一步,用真名控告了江泽民。虽然因此惹来一些麻烦,但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心里踏踏实实。

要说苦呢,这些年走过来也确实挺苦的,那种怕的物质、无形的压力、自尊心的受挫、剜心透骨去执著的过程、肉体遭受的痛苦等等,在苦中,有时也会冒出求安逸的心,甚至还羡慕过常人,看人家在海滩上、林荫下、公园里,那么悠闲惬意,多好……这念头一冒,马上意识到这东西不是我,我是谁?想想海内海外同修们哪个不是在苦中修呢!再想想我们伟大的师尊,为众生承受了多少!有多苦!我这点苦又算什么?能成为大法弟子,能助师救人,多么神圣,多么荣幸啊!

记的那年“三退”人数接近两亿时,我正陪丈夫在外地养病,不认识当地同修,自己又没条件发“三退”名单,就把那三个月劝退的八百多人的名单捎给了住地同修。后来同修告诉我,她头天晚上看网站三退人数还没到两亿,当晚发出我捎去的名单,次日清晨再看时,人数已达两亿!我幸运的赶在了这个节点上,这多令人高兴!

这些年来,我始终把师尊要求做好三件事摆在首位。特别是近些年,自己生活非常简单,有时一周不炒一次菜,家务活能少干就少干。每天时间安排的既紧张又有序:早晨和全球同修同步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之后学法背法一小时。上午出去讲真相救人,下午和晚上学法背法、浏览大法网站。吃饭或干家务时听明慧广播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外出时路上背法或发正念。《转法轮》在背第六遍,并抄写了一遍。《洪吟》背过数遍,《各地讲法》每隔一段时间学一遍。

学法多了,遇事能用法衡量,力争在法中修。就这样,在师尊的教诲和加持下修炼。

大法弟子来到人间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师尊在看着他的弟子们,在等待大家修上去!让我们把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统统放下,把瓶子里那些肮脏的东西尽快全部倒掉,纯纯净净的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明慧法会|人间小住 完成使命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