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善固执”的现实启示

文/慧欣

“择善固执”一词源自儒家经典《礼记•中庸》:“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它是指对认定正确的事就坚持不懈地执行。

显然,“择善”要以“仁义”为其核心,“固执”需要真知睿智的勇气,才有可能走向至善的境界。若要择善,必先知善,而知善以良知为源头,以习知为开展,然后可以推到下一步,就是具体如何择善。择善必须考虑的三项因素:良知、仁义;对方期望;社会规范。既然“善”是人与人之间适当关系之实现,那么自然要注意行动者自己,行动相关的对方以及社会大众所接受的规范,若良知、仁义,对方期望,社会规范三者发生冲突时,则以忠于自己内心的良知和仁义的选择,亦即“仰不愧于天,俯不祚于人”。

择善固执的故事:

人一经卷入“人之熙熙,皆为利驱,人之攘攘,皆为利往”的公众社会,在追逐名利权位的外物沉浮中,就把真实的自我忘得一干二净。个人无力对各类事务做出判断但又必须要判断,怎么办?最安全的方法就是遵循“大多数”人的判断作为自己的判断,公众的意见主宰一切,长此以往就形成了习惯,于是独立思考的能力逐渐泯灭。用存在主义哲学大师海德格尔的话就是,人只有将自我“沉沦”到公众中才能获得安宁。

在经济史学家诺斯看来,从人类历史看,不是物质,而是“意识形态、宗教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政治秩序、道德准则,决定了可以接受和不可以接受的行为。这个东西决定政治游戏规则,决定法律制度和经济表现……”1974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在其名著《通往奴役之路》中提醒世人,如果迷信物质决定论,这个社会就会变得非常浅薄,成为永远长不大的社会。

还好,这个世界总有一些傻瓜,因为他们的择善固执的坚持不懈创造了奇迹,成就了自己也改变了他人,这里要分享的是奇迹苹果的创造者------木村秋则的故事。

木村秋则先生,一个日本的普通农民,1949年他出生于青森县中津轻郡岩木町。1971年回到故乡,投入以栽培苹果为主的农业,由于农药危害了妻子的健康,从1978年左右开始摸索无农药、无肥料栽培,此后经历了十几年没有任何收获希望的岁月,只能靠每年去北海道打工的钱维持全家的生活。

在最初的两、三年附近的果农还对他深表同情,但看到他的果园内苹果树的叶子每年都掉光,没有任何收成,很担心病虫害会影响自家的果园,对木村先生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当时青森县针对黑星病、斑点落叶病和腐烂病等苹果树的病虫害制定了相关条例,必须使用肥料和农药彻底预防和驱除。一旦果园被检举,不仅苹果树会遭到强制砍伐,还必须罚款三十万元。因为青森县的苹果产量占全国的百分之四十,也是青森县的主要产业,所以规定相当严格。

在这种困境和压力下,木村先生一直没有选择放弃,甚至有时也考虑是否放弃的时候,大女儿反而质问:“那我们之前辛苦是为了什么?爸爸,你做的事很了不起,你在一个没有答案的世界,从零开始挑战。”这句话给了他很大的安慰。虽然木村先生一直深信“自然栽培苹果绝对可行,一定可以找到答案”,然而,看到果园的情况始终无法改善,严峻的现实终于把他击垮了。

背负着对不起家人的自责,木村先生决定以死谢罪,可是本打算挂上自己的那棵橡树让他灵感突现,找到了解决土壤才是良好栽培的关键。此后通过改善土壤,木村先生的奇迹苹果终于开花结果了。

如今木村先生在栽培苹果的同时,也在全国和海外各地进行农业指导,推广他的无农药、无肥料栽培。1991年台风19号导致津轻的苹果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木村先生的果园成功的抵御了这场台风。

1992年《日本经济新闻》文化栏刊登了《大自然的梦幻苹果》。1994年木村先生以无农药栽培苹果上了《日本经济新闻》晚报的“日本的四十岁”专栏。2007年木村先生登上NHK“专家的作风”节目。2008年幻冬舍出版了介绍木村的《这一生,至少当一次傻瓜》,成为畅销书,感动了无数读者,而该书的中译本也于2012年出版。

木村先生的苹果和其它苹果相比,更漂亮、保存时间更长。

木村先生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他的择善固执、坚忍不拔的精神,苹果树教他倾听大自然的讯息,也教他谦卑的面对这个世界:“我经常问全国的农民,你们的身体可以结出一个苹果、一粒米吗?人类无论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自己开出一朵苹果花。稻穗才能生出米粒,苹果树才能长出苹果。主角不是人类,而是苹果树和稻子,人类只是辅助它们的配角。所以,请大家务必牢记这一点。之前,我对自己种苹果这件事感到很得意。然而,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我终于体会到一件事──我只是协助提供一个适合苹果生长的环境而已。”“我认为,人类必须更加谦卑。人类不是大自然的支配者,而是必须认为,人类只是大自然中的一分子。”

在《这一生,至少当一次傻瓜》的书中,木村先生带给人们的精神礼物就是 :当所有人都做错,你是否有勇气做对?所有新事物并不一定都是正确的,相反地,古老时代的经验往往才是真谛,是经过实践所证实的。木村先生用自己独特的亲身经历和体悟对于现代科技和与之有关的现代人类的成见提出了质疑。

木村先生认为,农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观察大自然,而且必须长期观察。

北海道旭川齐藤牧场的齐藤晶先生,借助牛只开垦一片原本只有石头和山白竹的山地,把它变成了漂亮的牧场。当年,他的开拓业遇到瓶颈,他爬到山顶的树木眺望四周,觉得“鸟和虫子总是毫无怨言、悠哉地生活,人类也应该和鸟、虫为伍,融入大自然”,于是,就想到可以运用山上的自然环境饲养牛只。这称为“蹄耕法”,是充分运用牛只、树木和牧草生态的自然酪农业。

“大自然不会说话,因此,人类必须磨练感性,感受大自然。”当我们聊天时,不禁为彼此的共同点感到惊讶。齐藤先生说:“木村先生,和你聊天时,我们完全了解对方想要说什么。因为我们观察的都是整体,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变化。不使用多余的技术,而是静下心来观察非常重要。高学历的人往往无法不多做点什么。如今正缺乏能够忍耐、静下心来观察的人。”

中国古人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为学日新,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致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老子早《道德经》中也提到:“因其不争,故无人与之争”都蕴藏着东方文化的智慧,中国古人的科技传承是一种守道为先的传承,例如:习武之人必重武德,才能得到师父的倾囊传授,现代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在给人类带来便利的同时随之而来诸多负面效应,而只有顺应自然、顺应事物发展客观规律才是万物健康发展、生生不息的生存经验。

木村先生在观察害虫时,发现它们长得十分可爱,圆圆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而益虫的长相却很可怕,叶色草蛉简直就象电影里的怪兽,人类根据自己的需求和好恶把昆虫分为害虫和益虫,其实吃叶子的毛虫是食草动物,表情祥和,吃害虫的益虫是食肉动物,面目狰狞。

木村先生的故事让生活在时下物质化环境中的现代人类反思一个问题:在“正确”科技的催生下,生命是在进步还是在退化?

一位经营葡萄庄园的朋友曾经提到,中国几乎所有肥壮的食用葡萄或提子,都是拜生长激素的功劳,我们只是化工厂的下水道。化学肥料是科技产物,没有几个果农能抵挡住先进的增产、抗菌、抗旱、抗寒、耐涝、抗干的膨胀诱惑,科学让植物无需太用力,就可以硕果累累,而且从此你就很难离开它。

这也就有了一个奇怪现象,似乎人类了解世界越深,控制世界的欲望就越旺盛,貌似终有一天人类可以控治世界的节奏。结果是,人类离开科技就变得脆弱。人类萎缩双腿,把它交给了汽车;人类让大脑失忆,把它交给了电脑;人类习惯了用手机搞关系,而不是付出真情和心意。人们迷恋上了快,却不知道这么急急匆匆走向何方。

在电子激素的催长中,人类没有时间扎根,表面的枝繁叶茂下是一颗空洞的心,原本以为通过快速的科技可以提高效率(比如微信),却发现人们所有的“时间节约”都又变本加厉的奉献给了科技。为了拼命生长(成功),人类变得无限虚假,因为真实而自然被看作毫无效率,人类离它们远去。结果是什么?有谁说得清,玩得起?在一个激素的环境,你想傻傻的活得自然、活得单纯是一件奢侈的事。在周边鲜艳苹果的衬托下,你会显得特不带劲,好吧,就算你耐得住寂寞,等着,可还没等你长出自然的果实,就很有可能被铲除掉了……

如果要说木村的苹果园与普通苹果园最大的不同,那便是在果园里,轻轻扒开浮土,你到处都可以看到果树的根须。普通苹果树的根系也就长到两三米左右,木村的苹果树则会长到地下20米。

根深了,苹果与枝叶之间的联结也更有力。一次遇到台风,别人家的苹果基本全被吹落,木村的果园里80%的苹果仍在枝头摇曳。这是多么旺盛的生命力!

木村先生成了种植果树的专家。虽然他在果园里任由各种植物生长,但在秋天会割草,以让土壤温度降低,“这是要告诉苹果秋天来了”。他不用肥料,土壤仍旧能保持充足的肥力。即便是连修剪树枝这样看似不起眼的细节,他都有自己的理论。

今天的世界充满着浅薄、功利的论调,有多少人会在坚持10年之后等到那7朵苹果花的盛开?这便是木村的意志,一如他的苹果坚定、执着,历经风霜而甘甜弥香。日本的脑科学家、也是NHK主持人茂木健一郎形容这种傻瓜的意志:他们拥有相信眼睛看不到的东西的力量。

“这一生,至少当一次傻瓜”,那便是用心专注的做一件秉承良知和仁义的事情。种苹果如此,做任何事皆是如此。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择善固执”的现实启示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