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给片警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自己制作真相传单,然后自己去发放。每次出去我都请师父加持,感觉自己念很正,什么摄像头、电子眼从来不放在心上。后来悟偏了同修写的关于对待大陆各种监控的文章,我心里不稳了,学法也静不下来,心里老在惦记前两天发出的真相资料是否被发现?压不住、去不掉的怕心让我坐卧不安,最终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有人传话给我:说我是“重点人物”已被“锁定”,国安要“加强跟踪”等。

干扰出现了绝不是偶然的,师父教导弟子遇到问题要“向内找”。于是,我静下心来找自己:怕心、妒嫉心、虚荣心、名利心、怨恨心、安逸心、疑心、重亲情等等都有,具体例子都能说出不少。 我在学法中体悟到“一正压百邪”的法理:只要心中有法正念就足,邪恶就迫害不了,那些邪恶因素就会被解体、破除。我加强了学法,加强发正念,那些执著和偏离法的观念要在实修中才能修去的,这也是法对我们的要求和标准。旧势力的因素迫害我绝不承认,全盘否定。有一次我连续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渐渐的感到那些怕的败物远离了我,心里也越来越亮堂,身体也越来越轻松、高大。

没过两天,片警打电话给我老伴,说要来家访。老伴拿着手机对着我问:“片警要来家访,你接不接电话?”当时手机没关,对方听到了我和老伴的对话,我立马悟到:我不能绕开走,片警是要来听真相、要来得救的。我爽快的答应了。告诉他:“家访我不欢迎,可以换个地点。”片警说:“换什么地点呢,到我的警务室,还是派出所?”我果断的说:“两个地点都不合适。”片警说:“你说在什么地方好?”我思索着,片警见我没有立即回复,就说:“不急、不急,两天之内给我回个电话,谈话的地点、时间都由你来定。”

师父的一段法打到我的脑子里:“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顿时我的眼睛湿润了,这时我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有了新的理解。

第二天,我给片警回电说:见面的地点就放在本社区会议室,时间定在明天上午上班以后,具体的事由你来联系落实。片警答应的很爽快。 我知道,其实这些警察是最可怜的生命,他们也是在旧势力因素的安排下在充当旧势力迫害的工具,他们人的这面是不明白的,因此做了许多恶事:干扰正法、骚扰迫害大法弟子,如果不能明白真相,将来是要被毁灭的,真是可悲又可怜。我要和他讲清真相,慈悲地对待他,挽救他。

这位片警按照我安排的地点和时间到了,在会议室,我坐到了主宾席上,片警坐到我的身边。我要求他把带来的执法记录仪关掉、手机录音、拍照关掉,他都照着做了。我讲了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我拿出了讲真相的笔记本。我说:请你先看一个文件和一张报纸,就是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第五十号令,废止了一九九九年九十九号令、一百号令有关法轮功书籍的禁令;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出版的《中国法制报》,上面公开发表了二零零零年及二零零五年,公安部两度颁布的《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及公通字【2005】39号)中认定的十四种邪教组织里面没有法轮功。这就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公开宣布法轮功不是什么×教。我观察到片警的表情惊愕、默然低头看我的笔记本。

过一会儿,我接着说: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信口开河,诬蔑法轮功是〝×教〞。随后《人民日报》污蔑法轮功就是×教。还有,江泽民的个人讲话和《人民日报》的文章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是违反宪法、超越权限,是犯罪行为;我国宪法第三十五条:公民有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示威、信仰的自由。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迫害完全是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绑架和操纵中共组织破坏了《宪法》第三十五条的实施。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

说到这里,我观察到那个片警听得很专注。我继续说: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为了進一步迫害法轮功,激起民愤,还编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我问片警:“你知道这个自焚伪案吗?”他方才回过神来:“我那时候才上中学,不关心这个事,后来听说过。”我从三个方面、多角度剖析了“伪案”。

最后我说:善有善报,恶有报恶。跟随江泽民,负责编造伪案的原“六一零”主任李东生遭到恶报,被判以重刑,打入大牢。是凡迫害法轮功的如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李东升等一大批高官都遭到恶报,被绳之以法。从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起,我国司法新政“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开始实行,全国已有二十多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和家人、海外还有二百多万各界正义人士把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邮寄到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要求对江泽民提起公诉, 绳之以法。

我继续说:迫害法轮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依据都是所谓的上面的精神、上面说的。当前做的对法轮功人员的所谓敲门行动、签字、采血、跟踪,甚至抄家、绑架、判刑等等都是违法的。现在国家颁发了《公务员法》,警察有《警官法》,法官有《法官法》,检察官有《检察官法》,这些法律都规定: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 “以后切切不能头头脑脑的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看脸色行事了。不然做了错事、违反了法律、犯了罪还不知道。”

片警连连点头称:“是、是”。我说: 老人常说: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与人类的政治无关,是按着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能有错吗?千古以来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得逞过。

我还讲了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道德品质高尚,于国于民真的百利而无一害。你们不知道我以前疾病缠身,痛苦的不能正常上班,提前两年多退休的。二十多年来医院没去过一次,也没有吃过药,法轮功就是这么神奇。

我感到他是明白了,他说:“我要先走了,下班之前我要赶到所里,还有事要办。现在我保证: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干扰您了, 也不会到你家敲门了,那是私闯民宅,也不会给你孩子打电话,请问: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我说:“当然可以啦”。

整个过程我没有讲高,但是感觉他很震撼,他没有记录,也没提什么签名,最后我说:“我学的是宇宙大法,宇宙大法从上到下是贯通的。迫害法轮功犯的是犯天法,那是不得了的大罪。”

话说到这里。片警伸出双手要和我握手,我微笑着把双手放在胸前合十,说“我不握手,我行的是这个礼。”片警也跟着我学,但做得不象。最后他给我敬了一个军礼。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