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正兴洗脑班头目刘建生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成都市正兴镇的邪恶洗脑班是在双流县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张皓、李忠全的授意下于二零零二年建立的,对外宣称为“法制培训班”,是双流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基地,由正兴镇司法所所长刘建生充当洗脑班头目。

洗脑班设在双流县正兴镇原工商所的驻地,位于一个小坡坎上。面积虽小,可四周被高墙围住,围墙上还另加了二尺多高的铁丝网,密密麻麻的,真是象警察自己说的如同监狱一样。平时洗脑班的大铁门紧锁着,里面设了一道又一道的门,要经过三、四道门才出得来。

双流县六一零不仅花费了几十万元租用迫害场地,而且还从一些单位抽调或雇佣社会闲杂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包夹,利用老百姓的纳税钱迫害善良人。这些所谓的帮教人员在利欲的驱使下,成了邪恶的帮凶。

洗脑班头目刘建生,电话:13980540694,河南人,此人在当兵期间曾炼过法轮功,后来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他转业到他妻子所在地成都双流县正兴司法所任所长。

被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是被不法人员采用欺骗或暴力手段,从家中、大街上、单位里平白无故的绑架去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反锁在黑屋子里,不让家人接见,也不允许有通讯联系,而且二十四小时被监控,不让出房门,连小便都在屋里。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

不“转化”的学员被关进楼梯间—一个只能坐不能站的小黑屋子。他们不给法轮功学员吃饱饭,不准洗澡;有的学员被长期罚站;冬天被扒光衣服挨冻,被随意殴打。

刘建生带着不法之徒逼迫学员写所谓“保证”、“交待问题”,更恶毒的是逼迫学员交大法书、骂师父、骂大法。强迫学员看诬蔑大法、师父的书和录像,长期对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威胁说谁不照双流县六一零规定的写和说就判刑或劳教。双流县不法官员自己制定了五条最邪恶的规定,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还要当众宣布。

刘建生带着不法之徒对非法拘禁在此的法轮功学员采用了各种卑鄙下流的手段进行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日,双流县中和镇法轮功学员严加会被绑架到正兴洗脑班后,刘建生充当迫害的急先锋,变态地发泄怨气,对一个老太太亲自下手,关禁闭、关小号、饿饭。看到严加会不屈服,刘建生抓住严加会的头发碰壁头,又动手直接打头,强制她大热天晒太阳。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日中午一点,刘建生又强制拉严加会晒太阳,直晒到下午五点,中途还要抱着轮晒。严加会不配合就被挨打。严加会的腿都肿了,接着就被关小号。小号设在厕所下面一层,人在里面伸不直腰、坐不下地,因为地面是脏水。一关小号就饿饭,每顿只有五钱米。更可恶的是,连他们吃的碗里的残水渣都倒在严加会的碗里,筷子都不用。就这样,严加会被饿了四十天,饿得体重由原来的105斤,降到70来斤。同时,还不准洗脸、洗澡、梳头,不给衣被,不给水喝,一切都不给。严加会口渴的是连尿都喝过,没经历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刘建生对年轻法轮功学员更是恶毒。二零零三年冬天最冷的时候,他把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马慧、魏通通双手捆绑吊起来,然后把他们衣服扒掉只剩下内衣进行侮辱。之后又强迫她们跪在地上挨冻,并边骂边打她们的耳光,直到把她们的脸打得青肿变形。

还对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张德琴进行强制灌食。

双流县正兴镇洗脑班(所谓的法制培训班)自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两年时间里,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几十人次。那里的警察披着所谓“法制”外衣,却肆无忌惮地干着违法犯罪的勾当,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令人发指的迫害。这一切都是在双流县六一零张皓、李忠全授意下,洗脑班头目刘建生带头干的。

江氏集团与共产邪党互相勾结,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迫害真善忍大法二十年。致使上亿的信仰群体被迫害,数以百万计的信仰者被关入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甚至干出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活摘器官的滔天罪行,震惊了国际社会。如今,国际社会已形成共识,一定要制止中共迫害正信的恶行。

在美国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日前被告知,美国政府意在更加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亲属、子女、资产的信息,以便定位迫害者。

请知情人士提供迫害正信的恶人刘建生的个人信息,包括出生年月、家庭住址、电话,及家属子女信息和海外存款、绿卡等。以便举报恶人、震慑恶人、制止恶行、救度众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