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有私心者戒

文/罗真

清代乾隆二十年间,朝廷派出某侍郎大人到黄河视察,驻在陶庄公馆。这时已是除夕了,这个侍郎骑着马,后面跟着四个随从,提着灯火巡河。他们行走在冰天雪地中,一眼望去黄茅白苇,心里觉得很凄凉。忽然间草丛中有个布帐,透露出昏光的烛光,于是立即去查见,原来是当地值班的主簿(官职名)。

侍郎很欣赏主簿的勤劳,对他大加夸奖。主簿请示说:“大人除夕夜到此,现已三更了,天寒地冻的,我这儿有除夕酒肴,献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着接受了,喝了数杯,回到陶庄公馆。感到疲倦,于是解衣而卧,梦中依旧骑马巡河,但觉得所到之处,并非刚才看到的景色。

走了大概有二里路,有火光从一座茅舍中透出来,侍郎去敲门。有个老太太来开门,仔细一看,竟然是他已经去世的母亲。她见侍郎到来,惊道:“儿啊,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啊?”侍郎告诉母亲是巡河的缘故。

老夫人说:“你可知道这不是人间。你既然来了,如何能回去呢?”侍郎这才悟出太夫人已死,自己也已经死了,于是大哭。老夫人说:“河西边有位高僧,法力特别大,我带你去求求他,看能不能帮你回去。”侍郎于是随行。

他们来到一个庙宇,庄严得如王者的皇宫。南面坐了一位高僧,闭目不言。侍郎跪下叩拜,高僧不理会他。侍郎再拜,高僧仍不理他。

侍郎问道:“我奉天子的命令来巡查黄河,即使有什么罪行该死,也应该告诉我,让我心服口服啊,为何您不理我呢?”

高僧说:“你杀死的人太多,福禄折耗已尽,还问什么?”

侍郎说:“我杀人虽多,但那些都是按照国法应该杀的啊,并非我的罪过呀!”

高僧说:“你当时办案的时候,真的是心里只有国法吗?你是贪图私利,迎合权奸,想得宠升官而已。”于是取案上的玉如意,直指他的心。

侍郎觉得一道冷气刺入心窝,冷彻五脏,心跳不止,汗如雨下,害怕得不能说话。

过了一阵后侍郎说:“我知罪了,以后改过,行吗?”

高僧说:“你并非能够改过之人,但今天还不是你的死期,以后再下地狱算总账吧。”于是吩咐一个和尚送侍郎回阳间。

有个和尚走过来,带侍郎同行,走过一段黑路,回到陶庄公馆。侍郎死去的母亲走过来,哭道:“儿啊,你活不了几天了!你为什么执法时不秉公办事,却贪图私利,迎合权奸,妄想得宠升官呢?”

侍郎面对母亲,无地自容,长叹一声,便从梦中醒来。

这时天已经到中午了,众多官员都上门来恭贺新年,都感疑惑:“侍郎平时都起得很早,今天是元旦,都快到中午了,怎么还在睡呢?”侍郎也不好明确告诉他们缘由。

不久,侍郎生病,吐血而亡。

(事据清代袁枚《新齐谐》)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执法有私心者戒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