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年我三十五岁。虽不是为治病而炼,但我身体上几种病在修炼后全好了(失眠症、亏气亏血、腰椎间盘突出症),身体一身轻了。从那时起,我真正修炼,到现在五十六岁,依然在大法中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与中共疯狂迫害大法后,我因坚持修炼,被非法抄家,被在拘留所、洗脑班、看守所、劳动教养院迫害过两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早晨我从北京回到所在市,我去北京是给单位進电脑刺绣机用的头,二十个头都是進口的,回来当天安装、调试,准备第二天進行生产。就在那天晚上,大约七点钟吧,七、八个辖区警察破门而入。要把我带到派出所,我不去。他们就连推带拽的,把我抬下五楼。因丈夫上晚班,屋里只剩下上小学四年级的女儿放声大哭。

他们用警车把我拉到派出所。问我什么,我都拒绝回答,他们无奈,说我比江姐还江姐,连夜送我去看守所。当晚已经九点,把我推進一个监室。那里人们都已入睡,其中一个坐起来说:我就等你呢,你是法轮功吧。我说是。她腾出一个空位给我。这里是地板床,只高出地面一块砖。

当晚也睡不着,我就炼起第五套功法来。这里都是犯人,只有我一个因炼法轮功被关进来的。第二天,有一位妹子就把《洪吟》手抄的小本子给了我。原来那些犯人早已接触过很多的大法弟子,所以他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并没有为难我。

一、帮助被定位的犯人

進入看守所,给我让位置的那个妹子,案子结案了,回家了。于是我就与那个被定位的大姐挨着睡。她姓杨,大家都叫她“杨贵妃”。她的丈夫是个大酒包,喝多了就打她,往死里打她。对门的那个单身兄弟经常安慰、帮助她,他们就好起来。后来他们就用酒把她的丈夫灌醉,然后杀死,尸体放家一个星期,被发现了。她每天都需要人帮助,因她性情古怪刁蛮,所以大多数人不愿帮她。我每天给她打饭、洗碗、洗漱、接大小便等。也就是说,她所有的事都在那个位置上解决。她有时心情非常坏,担心自己被判死刑,因那个男子已被判处死刑,还放不下在北京上班的女儿。

我就经常用大法法理开导她,告诉她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惧怕打压迫害,依然坚持修炼,江泽民为何要迫害法轮功。她看我不嫌弃她,每天重复的帮助她,不嫌脏,不怕累,她那颗冰冷的心被融化了,发自内心的谢我。我说不用,我们能在这里相识都是缘,你就发自内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命运就会有转机。

有一天她说我做了一个梦,自己从一个黑房子走出来,外面的天空非常明亮,前面是一片大海,那时心情非常好。我说你不会被判死刑的。后来我被非法劳教送到教养院迫害,听后去的同修说她没被判死刑,只判了几年送大北服刑去了。我知道她这是得救了,大法救了她,为她高兴。

二、修去一思一念

后来我所在的监室又進来四、五个同修,我们得到了一个小本《转法轮》,星期日不坐板,我们几个就围一圈轮流读法,我读完了一段,看到地板上有一层浮尘(因星期日查的不严,有值班的也不擦),我拿了一个抹布,就从头擦到了尾。擦完后我就站起来,准备把抹布扔到对面的水池里,等我学完法再去洗,还没等扔呢,只是一念,就被躲在那水池子和厕所之间(因监控看不到)的犯人小雪看见了,她严厉的呵斥我下去,洗了。我当时就明白了,我这是自私的心,我马上笑着说:洗,洗,洗。因为我是修炼人,那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得符合法的标准,念不对都得在法中归去,我知道师父在利用她帮助我提高、去执著呢!

介绍一下小雪,她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因她带几个小哥们用刀把人捅死了,才来这里。她个头不高,白白的,听说还是个小头头,也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吧。说翻脸就翻脸,下手狠,不管多大年龄的人她都敢打骂,所以没人敢惹她,但是她讲义气,正直,敢说敢当。

记得有一个犯人写申诉状,写到半道笔没油了,小雪就冲大家喊谁有笔献出来,当时我手里有一个半油的笔芯,每天用来背写师父的经文,这时我下意识的用手往袖子里推一下,这一下被她发现了,她勃然大怒,骂骂咧咧的:还大法弟子呢,呸,明天,明天我就把你的书都烧了。我当时一声没吱,无地自容,人家用笔写诉状是用来减刑的,救命的。而我是多么的自私自利,作为一名修炼者就应该做事先考虑别人,修出先他后我的正觉,符合大法的标准。

下午在放风场,我与邻室的同修说出自己的错误。我看到小雪在那抽烟,我上前主动向她道歉,我说:阿姨做错了,向你道歉,真对不起,使你生那么大的气。她说:不生气了,那时真把我气坏了,我不会烧大法书的,法轮大法好!你们都是好人,和我不一样!这真是修炼人向内找矛盾就会化解。

小雪有时候帮我们抄师父的经文,还在坐板时,她坐在前排,背着监控器读《转法轮》,大家静静的听着。

一天夜间,别人睡了,小雪说:姨我跟你炼静功。我教她,她坐了半个钟头,我看她的样子很美,很可爱。她只因母亲早逝,无人教养,混迹社会,才使她成为现在这样。

三、“我最敬佩你”

一天晚上,小雪正和几位犯人打闹嬉戏着,突然有人说,小雪犯病了。大家都静下来。她躺在一边。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象对待我的女儿一样,握着她的手,轻轻的说:小雪别怕,阿姨在这陪你,一会就会好的。你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帮你念。

一会她的心脏真的平稳正常了,我告诉她:我有一个外甥女和你叫一个名字,姓都是一样的。我们说了很多知心话,她从小失去母亲,只上了几年的学,非常渴望有人关心她,她说她内心非常空虚,表面装强大。我叮嘱她出去以后一定要做个好孩子,对社会有益。她答应了,她说:姨,遇到这些人我最钦佩你了,你一定要好好修。

我在看守所第五十八天的早上,天还没亮,看守所的队长带着警察進屋就说送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去教养院,我走到小雪身边说:再见。她说:姨,别怕他们。她偷偷的把小本《导航》塞给我,我就放到羽绒的胆里,刚好有一个裂缝,就这样我把这本法带進劳教所。

我在看守所生活的每天都反思自己,明白了我动了一个不该动的念头,这一念是色念,是修炼人的大忌,所以另外空间的生命就利用邪恶的人来迫害大法弟子。

以上就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个片段,愿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在自己所在的生活环境和工作岗位上做好,做一个好人,踏踏实实的修炼自己,圆满随师父把家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