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传 真福到我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八日】大法洪传,使上亿人身心受益,我是上亿中的一名。大法让我在迷失中找到一条光明大道,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使我和全家人感受到大法恩泽。

我从小失去父亲,母亲领姊妹八人,苦日子就别提多难了,十四岁下地干活,每天只挣几分钱。自己成家后,又得了一身难治的病,在苦难中挣扎。后来有个人和我说你先有难事,后有喜事。我心想活得度日如年,什么喜事呀,根本不相信。

九七年春得到大法,我才知道喜事降临到我家。得法后,时时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和邻里之间不争不斗,能让就让,一身的病全都没了,真是走路生风,心里别提多高兴。

丈夫以前吃喝玩赌,不能吃亏。那时我家盖房子和别人换了一块地,村书记说不行。丈夫说谁说不行,谁扒我家房子,我就上他家扒瓦。以后再没人敢提。修大法后,丈夫以前的恶习一扫而光,全都戒了,简直变成另外一个人。小队分地到各家量地,丈夫连屋都没出,心想听师父的,一切顺其自然,自己家门旁的一块地分给了别人。当时我家妯娌到我家找到丈夫说:哥你怎么不出去说呢,那块好地分给别人了,那块地本应是你们家的。她们都说看不过去,但丈夫一点都没动心。

再就是农村的山场家家都放蚕,租给人一年,几百元钱。可是那个租山场的人,家家都给送钱,从我家门前路过,就是不给我家钱。我和丈夫说:这本应是咱们家的,你应问问。丈夫没去,可我没守住就去问了。那人说:把你家给忘了,明天来给送钱。第二天来了说:没有多少钱了,就给一百元。本应是几百的,怎么就给一百元?丈夫说算了吧,他知道咱家学大法的。还有日常很多小事,丈夫都能坦然面对。

几年前,丈夫外出办事,回家路上出了车祸,当时别人发现时,耳朵、鼻子都在往外出血,被抬到医院时,大夫都摇头。打了一二零急救车到市医院中心,检查脑颅骨骨折、锁骨粉碎性骨折、肋骨、胳膊、腿、脑子里全都是淤血。交通警察到现场,全部医疗费都得车主付。我丈夫没喝酒,也没违反交通规则,可是车主以为当时人死了,怕事情扩大,就先到交通警察告状,说我丈夫喝酒撞了他们的车。交通警察到了医院,当时就大声说:你们车主来了,然后闻闻丈夫到底喝没喝酒。这时我家的邻居说:你们先撞人了不说,不救人还先去告状,你们今天是遇到好人了,人家学法轮功,要不然打你们都没话说。警察没吱声,临走时说:明天快给拿钱,把那份交通处理书交给我。

当时车主吓呆了,在那站着一动不动。我说不要紧,别急。第二天丈夫奇迹般的醒来了,他说不能住在这里回家,一天一宿就花了几千元,车主的车和我家的摩托车都被扣押在交警大队,每天保管费近百元,直到丈夫出院为止。我和丈夫商量决定出院。主医大夫说:千万不能出院,随时都出生命危险的,再说也不用你拿钱。丈夫说:我们学大法的,不讹人。执意要出院。大夫只好让我们写了一份协议书,回家出现生命危险与他们无关。

第三天我们出院回家,回家后只能躺着,一坐起来,耳朵就往外淌血,我再仔细一看全身都是紫色的,全都是伤,有时就糊涂了,家人谁都不认识。但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因为我们有最伟大的师父和大法,就按真善忍去做,没有和人家提钱的事。

不到一个月,丈夫就恢复正常了,下地拉犁。丈夫修摩托车自己拿钱,那个人说:你行了,让他们拿点钱吧。

当时这件事轰动很大,都知道我们是学大法的,是好人,特别是医院大夫更是不可思议。以后邪党不管开什么会,上面政法委安排人下来,每次都被村长拒绝,不了了之。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大法洪传 真福到我家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