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学家与多贡族智慧老人深谈后依然白痴(多图)




天狼星(Sirius,大犬座α)是夜空中最亮的恒星,但是要暗于金星与木星,绝大多数时间亮于火星。



天狼星(Sirius,大犬座α)包括一颗白主序星和一颗暗白矮星伴星天狼星B。



多贡人沿着邦贾加拉悬崖建立村庄。



描绘多贡人受割礼的洞穴画。没有受割礼之前的男女都被视为中性人。



图左墙上有两条土色鳄鱼,这是多贡的鳄鱼图腾。

【人民报消息】天文学家说,天狼星是除太阳外全天最亮的恒星,也是最接近太阳系的恒星之一。天狼星距离地球约8.6光年,通常用肉眼就可以看到。天文学家还说,它暗于金星与木星,绝大多数时间亮于火星,是个双星系统,由天狼星A和其伴星──较暗的天狼星B所组成。两者相距只有30亿公里左右,后者是一颗白矮星,体积只和我们的地球差不多大小,相当于太阳体积的130万分之一,然而它的质量却比太阳还要大一点点,它也是已知最大质量的白矮星之一。

但是非洲西部的马里,居住着一个叫做多贡(Dogon)的部落,早在几千年至公元前3,200年,他们就发现了天狼星系。多贡人不只是知道天狼星,最令人惊讶的是,他们还知道天狼伴星(B)的存在。还知道这颗人类肉眼看不到的伴星以50年为周期在一个椭圆轨道围绕着天狼星旋转,这与实际观测数据的误差只有14-47天。多贡人并知道天狼星的这个伴星不但质量很大,而且自转。



典型的多贡村庄。



这是一个专为男性建造的建筑叫toguna。一个toguna的屋顶由8层小米秆制成,这是一座无法让人正常站直的低矮建筑,这有助于在讨论变得激烈时避免暴力。

多贡人没有自己的文字,他们有至少五种不同的方言组,12种方言和50种次方言。非常的复杂。多贡的语言内部有高度的多样化,许多种类不能相互理解与沟通。最古老的方言是dyamsay和tombo,前者最常用于传统的祷告和仪式的歌颂。所有知识与历史只能通过口授世代相传。这样的一个被现代人视为极其落后的族群却拥有令现代科学家惊讶的天文学知识。

据报导,天狼星B的这颗恒星即便藉助天文望远镜也难以发现,直到1970年科学家们才首次通过一台大型天文望远镜拍摄到。。无神论的科学家对于多贡人在没有任何科学仪器的辅助下能够知道一颗「肉眼无法看见」的行星存在,并运算出运行轨迹,惊呼简直不可思议。

一个什么天文设备都没有的部落怎么会知道肉眼看不见的星星的这么多信息?更神奇的是,多贡甚至描述了被他们称为「爱默亚」的天狼星系的第三颗恒星。但这颗星至今仍没有被天文学家发现。什么时候会被发现,这要看天文望远镜的发展速度了。

根据多贡人世代口述的传说,一个来自天狼星系的被称为Nommos(鱼人)的族群在几千年前拜访过地球。Nommos住在环绕天狼星系另一颗恒星的行星之上。他们通过一个伴随着巨大的噪声和狂风的旋转「方舟」降落到地球,向多贡人传授了关于天狼星B的知识。

Nommos还出现在巴比伦人,阿卡德人和闪族人的神话传说中。埃及传说中的神伊西斯,有时候会被描述成美人鱼。传说中的伊西斯与天狼星有联系,而多贡人被认为有埃及人血统。

法国人类学家马塞尔·格瑞奥利(Marcel Griaule)最早发现多贡人部落,在19世纪30年代从四个多贡祭司那里记录下多贡传说。几位学者声称,多贡传统宗教包含了关于太阳系外天体的细节,这些天体无法从肉眼观察中辨别出来。

拥有400年历史的多贡人工制品明显描述了天狼星人的外形,多贡人从13世纪就开始举行庆祝天狼星A和B的典礼,多贡人还知道天狼星B的超级密度。深入多贡部落的人类学家认为这些传说都是真的,因为几年以前天文学家们发现了天狼星B。多贡人除了有对天狼星B的认识之外,多贡神话还包括了土星环和木星的四个主卫星。他们有四种历法,分别是针对太阳,月亮,天狼星和金星的,并且早就知道了行星是绕着太阳转的。

多贡人的村子是沿着峭壁建立的,是出于安全的目的,也为着气候的原因,夏天多雨,冬天风大。但他们并不是最早在这里的人类。在这条巨大峭壁的中部,曾经生活着Teli人,早在700年前,当多贡人到达这里的时候,Teli人已经在悬崖上建立了自己的家园。如今在其中一个小村Bankass的峭壁间仍保留着大量的泥制房屋。

多贡这里和马里其它的区域有着迥然不同的风貌,几乎没有人为的道路,交通的不便利使这个古老原始的族群没有被文明社会的文化所侵蚀。


多贡人的宗教领袖称为「合贡」。这是一位合贡。
多贡人在每一个较大的聚居区有一名宗教领袖,称为「合贡」(hogon),而所有聚居区有一名最高合贡,是多贡人的精神领袖。他是从聚居区里最大的家庭中选出来的。合贡所著衣衫及其举止,均象征着多贡人的创世神话,而多贡人的社会组织及文化,大都与创世传说联系起来。

非洲马里的多贡人的家乡因其民族文化而被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他们以他们的艺术才能和关于占星术尤其是关于天狼星系的大量知识而著称。多贡人在艺术方面主要是雕像为主,多贡的艺术主要围绕着宗教价值观、理想和自由,多贡的雕像通常会被隐藏在家庭的房子里,或是一些神圣的场所,并不会在公众场合公开展现。

在多贡的传统文化中,认为人死后并不会真正的死去,只是由这个世界转移到另外一个世界,最后还是会回来保护族人,也就是笃信人有轮回转世。因此多贡人在举行丧礼时并不会悲痛欲绝,也不会有人死如灯灭的想法。这有效的阻滞了道德的败坏。多贡传统的丧礼包括一个面具舞会,通过一系列舞蹈和仪式,将离去的灵魂送去最后的休息地。


多贡人特色的面具。
多贡人的面具也是他们特别的文化之一,形式大胆而富有线条,人的造型与动物的形象结合在一起,通常用于祭典舞蹈活动,多贡还有一种多层面具,高达5米,多贡族面具种类多达80余种。最有名的面具是「卡纳加」,面具有三条横线,由上到下分别代表天、天地合一、地,头顶有祖先像。

人类学家马塞尔·格瑞奥利在1931年,1935年,1937年和1938年每年进行几天至两个月实地参访多贡,然后从1946年开始到1956年则每年一次参访多贡,1969年末,格瑞奥利与多贡的智慧老人Ogotemmêli进行33天的深度访谈。这个访谈是格瑞奥利和迪特朗(Dieterlen)后来出版的书中很多内容的重要来源。

但是,这两个无神论培养出来的专家对连文字都没有的多贡族群居然比现代科学家早那么多年就知道天狼星A和天狼星B这个事实感到困惑。他们在自己的分析中加入了这样的声明:「问题在于,要如何在没有任何仪器可供使用的情况下,人们可以知道几乎看不见的恒星的运动和某些特性,而这个问题尚未解决,甚至没有合理的说法。」

无神论者真的可悲,带着唯物主义的思想枷锁,与智慧老人再深谈多少天也得不到真髓。(文/尉迟鸣)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人民报人类学家与多贡族智慧老人深谈后依然白痴(多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