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为他写醉酒歌

作者:洪熙

明太祖朱元璋称宋濂为“开国文臣之首”,刘伯温赞许他“当今文章第一”。图为明杜堇 《玩古图》,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宋濂(1310年-1381年),“明初诗文三大家”之一。他以继承儒家道统为己任,为文主张“宗经”“师古”,取法唐宋,著作甚丰。明太祖朱元璋称他为“开国文臣之首”,刘伯温赞许他“当今文章第一”。

国君有道 慧眼识英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想擢升宋濂参与国家大事。图为清 上官周《晚笑堂画传.宋濂画像》。(公有领域)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想擢升宋濂参与国家大事。宋濂说:“微臣年少时,没有学会其它长项,惟独善工文墨。今日有幸进入翰林院为官,就已承受了皇上莫大的恩宠。”他表示不想再担任其它朝廷要职。朱元璋理解他,并且厚待他,每次召见都赐茶、赐坐予他。

朱元璋多次令宋濂陪同进早膳,一同探求旧有的典章礼法,征询宋濂的意见,讨论治国之道,到夜晚才令他退下。当时祭祀天地、宗庙、山川百神等祭典,以及朝会、宴庆、礼乐、律历、衣冠制度、赏赐四夷藩国的礼仪的制定,几乎都是出自宋濂之手。

天降甘露 君臣共享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节俭躬行,处理国事从不懈怠。据记载,他平均每天要批阅奏札二百多件,处理国事四百多件。

或许上天嘉奖有道明君,于洪武五年降下甘露。朱元璋召见宋濂,赐坐予他,并亲自拿着金杓,在鼎中煮汤,又取来甘露放进汤中,再亲手倒进卮(音只,古代盛酒的器皿),赐给宋濂,并对他说:“这是和气所凝成的甘露,能够治疗疾病,延年益寿。所以和爱卿共享。”

至于什么是甘露,历来有不少说法。据明朝李时珍引用《瑞应图》解释到:“甘露,美味的露水,是神灵的精华,仁瑞的恩泽,凝止时像膏脂,味道甘甜又像饴糖,所以甘露还被称为‘甘、膏、酒、浆’。”古时认为上天降甘露,是帝王施行仁政、德泽万民的祥瑞征兆。

品评诗赋 君臣道合

朱元璋一一品评文章后,下令赐坐予大臣,又命内侍摆上酒宴,端上御膳房的美味佳肴。图为五代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公有领域)

洪武八年(1375年)八月初七,侍臣呈上尹程的《秋水赋》,朱元璋望着川流不息的江河,觉得文章不是很契合于道,于是亲自动手修改。

写完后,他又召集翰林院文臣,命他们各写一篇。宋濂率领同僚一起创作文赋,每人都逐一献上自己的作品。

朱元璋一一品评文章后,下令赐坐予大臣,又命内侍摆上酒宴,端上御膳房的美味佳肴,款待臣子。

席间,朱元璋看宋濂不喝酒,问他为什么。他说:“臣已年迈,不胜酒力,又担心在君前失礼,有失皇上的恩宠。”朱元璋说:“这个不妨。爱卿姑且试一试。”

宋濂就饮了一杯,将要撤下酒杯,朱元璋又对他说:“爱卿,你最好再喝一杯。”宋濂坚持推辞。朱元璋说:“一杯就能使人醉吗?但饮无妨。”

想必宋濂的酒量真的不大,端起酒杯到嘴边,又犹豫再三。朱元璋笑着说:“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豪迈慷慨!”宋濂回奏道:“天子威严近在咫尺,不敢再有所亵渎。”于是勉强地一饮而尽,皇帝见状龙颜大悦。

此时已微醺的宋濂面红耳赤,顿时感觉精神恍然飘忽,犹如行走在浮云中。朱元璋再次大笑起来:“爱卿,现在最好做一首诗。朕也为爱卿写一首醉歌。”

这时,两位御侍端进黄绫案几,皇帝挥毫如飞,一会儿写就一章《楚辞》:

西风飒飒兮金张,会儒臣兮举觞。
目苍柳兮袅娜,阅澄江兮水洋洋。
为斯悦而再酌,弄清波兮永光。
玉海盈而馨透,浮琼斝兮银浆。
宋生微饮兮早醉,忽周旋兮步骤跄跄。
美秋景兮共乐,但有益于彼兮何伤。

并落款“洪武八年八月七日午时书”。

此时宋濂已醉,下笔写字已不成行。朱元璋命编修官朱右重写此文,再送给宋濂,并说:“爱卿好好珍藏,将来拿给子孙看。不仅可见朕宠爱卿,也见证一时君臣道合,共享安乐太平。”宋濂叩首拜谢皇恩。@*

事据:
《玉堂丛语》卷3
《明史.宋濂传》卷128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命运探索、八字命理。胡日星推算明太祖天子命:江南一老叟,腹内罗星斗。许朕作君王,果应神仙口。赐官官不要,赐金金不受。持此一握扇,横行天下走。胡日星能推自己的死期,后来以兵解自解难。附篇八字实例分析:丙日夏生,转旺为弱。
  • 宋濂不同意孙子的这种想法,他从小就艰辛读书,直读得满腹经纶,到了入狱待死的这种地步,他不仅不觉后悔,反而另有一番感慨。
  • 明太祖朱元璋,初定天下后,在凤阳建皇陵。丈量地界时,主管的官员上奏,认为在旁边的民家坟墓,都应该迁走。
  • (shown)或许朱元璋并不懂得什么法术,但按照古人的说法,朱元璋乃是真龙天子......
  • 为了警戒自己,朱元璋除了在宫廷内的墙壁上画历代帝王兴亡图之外,还在屏风上,特意将唐朝李山甫的《上元怀古诗》抄录下来…
  •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借余, 余因得偏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音:赤舵),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忻(音:心)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