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惨的新年——谁陪他们的亲人过年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七日】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运政群(运正群),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被溪湖分局伙同十几人半夜入室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从沈阳东陵监狱回来才四个月,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腊月二十五)含冤离世。他妻子每当见着人就说:他进去七年半回来,我不奢求什么,就盼他回来跟我过个年,再也找不着这么好的丈夫了。

中国传统新年是炎黄子孙最喜庆、隆重的节日,也是举家团圆最温暖、温馨的时刻,可是在现今中共的独裁统治和邪恶迫害下,多少人、多少家庭被剥夺了这样的权利。中共倒行逆施,倾全国之力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所进行的这场旷古未有的惨烈迫害,令天地震怒、山河悲鸣。

吕素秋女士,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因进京上访,二零零一年腊月,被吉林市驻京办事处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六岁。二零零一年腊月三十(除夕),万家团圆之时,吕素秋的丈夫和儿子却带回了亲人的骨灰。

吕素秋

吕素秋

张德珍女士,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蒙阴县第六中学教师,二零零三年除夕,被蒙阴县看守所和蒙阴县中医院合谋毒杀,年仅三十八岁。

张德珍

张德珍

马孝,男,辽宁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冤狱六载,最后在朝阳西大营子劳教所被迫害致严重吐血,生命垂危。二零零七年大年初一,吐血而亡,年仅五十九岁。

这些法轮功学员乐观、善良、正直、无私,他们都有父母兄弟,都有自己温馨的家,他们本该有自己美好的生活,如今溘然长逝,这个年怎么过?!谁陪他们的亲人过?!这场迫害造成了对无数无辜民众的无法言表的身心上的巨大伤害!

目录:

一、疑遭活摘器官及被强摘器官
二、谋杀发生在大年夜
三、“让你们回家去死”
四、身陷黑窝被残杀
五、新年遭枪杀
六、新年遭绑架
七、后记——凄惨的新年

一、疑遭活摘器官及被强摘器官

1.除夕夜被绑架,大年初七被迫害致死,家属只看到骨灰盒

法轮功学员吴明忠,三十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子,毕业于成都电子科大,原红光七分厂职工。二零零二年除夕,在九里堤教师苑(教师宿舍)被金牛区警察绑架。七天后,正月初七,被迫害致死,家属没看到遗体,只被通知领取骨灰盒,真实死因无人知晓,无法排除被活摘器官的嫌疑。据同厂知情人透露,吴明忠其实早已被迫害致死,但是具体时间、地点等情况不详,此消息被成都公安机关、新都区公安分局和成都红光电工公司长期隐瞒。

吴明忠

吴明忠

2.过年前被谋杀,疑遭活摘器官

杜桂兰女士,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腊月,在资料点屋内突然传出其死讯,年仅四十九岁,现场由恶警看守,不许家人靠前也不许说话,更不许哭。恶警称杜桂兰从一老式二楼(很矮)跳下身亡(从二楼跳下去不可能致命),在没有告知家属的情况下,晚上八点多恶警把尸体拉到解剖室解剖。解剖之后才允许家属看,解剖后的遗体惨不忍睹:头部剃光后头盖被揭开,全身一丝不挂,腹部有被绳子缝过的痕迹。后背腰部有一个近一尺长的刀口。第二天上午火化,火化时不许家人靠前,也不许哭泣说话。

杜桂兰

杜桂兰

3.大年初二被迫害致死,家人没见到遗体,参与迫害者遭恶报

潘建军,男,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马底驿乡方子垭村人,师范大学毕业,在深圳工作时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底,在朋友家讲真相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其后,怀化市国安局又把他转到怀化市第二看守所关押,由鹤城区检察院非法起诉,判七年重刑。在津市监狱被迫害致休克,险些被火化。二零零三年底,转到网岭监狱,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正月初二)被迫害致死,年仅约三十岁。二零零四年二月五日,正月十五,网岭监狱通知家属,声称潘建军死亡。家人没能见到他的遗体。其母不久悲愤抑郁而死,其父脑溢血瘫痪在床,凄惨至极。

潘建军

潘建军

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汪竞业,非法诬判包括潘建军在内的法轮功学员共十七人,后遭恶报,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钓鱼时被离奇淹死;网岭监狱的一把手刘德明对其任职期间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负有直接领导责任,二零一零年遭恶报,因受贿被逮捕,被判刑七年。

4.除夕前一天被毒打致死,遗体被电锯锯开摘取器官

宋万学,湖北省黄石市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第二次去北京上访,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日被丰山铜矿公安科科长刘建国等绑架到大冶有色公安处,仅仅三天时间,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二日(腊月二十八,除夕前一天)被毒打致死,年仅四十五岁,留下年仅七岁的幼女。死后都不让他妻子看他最后一眼。

宋万学

宋万学

宋万学的遗体惨状惊人,全身布满淤青和伤痕,头被打破,布满血泡和伤痕,胳膊、腿、肋骨都被打断。警察不顾家人强烈反对,强行用电锯锯开遗体,摘走心、肝、肾脏,以致胸腔全空、明显塌陷,比五马分尸还惨烈。杀人者说是拿到武汉去检验,亲人要求检验完要归还,却再没有下文。宋万学的妻子胡水爱从此含辛茹苦独自抚养女儿,等待沉冤昭雪的这一天。宋万学的母亲接受不了痛失爱子的残酷事实,整日以泪洗面,忧郁成疾,第二年含冤而死。二零一五年八月底,胡水爱向两高邮寄了对江泽民的控告书。

5.新年期间,刘秋生被活活打死,器官被摘,恶警抢走遗体、强行火化,迫害者遭恶报

在河北省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涯村,二零零二年二月(腊月二十几),回家过年的法轮功学员刘秋生被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既在派出所、被捆在椅子上遭连续毒打两个小时致昏死,脸被打变形,内脏受损,此后又被毒打过多次,被绑“死人床”灌食,十四天后(正月初)被毒打致死,年仅四十三岁,身后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刘秋生

刘秋生

刘秋生遗体遍体鳞伤,眼睛睁着,右耳、右脸、嘴唇、右肩、右胸黑紫,背部瘀血,法医用镊子一摁后背,口中吐出血水,肺部发黑,大脑内有破伤、积水。法医解剖后,立即将内脏、大脑取走,裸露的尸体弃置不管。公安要火化遗体,家人强烈反对,冒着风寒守了遗体一晚上。第二天,天刚黑,阜城县公安局出动大量警车,在局长林泳涛的指挥下,人多势众,把遗体抢走,扔进车里。

河北省阜城县公安局“610”洗脑中心副头目张国敬,积极参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后积极参与迫害刘秋生并致其死亡,其恶行殃及家人,刘秋生被毒打致死不久,张国敬的母亲乘车外出游玩,车祸重伤昏死,被送医院抢救;参与迫害刘秋生致死的、原阜城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张治军,自迫害死刘秋生后,恐报应来临,不敢继续作恶,以治病为名,携全家逃往大连。

二、谋杀发生在大年夜

1.谋杀发生在大年夜

赵永生,男,甘肃省泾川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五月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泾川县看守所;十二月二十二日被泾川县法院秘密诬判六年,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万家灯火、喜庆欢乐的大年夜,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的赵永生却在泾川县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赵明祥大年三十被毒打致死

赵明祥,山东平度仁兆镇东赵家管村法轮功学员,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被青岛市公安局通缉,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离失所四年。据悉,二零零三年腊月二十一,赵明祥带了一部分法轮功材料离开家后,当晚被段泊岚派出所绑架,受尽酷刑折磨,奄奄一息,在没有存活希望的情况下,被不法警察于腊月二十九晚丢弃在瓦戈庄大街草垛旁,第二天(大年三十)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六岁。赵明祥八十多岁的老爹知道儿子被迫害致死后,痛不欲生。一双儿女至今不敢相信父亲死了。因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没有看见父亲遗留下的任何遗物,总认为有一天父亲会回来。

赵明祥

赵明祥遭迫害详情参见明慧网《丈夫凄惨离世 山东平度市梁俊英控告江泽民》、《山东平度市法轮功学员赵明祥被迫害致死的更多情况》等相关报道。

3.青年才子除夕被虐杀

于宙,当年以文科状元身份考入北京大学西语系法国文学专业,通晓多种语言,琴棋书画,多才多艺,对诗词歌赋也很有研究,是著名民谣乐队“山谷里的居民”的鼓手,中国大陆人所熟悉的《爱的箴言》的原唱音乐人。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在演出结束与妻子许那驾车返家途中,被以“迎奥运”的名义搜查、绑架。仅仅十一天后,二月六日,大年三十,于宙,这位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且才华横溢的青年才子被虐杀,年仅四十二岁。双方父母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北京法轮功学员、著名的民谣歌手于宙

北京法轮功学员、著名的民谣歌手于宙

4.大年三十被酷刑折磨,正月初一被迫害致死

张建华(张健华),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末皇历腊月二十九,大年三十,在吉林监狱,因抵制无理要求,被恶警指使犯人用被子蒙上毒打,后又被押到“严管队”迫害,不长时间其胸部、腹部都肿胀起来,恶警视若无睹,又把他放在“固定床”上折磨,极度虚弱的他又被犯人郭育民、丁绍松等抓其衣襟在铺板上颠,以他的痛苦呻吟取乐,奄奄一息后,几个犯人才将他用棉被兜着送往狱内医院,但是无人照看。第二天,大年初一下午三点,值班犯人才想起去看他,发现他早已去世多时,身体僵硬。吉林监狱执法犯法,草菅人命,不但不追究当事人责任,还编造谎言,掩盖迫害的事实真相,欺蒙家属和不知情的刑事犯人。

5.大年三十,张川生还没来得及吃年夜饭,就被绑架,毒打后被活活勒死

四川成都大学副教授张川生,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夕,张川生携妻女回雅安老家过年,刚到雅安第二天,大年三十,即被驷马桥派出所及成都大学领导追至雅安绑架,张的家人曾请求允许张吃了团年饭再走,但被拒绝。随之,张川生被非法关押进成都市看守所。仅过了几天,二月十五日(正月初四)晚十一点,张的家人接到驷马桥派出所通知“张川生因心脏病死于二月十五日上午九时”。

张川生

张川生

张川生的死相令人触目惊心──脸青黑紫肿,脸边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色深度勒痕!张的家属要求看遗体时,警察只让他们看头部,胸部以下和四肢都不让看。可以肯定,胸部以下和四肢还有更加严重、更加惨不忍睹的伤痕。警察恐吓张的家人:谁敢说出张川生的死因,他全家人都别想活了。

除夕夜,这个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寓意团聚的吉祥节日,却成了这位大学副教授与家人“一别成永诀”的铭刻。

三、“让你们回家去死”

据明慧网报道,四川省简阳市养马河女子监狱有个监狱头子就反复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不转化(放弃信仰),我们让你们生不如死,我们不会让你们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们死在医院,让你们回家去死,没有谁追究得了我们的责任。”

“让你们回家去死”不仅仅是简阳女子监狱的卑劣手段,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已不是秘密。只有我们想不出来的,没有中共做不出来的恶行。

1.迫害九年本想和亲人团聚过个年,却在过年的头一天含冤去世

河北省衡水市劳教所干部种存杰,因修炼法轮功并且是衡水市法轮功辅导站协调人,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被绑架、非法判刑两年,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出狱。

种存杰

种存杰

(1)凄惨的新年——大年初二恶警抄家抓人,八十九岁老母下跪哭求

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二下半夜两点多,人们还沉浸在过年的梦乡中时,衡水市“610”、公安局竟出动大批警力,到种存杰家砸门、撬门、调用消防队云梯、从阳台爬进家中抓人。种存杰被迫离家。恶人把他的家翻了个底朝天,没抓到种存杰,就要抓他妻子(法轮功学员)张文菊,他八十九岁的老母亲给恶人下跪哭求,最后才没被抓走。这是怎样一个凄惨的年啊!

同年三月十六日,种存杰被绑架,被第二次非法判刑,冤狱期间,被开除公职。为他提供住处的同修因此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种存杰冤狱期满回家。

(2)无法团圆的新年——本想和亲人团聚第一次过个年,却在过年头一天含冤去世

因为迫害,种存杰已有九年没在家好好过年(其中,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二,被迫离家流离失所)。这次回家,种存杰本来是想和亲人团聚第一次过个年,然而因在狱中被迫害整整七年,身体受到严重损伤,嗓子曾一直失音,身体也出现严重病症,最终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五日(腊月二十九),回家不到一年,过年的头一天晚上九点多,因心肌梗塞,种存杰在衡水市永兴医院被邪恶迫害含冤去世,终年六十三岁。

2.起诉白马垅劳教所暴行,文惠英大年初一(回家两天)被迫害离世

文惠英

文惠英

文惠英女士,原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航运公司会计科长。因修炼法轮功,两次被非法劳教,在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七年,文惠英以她所遭受的严重迫害的事实,正式向株洲市中级法院起诉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不到一个月,二零零七年十月,文惠英即被桃源县“610”警察从家中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湖南省女子监狱,文惠英备受摧残;二零零九年九月,她持续五十多天绝食反迫害,遭强行灌食,被撬掉三颗牙;最后一次被强制体罚,连续站十八个日夜,全身浮肿,倒下去后,再也没有起来。她当时在监狱还受到了什么样的迫害不得而知。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奄奄一息的文惠英被送回桃源县,两天后,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大年初一,文惠英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白马垅劳教所被起诉后,作为受害人的原告文惠英,不但没有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反而被劫持到监狱残害,直到新年第一天,咽下最后一口气,给家人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痛,也是中国人的莫大悲哀。

3.无法团圆的新年——奄奄一息没熬到过年,妈妈抱着儿子遗体拼命的哭喊了七个多小时

杨晓杰

杨晓杰

杨晓杰,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被关押进石家庄北郊监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呼吸急促,身体极度虚弱,瘦得脱了相,一百四十多斤只剩下七十多斤,直到只剩下一口气了,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家属经过四处奔波、呼吁,监狱才同意让人接回,回家之前已一年多不让探视,监狱对家属刻意隐瞒病情。回家不到一个月,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腊月二十七,杨晓杰含冤离世。其父一直悲痛的说:要能替儿子去死多好,妈妈不相信这么孝顺、优秀的儿子会离世,一直抱着杨晓杰的尸体拼命的哭喊了七个多小时,其景悲惨之至!

杨晓杰的妻子刘润玲也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关在河北省女子监狱,直到除夕那天,监狱才同意由八名警察押送刘润玲到火葬场见丈夫最后一面,刘润玲被迫扔下发呆的十六岁女儿和痛不欲生的老人,被警察急匆匆带走,第二天就是初一,都没有让在家过年。

4.撇下父母妻儿,除夕前钱乃章含冤离世

钱乃章

钱乃章

钱乃章,男,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两年,正念闯出劳教所后,被迫流离失所,并于二零零三年再次被绑架,其原单位营口市盖州市农业银行单位领导不明真相,怕受牵连,昧着良心,强行将其开除。在身体极度虚弱和强大的精神压力下,二零零五年二月七日(腊月二十九),除夕前一天,人们合家欢庆之际,钱乃章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留下年迈的父母、妻子、年幼的儿子。

5.劳教所遭酷刑折磨和药物迫害,大年初一郭士军含冤离世

郭士军

郭士军

郭士军,男,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红旗乡明星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三日(正月二十三)被绑架、劫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长林子劳教所一大队遭殴打、电刑、铁椅子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劳教所将奄奄一息的郭士军放回家,当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不能动,咳嗽,人非常痛苦。短短八天后,二月九日(大年初一)中午十二点,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二岁。据悉,其生前还曾遭不明药物迫害,之后身体越来越不好。

郭士军全身伤痕累累,青伤淤紫,体无完肤,惨不忍睹,就连肛门和外生殖器官也遭到损坏,都变形、发黑了,结肠从肛门脱出很长。而在郭士军遗体还没有经过法医检验的情况下,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及红旗派出所的人员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半夜三更,将郭士军的遗体偷偷摸摸拉走火化,根本没有通知家属。说白了就是企图销毁犯罪证据。

村里的人都知道,郭士军在被抓之前身体特别棒,而被恶警迫害一年后,人就没了(死了)。他的妻子也曾遭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家中当时只剩下一年仅十岁女孩。直到二零零四年七月,他妻子才被释放回家。郭士军被迫害致死后,孤儿寡母被迫流落他乡为生,等待郭士军死因能够查明、冤屈能够昭雪的那一天。

四、身陷黑窝被残杀

1.新年期间,王怀英老人被活活吊死在异乡

王怀英,男,山东菏泽仪表厂职工。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三,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市马蒙堡联防队、河南南阳市公安局恶警非法押送到南阳市永安路审查站野蛮摧残。王怀英因不报姓名地址,遭毒打和酷刑,他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正月初九)上午八、九点,老人被提出四号监室,在大门口南边房门和窗钢筋上被“吊大秤”(一只手用手铐使劲吊铐在上方使身体悬空,脚离地,只让脚尖轻轻触地,另一只手用皮带使劲把胳膊撕拉向一边拉紧吊起,象大秤一样)长达四、五个小时,一直吊到下午一、两点钟,吊得老人两脚乱动也一直没人管,号里犯人都开饭了也没人让他吃饭,最后头一歪,双脚不再乱动,被活活吊死,终年五十八岁。

2.血癌患者修大法获新生,新年前惨遭毒打痛苦离世,亲人多次哭昏过去

欧克顺

欧克顺

湖南常德市临澧县望城乡宋玉村居民欧克顺,原是一名白血病晚期患者,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迅速康复,当年七月便可下田收稻。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被抓进常德市戒毒所洗脑班,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遭毒打折磨致胸口剧疼,身体极度虚弱,无法站立。第九天(一月二十日,腊月二十六)晚上被再次毒打折磨后,口吐鲜血在痛苦中离世,年仅三十九岁。他的妻子和哥哥看到他的遗体面部乌紫,嘴唇肿大、合不拢的惨景,多次哭昏过去。市“610”人员不顾家属求情与强烈反对,强行将欧克顺遗体火化。

3.除夕夜家人得到病危消息,孙爱梅在医院无知无觉度过最后一个中国新年

孙爱梅女士,山东诸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春被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九年除夕之夜,家人得到她被迫害病危的消息。当儿女赶去时,看到的是躺在医院的植物人。院方称是脑血栓,已经做了开颅手术。家人在医院守护,孙爱梅始终没有一点起色,在无知无觉中度过十来天,最终没给家人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人世,年仅六十三岁。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正月十二),家人捧回骨灰盒。

4.遭残酷迫害后被“失踪”多年,过年前两天被监狱迫害致死

据沈阳康家山监狱相关人士说,辽河油田勘探局振兴公司监理工程师、法轮功学员高东,于二零一三年过年前两天在沈阳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四十九岁左右。

高东坚持修炼法轮功,迫害中曾四次被折磨致死后又活了过来。被劫持到沈阳康家山监狱之前,他曾六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送入精神病院迫害;一次被劫入洗脑班迫害;曾遭受几十种酷刑的折磨,被折磨得全身浮肿、脑血栓、失忆、植物人、四肢失灵、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等。

高东于二零一一年过年前回海城老家,据悉,他回老家不久后,盘锦“610”人员曾到高东的租住房抄家,并把房主带走。当时“610”人员曾扬言十年以后再叫大家听到高东的信。据推断,高东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之前已被劫持入狱。

高东遭残酷迫害的详情请参见明慧网《四次被折磨死去活来 高东在沈阳康家山监狱被害死》、《辽河油田工程师高东已“被失踪”两年多》及高东自述《曾遭受几十种酷刑 四次被折磨昏死》等相关报道。

5.大年初二,王恩慧被酷刑折磨致死,身后留下残疾妻女

王恩慧,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榆树沟乡东榆村人,原大队会计。因炼法轮功做好人,多次遭残酷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被弓棚子派出所警察绑架,遭非法判刑四年,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公主岭监狱。狱中遭残酷折磨:野蛮灌食、押小号(狱中狱)、上“死人床”、毒打、浇凉水、穿“束身衣”等。残酷折磨下,王恩慧还在劝善。有的犯人看不下去,曾出面阻止。毒打他的犯人说:“警察说了打死拉倒,算正常死亡。”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五日(正月初二),被绑架半年后,王恩慧被酷刑折磨致死,年仅五十岁左右,身后留下一对精神有残疾的妻女。

五、新年遭枪杀

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夕,长春市公安局内部出来命令:“发现法轮功人员贴标语、挂条幅,可以开枪打死。”之后,黑龙江省密山市及辽宁省鞍山市相继出现法轮功学员被枪击的事件。

1.大年初一遭枪击,随后遭酷刑和重判,迫害者遭恶报殃及家人

姜洪禄(姜洪录),黑龙江省密山市公路管理站一名普通职工。一九八九年,他四岁的儿子患过敏性支气管咳喘,医治十年,花了四万元也不见好转。一九九八年十月,孩子炼法轮功后,病不治而愈,全家人万分感谢大法神奇,因此走上修炼道路。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迫害后,姜洪禄曾两次进京上访。

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一凌晨,准备挂真相标语的姜洪禄被市公安局政保科孟庆启、杜永山追赶,被孟庆启开枪打裂左腿腿骨倒地,孟庆启、杜永山追上来继续毒打致其头部重创。姜洪禄后被重判诬判十四年。

政保科长孟庆启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连遭恶报,并殃及家人。其妻孙慧清,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突发疾病送进医院,之后又做阑尾手术;二零零一年九月,孟庆启腰椎间盘突出直腰困难,但其仍不醒悟,还继续作恶参与迫害;二零零三年其女发生过车祸;二零零四年元月中旬,孟庆启遇车祸,颈椎骨挫伤、肋骨断两根、肾脏和肺部淤血,下身麻木;二零零五年末,被突然降职为普通干警。

2.大年初五插播真相,法轮功学员遭恶警枪击神奇脱险

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五,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用大法赋予的智慧,成功通过有线电视线路将光碟真相播放给千家万户,让更多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三位参与的法轮功学员因此遭恶警疯狂追捕。其中一名被恶警连开四枪,腿部中枪倒地后顺势站起,依然慈悲的讲真相,见该恶警仍无善念,他正念面对枪口威逼,转身继续奔跑,跃过铁刺网,又被恶警开枪击中鼻子,但子弹神奇的弹飞了。他翻过一道道墙、住户,摆脱了恶警追赶,安全回到家中,奇迹又出现,击中腿部的子弹穿通而过,没有伤到骨骼。

六、新年遭绑架

1.元旦前遭暴力堕胎,除夕夜被关进戒毒所、又送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汤金爱,广东增城镇龙镇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进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回来,当时她已怀有两个多月身孕(第一胎)。派出所、计生办五、六个男恶人在她不签字、家人不知道、丈夫不在场的情况下,强行将她绑架到增城计生办堕胎,就这样草菅人命。之后每天派人轮流监视。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晚上,这帮土匪骗她家人说送她到医院检查,实际上是把她绑架到增城戒毒所里过年。两个月后,因她不放弃修炼,又把她送到广州槎头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2.除夕被绑架,大学副教授被刑讯逼供致死

刘丽梅

刘丽梅

刘丽梅女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博士在读,前兽医系党支部书记。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除夕),被哈尔滨国保大队绑架,遭酷刑逼供,还从鼻子里灌辣根。正月初二清晨,被关入哈尔滨第二看守所,浑身浮肿,双腿呈黑紫色,肿得象木棒,剧烈咳嗽,身体虚弱,七月二十七日,被转到万家医院,被诊断为所谓的“肺结核”。她生前从未有肺结核病,所有症状是辣根呛到肺里所致,剧烈的咳嗽,吃不下饭,瘦弱,发烧,八月十二日刘丽梅含冤离世。

3.新春挂对联遭毒打,大年三十被绑架,崔树勇屡遭迫害含冤离世,迫害者遭恶报

崔树勇,河南鹤壁市淇县桥盟乡崔庄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过年时,因为自家贴春联“善恶有报,诚心换良知”,惨遭淇县恶警叫的鹤壁市里来的三个人毒打,打完后被用担架抬走,临走前,他说话已经很困难,只对妻子说了一句:“我这次可能回不来了”。崔树勇后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五年四月,被劫持到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又惨遭毒打和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大年三十,崔树勇去邻近思德村发放真相资料,被该村村长家儿子恶告,被绑架到鹤壁看守所。后被淇县法院诬判六年,由于在看守所被迫害出肺结核症状,崔树勇被监狱拒收,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屡遭“610”不法人员恐吓、骚扰,身体病状逐渐加重,十几年的持续迫害,崔树勇再也承受不住了,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崔树勇惨遭毒打、被非法劳教迫害期间,时任河南省鹤壁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的王德周(二零零四年二月至二零零六年九月)后来遭恶报,据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消息,其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4.一个“炼”字就关押,大年三十、正月初一大打出手,遭恶报后警醒

二零零零年二月三日下午四点多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法轮功学员李鹏和妻子曹莲娣、孩子李晓薇(十七岁)被城北派出所叫去,问在家炼不炼法轮功,一个“炼”字就把他们一家三口全部非法关押进阿城第二看守所,当时已是晚九点多,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准备过年的两千元钱的年货全都烂掉。

第二天(大年三十),看守所警察全部出动,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而大打出手,副所长张文礼最狠,用塑料管子抽打。第三天(正月初一),法轮功学员炼功,管教们继续施暴,点燃鞭炮往手里、怀里扔,用笤帚把打,用塑料管子抽,往身上浇水,打开窗户冻等。李鹏夫妇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每人交五千元;李晓薇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交三千元所谓保释金才放出来。期间屡遭打骂,被用铁环锁在铁窗上,一吊就是几天几夜。

不久张文礼遭了恶报,一次上楼梯脚踩空摔倒,导致骨折,三个多月不能上班,从那以后再也不敢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5.上访被打聋,大年初二曾被绑架,耄耋老人再次被劫持入狱,不“转化”不让探监

郑德财老人,今年约八十一岁,辽宁大连庄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时被警察当场打聋(有大连市残疾人证),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二再遭绑架,同年七月被秘密诬判三年半,在大连监狱曾被迫害致心脏病发作、血压两百多。

老人在家时屡遭骚扰,光明山镇派出所警察孙学忱曾三次去他家骚扰,抢走师父法像,还说不信报应,结果不长时间突然去世。二零一七年九月,老人因讲真相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被劫持进大连南关岭新入监监狱,被迫害致出现高血压,心跳过速,咯血等症状,坐着轮椅出来会见家人。后被转大连监狱,家人被告知不“转化”不让探监。

6.大年初二拜年遭绑架诬判十年,出狱后再遭绑架诬判五年

邵影女士,大学毕业,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万家惨案”的幸存者,二零零三年大年初二到同修家拜年,被“蹲坑”的警察再次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被关进哈尔滨女子监狱第五监区,遭残酷迫害致伤残。二零一三年出狱,二零一七年再遭绑架,被诬判五年,被劫持入狱。

7.淮阳警匪年前行凶,健康人被打成植物人

朱德才老人,河南省淮阳县新站镇天齐大队栗店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大年前,被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遭淮阳警匪惨无人道的毒打摧残,大脑和中枢神经被重创,送到医院紧急抢救,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成了植物人。家里已花了十万元,还未治好。一个善良的健康人,转眼被淮阳警匪打成了植物人。

七、后记——凄惨的新年

明慧网上,看到一篇报道,为之扼腕,编纂如下:

卖掉全家口粮赎回被打断肋骨、打断腿的丈夫,靠亲人救济的一百元才过了年

梁同禄老人,山东潍坊市坊子区牟村镇梁家庄村农民,二零零零年九月背上干粮,第二次进京上访,徒步进京,一路上风餐露宿,回来时沿途要饭,忍饥受冻,一双新解放鞋磨透了底,脚掌被磨起一片泡。同年十月,被当地不法人员抢劫、绑架、毒打,梁同禄被打断两根肋骨,一边一根。晚上又遭毒打,梁同禄被打晕在地,恶徒仍不住手,梁同禄被橡胶棒打得下半身成了黑紫色,腿被打断。恶人仍不放人,逼家人交两千元钱,其妻因借不到钱,痛苦得跑到村南的大石坑里大哭了一场,无奈只好将家中五口人的口粮卖掉,总算把人放回家。这年过中国新年时,靠孩子三舅救济的一百元钱才算过去。

梁同禄回来了,一家人一起过年了,可是人被打残了,钱被榨光了,口粮也没了……一百元供全家五口人过年,说给谁可能谁都不会相信!合家团圆的喜庆日子,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却在以泪洗面!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却沉浸在悲痛、凄凉之中!前文所述被迫害致死的刘秋生,其一家多人修炼法轮功,带领村民主动交公粮、修公路,是村里公认的好家庭。可是迫害中却家破人亡,天理不容啊。

中共容不得这样好的人,容不得这样好的家庭,说白了,它容不得“真、善、忍”,害怕“真、善、忍”。这场迫害逆天叛道,违背宇宙特性“真、善、忍”,注定不会长久,中共也注定要灭亡。劝诫那些仇视法轮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赶快清醒,明辨正邪善恶,不要再做邪党的替罪羊,遵循天意,退出中共,让自己和家人有一个美好平安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