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保安自称是土匪 强住民宅搜刮财物

【大纪元2017年1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在中共“十九大”召开前,上海市嘉定区访民李琴家中突然闯进20个保安,在她家住了20天,走前还将值钱物品和现金搜刮一空。李琴曾拨打十多次110、120求救都没有用,得到的回答都是政府行为,管不了。

保安称“我就是土匪”

李琴向大纪元记者说:“10月14日凌晨,家里突然冲进来20名保安,他们在我家里随意吃喝拉撒,大声喧哗,睡在我的床上。他们自称是嘉定区委区政府派来监控我的,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我进京上访。”

李琴表示,20个人住在她家一直到11月8日才撤走,他们开着挂鲁字车牌的车,但身上穿的是上海保安制服。“他们把我家的东西都抢光,电话线都拉断了,还说他们是政府派来看我的,说我欠政府钱,要我付他们工钱,不付工钱他们就不走。”

这些保安的行为让李琴很气愤,她说:“还说要我付300万(人民币,下同),‘要么付300万,要么不走就看守到你死’。我就叫他们拿出合同来。这些人把我软禁,还要我付工钱。”

李琴说:“他们是政府派来的保安,来我家就把空调全部打开,把冰箱里的菜、鸡、鸭全部吃光,然后规定我们一天只能吃两餐,不能多吃,不给吃菜,每天就只吃小黄瓜,也不准我们洗澡。他们把我家米全倒掉,我说你是土匪啊,他回说‘我就是土匪’。”李琴气得说话都结巴了。

“土匪保安”隶属哪个单位 没有人承认

这些保安还限制李琴一家人的自由,不让她丈夫出门做生意,不让她儿子上班,最后她儿子是从二楼跳下逃出去。她报警,警察说是政府行为,不是他们派来的,问区政府也不承认是他们派来的,没单位承认这些人哪里来的。

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李琴丈夫到上海市警察局找警方说,才把那些人撤走。“走之前,他们把我夫妻控制着,他们上楼去将我家祖传的50个银圆(古钱)、我儿子的衣服、他皮夹里的1000元,还有我钱包里的800元、我的手镯也都被拿走了。我们这房子是借钱买的,存了点钱要还的。”

这群人走后,李琴夫妻上楼才发现东西和现金被他们给偷了,她丈夫到上海市公安局报案,警方也没派警到现场拍照取证。

李琴说,她从9月12日就开始被监控著,一直到现在两个多月了,没有自由。“现在门口还有4个人守着,我要去看病,因为我有糖尿病要控制血糖,他们也不让我去。”

开着挂山东车牌的车,穿上海保安的制服,没单位敢承认是它们派来的人。(大纪元合成/李琴提供)
这帮人开着挂山东车牌的车,穿上海保安的制服,没单位敢承认是他们派来的人。(大纪元合成/李琴提供)
20个人在她家住20天,控制她一家人自由。(大纪元合成/李琴提供)
20个人在她家住了20天,控制她一家人自由。(大纪元合成/李琴提供)
20个人在李琴家吃喝拉撒睡,如入无人之地。(大纪元合成/李琴提供)
20个人在李琴家吃喝拉撒睡,如入无人之地。(大纪元合成/李琴提供)

为父伸冤成重点稳控对象

李琴的父亲张元芳在劳教农场“被自杀”,她也因为父亲被诬陷偷东西冤死而从小被人瞧不起,所以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替父亲讨回公道,至今她已经上访28年了。

李琴表示,“我父亲也是公安局的警察干部,我去国务院信访办、去公安部、去组织部反映,为我父亲平反。然后政府又把我家房子强拆了,我到国土资源部、建设部,都是按照政府规定上访。他们就这样对待我,我真搞不懂我怎么成了重点稳控对象,‘十九大’都结束了,我还得不到自由。”#

责任编辑:林琮文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大纪元上海保安自称是土匪 强住民宅搜刮财物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