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道得法 相见恨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我是退休的老教师,是个大法新学员,我是在同修给世人讲真相时,我无意当中听到了大法的真相。学大法后,我真是觉的相见恨晚。这么好的宇宙大法,传出来这么多年,我怎么才知道大法?怎么才和师尊接上缘?!怎么和师父的缘份这么浅?!我真悔恨自己,在常人的世俗中,白白浪费了我那么多年的美好时光。

值得庆幸的是:师父慈悲开恩,让我这个迷于常人之中,苦苦挣扎的不幸之人,有幸在师尊正法的最后阶段遇到了大法,遇到了师父,得到了师父的救度,成为一个与师父同在、与大法同在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有师父了!有大法了!知道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我毫不犹豫的走上了修炼的路。因而心里得到了一丝丝安慰。

修炼大法后,我毅然决然地放弃打了多年的太极拳,摒弃了听了多年的什么“营养讲座”和学了两年半的国画。我失去了那么多年的宝贵时间,我决心要勇猛精進的修炼,在个人修炼和正法时期修炼進行的同时,听师父的话,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兑现史前誓约,功成圆满跟师父回家。

下面向师父汇报我三年多的修炼历程。

一、小鞋店里闻大法

在一个布鞋小专卖店里,听到一个声音“大法救了我”(我之前对法轮功不了解)传过来,我循声回头一看,却是一个慈眉善目、脸色红润的大姐在给店员讲法轮功真相。我无意当中听到了法轮功真相和我在电视中看到的,听到的完全不一样,好奇心驱使我想進一步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以前我听到的是法轮功怎么害人,今天听到的是法轮功还能救人?我很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

于是,我马上追上已走出小店门的大姐。我说:大姐,你再给我详细的讲讲法轮功的事。于是大姐又给我讲了一遍法轮功真相。我大体明白了,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是被江泽民个人独裁,下命令打压、迫害法轮功的。我赶紧回家看了大姐给我的光碟和真相资料。真相化开了我一生百思不得其解的许多疑问,苦苦追寻又寻不到答案的心结。

神传文化五千年,上天造就了万事万物,这个道理我相信。“善恶之争”这个大事十年前在西方的宗教中听说过,但不知道“谁是恶魔?”现在世界上是谁代表撒旦在与神佛抗争?现在我彻底明白了。就是一直灌输我影响我世界观的“伟光正”这个邪灵,恶党,就是它,它是真正的恶魔。恶魔邪党杀死了多少炎黄子孙,尤其是残酷迫害修“真善忍”的善良群体,毫无人性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牟取暴利,罪大恶极,必遭天谴。

我觉得自己这一生真是可怜可悲,被谎言欺骗了七十多年,知道真相后,彻底解除了我多年对法轮功的误解。脑海中善与恶,正与邪,好与坏在激烈的碰撞着,心潮汹涌澎湃,共产主义大厦瞬间崩塌,随之而来的是决心:千万年的等待,亿万年的等待,我终于等到你了,我要修炼,我要一修到底!

就在二零一四年的秋天,当天下午四点,我打了电话:“大姐,我明白了,我要炼法轮功!”就这样我入道得法了,走進法轮佛法修炼的大门,成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那年我已六十八岁。

看似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宇宙大法,不知师父为了度我花费了多少心血,才使我得救。谢谢师父!也谢谢给我讲真相的同修!

二、师父救了我一命

在九十年代初,我陪丈夫练过几种功法,但最终都没能救了他的命。一九九五年七月心事重重的老伴儿去世了,当时儿子在西安上大二,女儿上初三。我身心疲惫,并且也开始患病。从表面看我好象是没什么大碍,但是体内却都是将要蔓延一生的病,就是医学界普遍认为的须终生服药却不能逆转的“糖尿病”和慢肝:每天打“长秀霖”这种胰岛素维持胰岛功能;慢肝每天吃一片進口的—名叫思替卡韦的药。治疗肝病的主任医师说:“千万别停药,一天都不能停。”后来更是雪上加霜,我又患上了抑郁症,觉得活着太痛苦了,有一天想从楼上跳下去,一了百了,儿子发现后对我说:“妈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儿子一句话点醒了我,为了孩子,每晚又得多吃一种叫“舍曲林”的药才能睡得着,后来还经常住院。二零一三年住院及各种药费花了六万多元,一米六七的个子,瘦得只有一百零七斤。我心里明白这样下去人去财尽不说,遭的罪也让我够受的。我多么盼望有一种绿色、无毒害的功法帮我铲除病痛、恢复健康!法轮功正是我日寻夜盼的好功法!

我得到了师尊的救度。胰岛素药、针不用打了;抗病毒护肝药不必吃了;睡眠药停用了……因为修炼使我身上的十几种病症都消失了,体重增加了十八斤,吃得香,睡得甜,现在还舍不得浪费那么时间睡觉了呢,我有使命我有责任在身。

修炼后,感到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上楼上多高也不累,浑身有用不完的劲。每天除了参加小组集体学法之外,就做大法救人的事,得法半年我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每天乐呵呵的,活的简单而又充实,心里充满了阳光和喜悦,抑郁阴霾一并消。同修说我变化很大,面色红润,皮肤由原来的黑黄变的又白又嫩,亲朋好友也说我精气神十足,自身的变化直接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他们看到我的变化,心里也都认可法轮功好。

三、修炼显神迹

在三年多的修炼过程中,师父一直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及两个孩子。有几个神迹出现,我应该写出来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1、师父保护我安全着地

修炼几个月后,有一天我要下楼扔掉三个空纸箱,我把它们插空叠起来,不太牢固,刚下一阶楼梯,上边的纸箱一歪要掉下去,我用胳膊往前一伸想托住它,不料身体失去了平衡,要扑倒下去的样子,还没等想什么,忽然发现我抱着三个纸箱稳稳的站在楼梯下的平道上了。怎么下来的?不知道。惊喜之后马上明白了,是师父的法身保护了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师父说的:“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1]

2、正念面对诉江,师父保护

二零一五年诉江开始后,真修弟子拿起笔揭穿邪恶嘴脸,法办元凶江泽民,救度众生。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我邮走了诉江信。第二天上午收到短信:“六一零妥收”。我心中激起一阵愤慨:六一零凭什么拦截公民信件?!我看到了他们确实在干违法乱纪的事情,无法无天了呀!转而站在法上一想:为什么让我遇到这事?噢!邪恶想吓退我,而师父要考验我是否做一名合格大法弟子,我要清醒对待。通过看明慧文章,同修们的正念正行坚定了我:一、不要怕邪恶;二、要有慈悲的心态,准备好讲真相救人。这样我不放在心上,继续学法,在我家分装材料,发放,粘贴,讲真相救人。师父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邪恶不配也不敢来干扰,因为师父就在我身边,正念正行,师父就保护了我。

3、儿子也有幸走入大法中

儿子正派、善良,上高中、上大学一直担任班长、学生会干部,品学兼优。毕业后没有走从政之路,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吧。二零一五年,他在婚姻问题上遇到了挫折,有点走不出来。我拿着宝书去他那儿发现了问题。我说:“儿子,你看看《转法轮》吧,这是一本天书,他能解开你的心结。”他这次很听话,也是他该得法了,他利用周六一天的时间看完了一遍《转法轮》,对我说:“妈,我明白了,这真是一本天书,讲的太好了,给我解答了我多年想要解答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第二天我带儿子学五套功法,开始几天他就感觉手在随气机走。通过学法看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他明白的一面不断醒悟,渐渐明白了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教人向善,是指导修炼者成为道德高尚的好人,成为懂得修炼真谛、历史使命的生命。当人不是目地,要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

这样,儿子也走進了大法修炼,也成了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也有师父管了。我家真是祖上积德了,在师父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娘俩都走進了修炼的大门。我们如饥似渴的学师父的法,和老同修交流,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心性提升的很快,儿子在下班路上,出差空余时间他也发放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修大法不长时间,就给我递上三退名单。

修炼前,他小舅子借他二十万,还有十万不还了,弄的关系很僵不上门。修炼后,一天,他小舅子有事托人求他帮忙,儿子不计前嫌帮助了他。对方不解的问他:“你怎么变化这么大?”儿子告诉他:“我现在是个修炼的人,我师父叫我这样做的,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后来听儿子说他小舅子也在看《转法轮》。在师父的安排下,儿子修炼后,来到了新的工作环境,更适合他修炼了。

通过我和儿子得法修炼深刻体悟到师父说的:“大家在修炼中修善,看见人在难中就想帮其得法,这是你们修炼中逐渐要具备的东西。给别人什么东西都不如给人法好。给他再好的东西,给他钱再多,他也是一世一时的幸福。而你给他法将是生命永远的幸福,能有什么比法更好呢!”[3]

我们母子感恩师父的心情无以言表,唯有更加精進实修,多救人,把因得法晚失去的时间以最好的状态弥补回来,兑现史前誓约报师恩。

4、校长说“老天爷真爱她”

发生在我家的更神奇的事:

女儿是小学教师,因精神受到刺激,不愿面对现实,和几个教友去南方郊区给一些隔离的残疾病人(麻风病人)当志愿者,给他们传西方宗教,并把自己的积蓄全部奉献出去,提出辞职,交了辞职书,不干教学工作了,说末世要全部奉献给她所信仰的神。这个做法显然是走极端,对工作对自己都不负责任,也是她心理疾病和外边个别人的误导造成的。她在单位里口碑很好,领导老师都认为她很正派、善良、爱助人、不自私。单位领导咨询了律师后,给限定出了时间,让我们找她回来补上假条。

可是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时间一天天过去,联系不上她,我心急如火。老同修知道后嘱咐我:“你现在已经有师父了,放下心好好修自己,师父会给你安排的。”儿子也说:“我也找不着她,咱们有师父,也可能是师父考验我们的心性,看我们怎么对待情。”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些事情都是冲我这颗牵挂女儿不放的执着的心来的。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明白法理后心里豁然开朗。一心扑在大法的事情上,不再想找女儿的事情。我开始背大法书,背了一遍《转法轮》,干家务事听《解体党文化》,清除党文化毒素,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当我真正把心放下的时候,奇迹出现了。一天晚上九点多,突然女儿背着背包,拉着行李箱敲门回家了,她抱了抱我说:“我想回家陪陪你。”我看了看日历,还有六天就到了单位规定的时间了。我满眼含着热泪,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啊!您无所不能!师父您真有回天之力啊!”女儿回来后,她的工作关系续上了,工资补发了,校长说:“老天爷真爱她!”

结束语

在常人中时,形形色色的魔从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感情上来迫害我,企图降服我。在无望、无助、无奈之中,感觉在世上活得真苦真累,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可是修炼后回头看看,从前的病痛魔难什么也不是,反而使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麻烦都是为我铺上天的路!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幸遇大法!这一切都是让我跟师父回家。弟子谢谢师父的良苦用心!

师父,这就是我修炼三年多的修炼历程,我得法晚距离您的大法的要求差的还很远,在您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有限的时间里,弟子一定在这“值千金,值万金”[4]的历史时刻,不辱师父赋予弟子的重大使命,修好自己,走好走正助师正法之路,跟师父回家!

修炼尚浅,第一次写修炼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