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打齐齐哈尔市重点专案和在当地救人的心得体会

师尊好:
同修们好:

和大家分享这次参与全球营救平台拨打“齐齐哈尔市重点专案”的心得。

每次的重点专案都是师尊为海外大法弟子开创、建立威德的机会。多个省市迫害大法弟子的严重地区,通过全球营救平台同修坚持不懈的拨打,迫害形势得到了改善和缓解,参与拨打的同修也在拨打的过程中找出了自己的不足,不断的同化大法,并在法中归正自己,走在随师正法和证实法的路上。

这次专案拨打的结果和以往的专案拨打结果对比,接通率不高,虽然如此,但是我拨打的正念不变、不动,不被接听多少和接通时间的长短情况干扰,正念的完成负责同修提出的拨打要求,每个号码至少拨打5次以上,即使响铃也会响铃五次以上。认真的把拨打次数和接听情况,以及大概的讲真相内容记录下来,希望案例员同修可以轻松的整理案例,为号码的再次处理做参考。

我拨打的案例中有一个公安局的总机,案例员同修整理了两个号码。一个号码多次设置语音提示电脑值班,自动挂断后,一个女警接听了电话,开始的时候骂人,不愿听真相。我心平气和的跟她讲国内形势的变化,慢慢的她不出声了,静静的接听了48秒、31秒、38秒、27秒、16秒、2分55秒……,最后她平和的问我:“你让我做啥?”我说:“希望你可以告诉你的同事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要等到江被公开审理时跟着它倒霉”。她说:“我会说的”。有可能旁边有人,我给她翻墙她没有接受,我让她记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爽快的说:“好”。我悟到,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众生接听,和什么样的接听结果,都不被干扰,就是要做好师尊让做的。

师尊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 说明确点,就是现在在正法中,不看众生在历史上犯了多大的罪、犯了多大的错,只看众生在正法期间对大法的态度、对大法弟子的态度。就这么一条线。这条线其实也不是什么线了,就是你想不想去未来了。在欺世的谎言中,在中共邪党造就的邪恶文化中,有多少人还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有多少人能够辨别是非?有多少人能够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是很难,所以大法弟子才讲真相,揭露邪恶,叫世人认清中共邪党,这样才能救了世人。这就是大法弟子们要做的。”

其实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人,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也是我们要讲清真相的对象。参与完上午的专案拨打和交流后,我去学校接放学的儿子去吃饭,结账时看到一个中国的服务员。我很自然的问她:“中国哪里的,来多久了?”跟她搭上话后便问她:“你在国内上学入过团员吗?”她说:“没入过。”接着问她:“戴过红领巾吗?”她说:“戴过。”我说:“你知道吗?只有在中国小的时候中共让加入少先队,戴红领巾,海外没有这样的,人们都说红领巾是国旗的一角,国旗是用鲜血染成的,血肯定是不吉利的,而且还让咱小的时候把手举过头顶,发誓说:“我愿意加入少先队,愿意为党献身,付出生命”,咱在家跟父母都不发这样的毒誓,举个例子:要是去寺院烧香许愿,不还愿的话家里不好过,是吧!而且都说誓约在天。再说了人与人之间讲话要讲诚信的,不是让你回国退,也不是让你去大街上喊,有人再问你时,你知道自己退了就行,心到神知保平安。”紧接着讲:“你知道吗?现在江父子被抓了,习不要给他背迫害法轮功黑锅,很快就要公开审理它了。”为了去除她的怕心,我告诉她:“我们现在身在海外,言论是自由的,网络不封锁可以看到很多真实的资讯,天安门“自焚”就是江找人拍戏栽桩给法轮功的,上网都可以查得到。”她说:“我啥也不信”。我慈善的说:“咱都是中国人,萍水相逢告诉你这些也是为你好,如果有一天真的灾难来时,因为你的三退平安了,那不很好吗?你没有任何损失呀!”我主动说:“我住在附近叫什么名字,你叫什么?”她明真相后,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并同意退出少先队。我为她的得救感到很高心。

有时跟新加坡人站在接送区一起等孩子放学时,通过几天打招呼认识后,便把国内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器官的真相告诉她们,让他们了解真相,对大法的正面态度就是她们得救的保障。师尊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不管怎么样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们得知道你们的责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儿戏的。这件事情已经到最后了,我都急的不行,你们却没当回事,可是,最后连哭都来不及啊。世间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执着,不让你得救的东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当修炼人也随着去?!你是众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

以上是我这次拨打专案和近期修炼救人的心得体会,和大家分享,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正见网拨打齐齐哈尔市重点专案和在当地救人的心得体会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