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欧洲法轮功学员巴黎大游行纪念反迫害20年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关宇宁/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关宇宁/大纪元)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1日讯】(大纪元法国记者站采访报导)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游行由欧洲天国乐团打头阵,紧接着有法轮大法洪传、舞龙、功法展示、传统服饰、花车、反迫害、腰鼓队等方阵组成。途径华人聚集的美丽城、巴黎的多条主要街道,以及巴黎歌剧院、卢浮宫、交易所等主要巴黎地标。

游行吸引了很多市民及游客驻足观看、拍照留念,很多市民竖起大拇指表示支持;沿途更有上百当地华人及大陆游客在了解到中共迫害和污蔑法轮功的真相后,声明登记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还有华人很高兴看到游行中展现的中国传统文化,表示要去更多的了解法轮功。

法国法轮大法协会主席唐汉龙先生在游行前的集会上,宣读了多封法国政要发来的支持信。

法国右翼前部长Françoise Hostalier女士在信中写道:“你们信仰着一个普世的准则,用三个字概括就是真、善、忍。你们在中国有数以千万计的民众通过炼功得到身体健康,通过在生活中实践这一准则而得到心灵的健康。哪一个政府不希望捍卫、甚至推广这样的效果呢?但是你们又是独裁政权所不能容忍的:你们自由,你们深得民心。中(共)国当局,尤其是前国家元首江泽民,没能容纳这些。”

“作为法兰西共和国的议员,我很自豪能代表国家并表达我们的价值观,我敬佩你们!历史将会见证你们是对的并将报答你们,因为你们树立了和平和坚定的榜样。我全力支持你们。最后,就像你们那些在天安门广场被捕的和平抗议者们一样,我向你们说一句:法轮大法好!”

汝拉省( Jura)选区法国参议员Sylvie Vermeillet在信中写道:“今天在巴黎,你们游行是为了提醒大家中国年轻一代和平、永恒的战斗。你们游行是为了揭开一个政权封杀民主思想自由的阴纱。在这场战斗中,你们是为了捍卫人权、抵抗贩卖人体、维护自由,我全力支持你们。”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游行队伍途经巴黎歌剧院。(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章乐/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章乐/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关宇宁/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关宇宁/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关宇宁/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关宇宁/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关宇宁/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许多民众,包括大陆游客围观拍照。(关宇宁/大纪元)

“18年前的今天,我被抓”

游行队伍中,手举“真、善、忍”横幅的法轮功学员王喆(右)。(关宇宁/大纪元)
游行队伍中,手举“世界需要真、善、忍”横幅的法轮功学员王喆(右)。(关宇宁/大纪元)

现居住在法国的王喆1997年底时在中国天津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不久原本严重的皮肤病就不治而愈,然而7·20这个日子,改变了他原本幸福的人生。“20年前的今天,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18年前的今天,我被抓、被判三年劳教,仅仅因为制作、发放揭露自焚真相的光盘。”王喆说。从此,体罚、电击、殴打,就成了他不堪回首的遭遇。

2002年在天津双口劳教所,王喆目睹了同修陈宝亮被活活打死。“亲眼目睹这么善良的老人被打死,当时那种悲愤、那种情绪,我从出生20几年来从未经历过。”王喆双眼含泪、哽咽失语,如今回忆起来,都让他十分心痛,“就像人的灵魂深处被挨了一刀,但是那一刀到现在都没有愈合。”

在被转到青泊洼劳教所后,王喆开始了一个多月的绝食抗议。他被恶警用8根电棍同时电击手心、脚心、后背、脖子等敏感部位,“我能闻到自己被烧焦的味道。”长时间的电击,使他的后背生出脓包,虚弱的他又被查出肺结核,生命垂危。劳教所不想担责任,才让他保外就医。

回到家后,脓包的扩大导致王喆高位截瘫,一截脊椎骨被腐蚀掉,当时的他感到一分一秒都是熬过来的。“当时我就想,我真希望看到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那一天。18年后的今天,在法国巴黎参加7·20的游行,我看到了!”“对于我的生命而言,7·20是一个太重要、太百感交集的日子。”

2005年,在两次无法全麻的痛苦手术之后,王喆快速恢复。“出院后的第一次复查,我是走着上楼的,我的主治医生都觉得不可思义,一辈子没见过。”王喆从劳教所回到家后就恢复了学法,能站起来的时候,他就开始炼功。“大法是我生命的支柱,是我生命力的来源。我自己就是大法奇迹的见证。”此后,王喆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邻居们也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想用音乐的方式告诉人们迫害真相

法轮功学员刘巍是欧洲天国乐团的中音萨克斯风手。(关宇宁/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刘巍是欧洲天国乐团的中音萨克斯风手。(关宇宁/大纪元)

德国学员刘巍是欧洲天国乐团的中音萨克斯风手,1995年她在中国开始修炼法轮功。2001年至2003年,她被北京女子劳教所关押了16个月,“当时劳教所里70-80%被关押的都是法轮功学员,我认识的最年轻的18岁,最年长的74岁。”“我被强制洗脑、不让睡觉、被关黑屋、坐小板凳,还被做验血等检查,怀疑被用作活摘器官的储备。”

2004年来到德国后,她常向德国民众讲述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2007年她参加了天国乐团,想用音乐的方式告诉人们迫害的真相。“当吹奏到《法轮圣王》的时候,我自己都会掉眼泪,仿佛看到那一幕:天空忽然晴朗,法轮圣王来到人间,帮助世人脱离苦海。”

能参加反迫害20周年游行,她的心情既沉重又充满希望,“今天我的心情很沉重,20年了,时间不短,我从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变成中年。在真相点,看到很多华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竖着大拇指表示支持我们,我感到迫害会很快结束了。”

“无论中共怎么迫害,我都要跟师父走到最后”

法轮功学员陈艳华在欧洲天国乐团里吹奏单簧管。(关宇宁/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陈艳华在欧洲天国乐团里吹奏单簧管。(关宇宁/大纪元)

荷兰学员陈艳华在天国乐团里吹奏单簧管,1997年她在长春开始修炼,2012年来到荷兰。修炼之前,她患有糖尿病、心脏病、风湿、失眠等疾病,觉得人生没有了意义,很绝望。后来从亲戚那里得知了法轮大法,她的人生就改变了。“一看大法书才知道,原来这是修炼哪!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呀!我决心要修炼下去。”很快,陈女士的各种病痛就神奇般的消失了。

99年7·20迫害开始后,8月7日陈女士到北京上访,后被抓到看守所。“我被判一年劳教,后来又被加期三个月,因为不放弃信仰。”“在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拳打脚踢是习以为常的事,我每天被迫做十三四个小时的繁重体力活。”“我自己遭受过电棍电击,有的同修被绑死人床、在零下的温度里被扒光衣服关在小屋里。”

有一种力量支撑她挺过那段艰难的岁月,“我就是有一念:无论中共怎么迫害,我都要跟师父走到最后。”说到这,陈女士有一些哽咽,双眼湿润。

在今天的游行过程中,陈女士看到这么多世人可以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能够明白真相,她很高兴,但想到中国大陆的迫害还在继续,她的心情又很沉重,“我身边的七八个朋友,都被迫害死了,想到这些,我的心里真的很难过。”陈女士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我找到了我的路,不会变”

法国西人学员Hélène Tong。(关宇宁/大纪元)
法国西人学员Hélène Tong。(关宇宁/大纪元)

对于法国西人学员Hélène Tong来说,1999年7月20日这一天是她崭新人生的开始。“我是99年7·20那一天得法的。”Hélène当时在加拿大,她一直在寻找一种功法。“一天一位朋友给了我一份材料,上面介绍了免费的中国古老功法,我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就想去学。这一天就是99年7月20日,这个古老功法就是法轮大法。”

后来她得知,这一天也是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日子。“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这个功法是被共产党迫害的,肯定是好的。”了解到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和五套功法,Hélène决定修炼下去,“我当时马上就感到,我是被救度的。我在本子上写下:法轮大法救了我。我找到了我的路,不会变的。”

2001年,Hélène与其他35位西人法轮功学员一起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展开“真、善、忍”横幅,“我们想让中国人知道:我们也是大法弟子,你们不要担心,我们会帮助你们。我们也想告诉中(共)国政府:我们反对你们在做的,而且会向全世界揭露你们的罪行。”

“今天,我很想感谢师父给予了我们那么多,因为法轮大法对我们的帮助非常非常大。我们也希望能够帮助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早日结束迫害。”

学员们通过不同形式展现大法的美好

身穿传统服饰的德国法轮功学员安盈。(关宇宁/大纪元)
身穿传统服饰的德国法轮功学员安盈。(关宇宁/大纪元)

19岁的美丽少女安盈从德国来,参加了中国传统服饰与舞蹈表演的方阵。“我从11岁起就跟着妈妈一起修炼了。”她说,“今天我参加这个大游行,纪念反迫害20周年,并且想要展现法轮大法修炼的美好。希望迫害能马上结束。”

参加腰鼓方阵的法轮功学员陈女士。(关宇宁/大纪元)
参加腰鼓方阵的法轮功学员陈女士(中)。(关宇宁/大纪元)

参加腰鼓方阵的陈女士神采奕奕地说:“腰鼓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我们想让华人们知道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很伟大,我们应该恢复传统文化,让人类的道德提升,使我们的国家繁荣昌盛。”

法轮大法是一种古老的佛家修炼功法,流传了千万年,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法轮功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在国外我们都能自由地修炼,但是在国内的大法弟子却还在遭受着迫害。”陈女士说,“希望各国正义人士能够支持我们,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舞龙团队在游行终点卢浮宫旁合影。(关宇宁/大纪元)
舞龙团队在游行终点卢浮宫旁合影。(关宇宁/大纪元)
身穿华服的波兰法轮功学员Paweł Kluz。(关宇宁/大纪元)
身穿中式服装的波兰法轮功学员Paweł Kluz。(关宇宁/大纪元)

游行中一个亮眼的方阵是身穿中式服装的西人舞龙方阵,他们来自波兰。领队舞龙头的Paweł Kluz是一名软件工程师,2012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在寻找对一些问题的答案,却在别的哲理、宗教中都找不到。”于是他在网上搜索到一篇有关法轮功在中国的文章,得知通过这种功法可以提升自我并开发自己体内超常的一面,他还了解到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

“我想到,哇!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功法,才引来中共迫害他。功法又是完全免费的,所以肯定很好,我一看就知道。”Paweł说。

修炼法轮大法后,Paweł有了很大的身心变化,“我改掉了我的坏习惯,如饮酒、吸大麻等。我变得更加平和,身体也获得了健康。”

Paweł很喜欢中国龙,希望通过舞龙表演给观看游行的人们留下深刻印象,从而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不过,他表示舞龙可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这是一种很幸苦的活动,而且需要耐心,在团队合作中需要宽容和忍耐,所以我们需要在心性上下功夫。”

法轮功学员的游行吸引了很多行人观看、喝采。一家运输公司老板Frédéric支持道:“我觉得这种和平又丰富多彩的游行非常好。能让法国人和在法国的华人知道在中国存在的这些人权问题。只有告诉更多的人,才能让这些问题有所改善。”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市民接过传单,了解法轮功遭到中共迫害的真相。(叶萧斌/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来自欧洲十几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举行“纪念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沿途市民接过传单,了解法轮功遭到中共迫害的真相。(叶萧斌/大纪元)

责任编辑:关宇宁

评论
2019-07-21 10: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