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改革开放 曾庆红江泽民放倒香港代理“大哥大”(组图)

中共大太监曾庆红家史(十三)

2019-01-10 10:45 作者: 屠龙、梦圆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这个江泽民,成了电子工业部部长后还总是把大彩电送到中共大佬们家里,并跪在地上给装好。
这个江泽民,成了电子工业部部长后还总是把大彩电送到中共大佬们家里,并跪在地上给装好。(网络图片)

接上文:【独家连载】说了不该说的话 刽子手曾山离奇去世

权有了,自然钱就来了。在中国权力本身就意味着利润。“改革开放”后,中共当官的都不直接走私或者贪污,那太危险。大多都通过那些胆子大的,特别是有香港身份做掩护的,做代理,利用他们的贿赂获取暴利。这些“代理”中许多就是国安部和军情局派往香港的特工

1936年7月,曾家大孙子曾庆红出生,小名叫丁丁。因为邓六金天天忙阶级斗争,不会养孩子,所以丁丁一生出来就被送到奶奶家。

后来成立了保育院,曾家的孙子们过了两年好日子,跟着妈妈吃好的,喝好的。中共建政后,他们上的是贵族学校,从“保育院”开始,曾庆红一直就是孩子头。那些小太子党们都习惯于听他的命令。

1959年,丁丁从北京干部子弟学校101中学毕业,但他没有像很多其他高干子弟那样进清华、北大和哈尔滨军工学院,而是到了北京工业学院。这个大学上的也很是时候,与其说是考上的,不如说是老爸走后门给找了个饭辙。

北京工业学院,这是个中共创办的学校,前身是延安自然科学院。老毛的老师徐特立是校长。因为是军队学校,所以59年到61年三年大饥荒的时候,那里是不饿饭的。

1963年,丁丁毕业到解放军743部队当技术员。

1965年至1973年在七机部二院二部六室当技术员。中间有一年下放到广州部队赤坎基地、湖南西湖生产基地劳动。

1973年至1979年北京市国防工办生产处、科技处当技术员。

66年文革,因为曾山在陈正人追悼会上揭了老毛的老底,所以被打倒了,没有人敢用这个“革命接班人”。所以到了40岁,曾庆红仍然是个小小的技术员。

人过40天过午,似乎曾庆红这辈子就这样了,很难再有机会发达。不过看着这些年红卫兵,造反派们斗来斗去,性命不保,曾庆红倒也算生活平稳。他很感谢他的老太监爹教给他的《辨奸论》,在那个复杂的年代帮助他分辨出朋友敌人,利用各种关系为自己谋取利益。

大家知道,1978年,中国“打倒四人帮”给“老革命”们平反。丁丁借这太监爹的“革命资本”,加上原来和中共的太子党的关系,找到了机会向上爬。从此丁丁就像坐了火箭,官职蹭蹭的往上窜。

1979年至1981年国家计委办公厅秘书。

这职务和太监差不多,也是实权派,别看官不大,权可不小。不信你到中共机关里去问问,要办事,不把秘书打发好了,那些公章根本就盖不下来。弄不好,他给你送两句“小话儿”,再给你整的七荤八素的。

1981年至1982年国家能委办公厅副处长。丁丁终于当官了!不过这一年丁丁42岁了,要说,这个年纪当处长并不算官运发达。

1982年至1983年石油部外事局联络部工作。肥缺!八十年代,能够跟外事挂上边,见见洋市面,那可是很牛的事情。

1983年至1984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联络部副经理,石油部外事局副局长,南黄海石油公司党委书记。这就算高干了吧!这年丁丁才45岁。一般太子党到这个位置,就可以开手大捞特捞,变成大款。

八十年代,很多高干子弟都走了下海经商的路,比如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和薄一波儿子薄熙成。可丁丁不是做生意的料。何况要大捞特捞是危险的,要有后台,丁丁的太监爹早就死了,没有了爹,要干事得自己保护自己。所以在一帮太子党哥们的帮助下,要自力更生,当大官。

他决定走政道,曾庆红从石油部外事局长的位子上退出来,跟余秋里到了部队。一段时间后他认为,在中国今后的政治走向当中,不会军人政府执政。所以,这显然不是最佳的仕途。他很快就离开了部队去了上海。

1984年至1986年,曾庆红通过他父亲在上海担任领导工作的老下级、市长汪道涵以及市委书记陈国栋,调到了上海,担任组织部副部长。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部长、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

厉害吧,7年长了十几级,成了中共内部一个有点份量的官员。不过这个时候丁丁(曾庆红)也到了47岁。太子党们能帮他,但却不可能让他的地位超过太子党们自己的地位。

按说曾庆红不会做生意,老爸底子又没有那么硬(终归不是什么老元帅之类的),按照正常情况,到这一步可能都看得到头了,将来当个省长,或者部长之类的就算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碰到了一个人,一个影响他后半生的人。

江泽民

1985年,上海市调来了一个新书记,叫江泽民。这个人曾庆红听说过,很龌龊:比如江泽民任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国投资管理委员的时候,常常拍领导们的马屁;后来成了电子工业部部长。曾庆红听哥们儿们说,就这个江泽民,成了电子工业部部长后还总是把大彩电送到中共大佬们家里,并跪在地上给装好;江泽民特不要脸,到美国去花公款嫖妓,部长办公室也常常有个叫黄丽满的风骚女人走动,甚至午休的时候都闹的不可开交,那女人进部长办公室就跟进自己家的卧室,出来时常常衣冠不整……

江泽民这个人曾庆红听说过,很龌龊。
江泽民这个人曾庆红听说过,很龌龊。(网络图片)

太子党们没有少拿江泽民取笑。不过曾庆红可一点也没笑,这个人和他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他们都没有强硬的后台,曾庆红的亲爹早就死了,江泽民认的“革命干爹”死的更早,不过江仅仅靠著有个革命“干爹”,就混成了自己这个有革命“亲爹”的太子党的领导,在曾庆红看来江泽民肯定有过人之处,于是曾庆红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江泽民。

果然,江泽民一上台,就出手不凡,不仅心狠手辣,而且不计后果。他卡紧了上海老百姓的脖子,一年就上交了125亿元的税,1986年对学潮大打出手。因为曾庆红始终对江泽民言听计从,还常常出些坏主意,颇得江泽民的赏识。1986年江泽民委任他为上海市委副书记。

当然,这期间江泽民依旧使劲儿拍中共大佬们的马屁,比如站在大雪天儿里,等着给李先念送蛋糕等等。

文革后,中共改革派占上风,江泽民也到处背英文版的《独立宣言》,冒充民主派。在中共圈子里长大的曾庆红政治嗅觉比江泽民要灵敏的多。1989年学潮,一片支持学生的呼声中,曾庆红给江泽民出主意,要出事了,往上爬,这可是个好机会,千万不能支持学生,而是要在中共大佬面前表现一把“立场坚定”。

于是,江泽民封了《上海经济导报》,镇压了上海的民主人士,还给邓小平写信,称这是关系中共“生死存亡”的事情,所以要镇压学运。在江泽民的鼓动下,中共对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血腥镇压。镇压学运前,江泽民被调任中共总书记,他上台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老搭档曾庆红调到身边,和薄一波、李先念、邓小平等中共大佬一起策划镇压。因镇压学生百姓有功,江泽民坐稳了中共总书记的位子,从此曾庆红突破了太子党们的极限,并掌握了他们的生杀大权,再一次成了他们的头儿。

1989年至1993年中央办公厅副主任。

1993年至1997年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书记。

1997年至1999年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书记。

曾庆红是非常谨慎的人,他对自己位置的提升,一向非常谨慎。就在他当中央办公厅主任后,还一直不是中央委员,甚至还不是候补委员。这在中共高干中是非常少见的。

黑白通吃

权有了,自然钱就来了。在中国权力本身就意味着利润。“改革开放”后,中共当官的都不直接走私或者贪污,那太危险。大多都通过那些胆子大的,特别是有香港身份做掩护的,做代理,利用他们的贿赂获取暴利。这些“代理”中许多就是国安部和军情局派往香港的特工。

姬鹏飞的儿子姬胜德靠着老爸的军方背景,曾经是香港这些代理的“大哥大”,可在官场上,碰到漂亮女人,年轻晚生特别是太监一定要万分小心。姬胜德因为老爸后台硬,没把江泽民看在眼里,结果着了江泽民和曾庆红的道儿,江泽民利用反腐连他带他老爸一起打倒了。许多“代理”因此纷纷换了“码头”拜倒到曾庆红的门下,给他交保护费。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