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认罪”的幕后策划

文/甄言

“陕北千亿矿权案”主审法官王林清失踪几周后突然在“央视认罪”,舆论大哗。


“陕北千亿矿权案”主审法官王林清失踪几周后突然在“央视认罪”,称其举报最高法“卷宗丢失”事件系自己所为,舆论大哗,称这是对司法极大的侮辱与讽刺。

“电视认罪”是中共宣称的“法治社会”的一个特色和产物,承袭了文革时期的“游街示众”的做法,让当事人在身陷囹圄、承受着巨大肉体和精神酷刑下,不得不屈服于当局的压力,做出违心的“悔过”。

设在亚洲的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曾发布一百多页的英文报告《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报告称,过去五年来中国媒体播出的四十五例电视认罪,认罪时他们都还没被审判,绝大多数甚至尚未被正式逮捕。

精心排演的戏剧

这些当事人说,认罪视频的拍摄被安排得事无巨细,好似在出演一幕精心排演的戏剧。拍摄前,他们往往被获准洗澡,换上指定服装,有些是囚服,有些是普通的衣服。然后,他们的眼睛被蒙上黑布,一路送到拍摄现场。他们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由他人事先写好,必须烂熟于心,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来,还要按照“导演”,即公安人员的指示调整自己的语速、面部表情、甚至配合“台词”适时地哽咽、抽泣。

如果达不到“导演”的要求,就要一遍一遍地重录。报告引述一位被迫拍摄这类视频的人权捍卫者说,他从白天录到晚上,整整七个小时,之后又被蒙上黑布,送回监牢。多名当事人说,他们是在获得免于酷刑、宽大处理的承诺下同意拍摄视频的,另有一些人在家人受到胁迫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

曾突然失踪的前香港铜锣湾书店的店长林荣基称,他于2015年10月24日在罗湖海关过关时被深圳海关人员带走,此后的五个多月里,被据称中央专案组的人员多次提审,后来在“导演”的安排下,在摄像机镜头前强迫“认罪”,承认非法经营和销售“禁书”,2016年2月在凤凰卫视播出。“他们不满意的话,就帮你改。改完以后,你就念。”

英国私家侦探韩飞龙(Peter Humphrey)和妻子虞英曾在中国经营一家小型风险咨询公司。2013年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遭人举报腐败丑闻,韩飞龙受雇调查一名被解雇员工是否是举报人。2014年8月,他和妻子被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刑。2015年6月在英国外交部的施压下,他提前被释放,回到英国。

时隔三年,韩飞龙在记者会上再次讲述了他被当局抓捕、监禁、胁迫认罪到判刑的经过,“他们给我下药,把我锁在老虎凳上,又把我锁进一个金属笼子里。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将他们的摄像机对准我,将我按照警察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念答案的情景录下来。”

2015年“七零九案”中被抓捕的人权律师王宇说,当年十月的一个半夜,她被从睡梦中唤醒。两名预审员前来告诉她,她十六岁的儿子已在云南边境被捕,当时他正准备经由缅甸逃亡美国。王宇说,当她看到儿子在看守所的照片,下方还写着“犯罪嫌疑人”几个字时,当场昏厥过去。她被告知,只要录制一个视频给公安部领导看,就可以救儿子。当局承诺,这些视频不会对外公开。拍摄时也只使用了平时审讯用的电脑摄像头。直到获得自由后,王宇才从父母和朋友的口中得知,自己上了央视。

北京执业律师江天勇,曾参与爱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件维权行动,也因此在中国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和威胁之中,也曾经被“电视认罪”。江天勇律师之妻金变玲称,他被迫电视认罪,肯定是在里面受到了严重的酷刑。

“电视认罪”冲击的是一个人所能坚守的道德信仰和原来的价值观,瓦解的是一个人最后的尊严。在完全与世隔绝的状态之下,一个人的人身安全、健康状况、寻求司法救助的权利得不到丝毫的保障,在这种极端情况下采取的妥协之策。

强制“转化”清华博士

1999年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最高学府清华大学,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八至十三年的重刑。清华大学电机系九五级博士生李义翔,因參加1999年10月在北京举行的修炼心得交流会,被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刑事拘留一个月,七处处长亲自审问、逼供,李义翔被绑在柱子上昼夜不停地被刑讯逼供,并遭到殴打、强灌浓盐水迫害。

李义翔在互联网上以真名公开声明退党之举,震动了中共高层,江泽民亲自命令“抓住典型,不许判刑,一定要转化过来”。清华大学党委全力配合,在清华大学蹲点的“六一零”的头目李岚清,伙同清华校党委副书记张再兴,亲自督阵,组成了公安、宗教、科学、教授专家等方面二十多人的所谓“帮教队”,以酷刑、洗脑等卑鄙手段,炮制所谓的“转化典型”。

为防止逼迫过紧发生意外,让李义翔的母亲陪住,把李义翔隔离软禁在二百号(清华核研院设在一个偏僻山村的某实验基地)办学习转化班。二十几个人整月对李义翔施加精神压力,采取疲劳战术、与外界隔离、酷刑、及特务所惯用的攻心术等招数,进行封闭性的长时间的精神摧残。

在身心折磨的巨大压力下,李义翔被迫违心地谈认识,写检查,但并不符合江泽民的要求。经文字打手们精心的篡改、加工,出台了 “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成为一篇用来蒙蔽全中国人民的典型“假材料”,粉饰酷刑下的强制洗脑转化。

李义翔的案子只是冰山一角, 二十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这种精神上和肉体上的酷刑“转化”的例子数不胜数。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很多很多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仍然顶住各种压力,坚持信仰“真、善、忍”,走过了近二十年的艰难岁月,因为他们相信“真、善、忍”是普世价值,真理必胜。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央视认罪”的幕后策划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