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程晓容:网红“冰花”男孩事件是励志剧?

1月9日,云南昭通9岁男孩因在严寒中徒步上学而头结“冰花”。中国还有数以万计的“冰花”孩子,他们没有安全、温暖的教室,没有完整的家。(微博图片)

人气: 3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2日讯】在大陆,为何刷屏的事件,往往挂着泪和痛?为何政府的行动,总是在心酸过后?

1月9日,“冰花”男孩王福满成为新“网红”。年仅8岁的他,饿著肚子,冒着清晨零下9度的严寒,步行一个多小时,到达云南昭通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当他走进教室时,头发和眉毛上结满了“冰花”。冻得通红的小脸、“白发苍苍”的模样,被班主任拍摄下来,再由校长付恒传到网上,立刻引起广泛关注。

网友们纷纷说“好心疼!”许多人表示想为小男孩捐赠过冬衣物,也有人指出,这是对“精准扶贫”的讽刺。据付校长介绍,目前转山包小学班级教室内尚无取暖设备,学校一直在争取。

当国内和海外聚焦“冰花”和昭通时,政府出现了,行动快速、高效!

1月10日,大陆媒体发布消息:“1月9日,共青团云南省委、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云南省志愿者协会迅速行动起来,启动‘青春暖冬行动’,倡议社会为家庭经济困难青少年、留守儿童送去社会的关爱和温暖。”10日中午,王福满所在的小学及附近高寒山区学校的小学生们,得到了云南团组织送来的每人500元的“暖冬补助”。

新闻图片显示,捐助方在学校里举行了一个仪式,穿着新棉衣的孩子们挨个在一张表格上按手印。据官媒报导,云南青基会通过众筹等方式,已经筹集暖冬爱心善款30余万元,筹款还在进行中。

防寒服有了,取暖器有了,钱也有了,一切发生得如此高效。看来,在大陆,扶贫要靠网络呼吁,资金只得经由“众筹”。而政府呢?永远失职、永远迟到?

试问,如果王福满的头上没有结出霜花,如果他的老师没有给他拍照,如果校长没有把照片上网,那么还会有“青春暖冬”献爱心吗?他手上的冻疮,是否会在下一个、再下一个冬天再现?乌蒙山的冬天,将永远冰冷?

记者走访“冰花”男孩的家,传出了几张照片。这是一个贫苦人家:王福满和10岁的姐姐站在破旧的土坯房里,屋内凌乱,用品陈旧。父母在外打工,姐弟俩帮奶奶做家务,天天走路上学,还要喂猪。衣着单薄的小福满表达了想去北京读大学的愿望。

由此,想到了另一位留守“网红”——江西男孩刘明辉。两年前,8岁的他也挑起了生活的重担,每天能包一万个馄饨。

中国有多少贫困人口?根据2014年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在现行标准下,中国贫困人口为7017万。2012年的扶贫标准是:年人均收入2300元以下。这是一条多么可怜的标准线。

对比2300元,再来看中共贪官的贪腐排行榜。无语、揪心。只要党官们肯少贪一点,就可以解决多少家庭、学校的取暖费,可以换来多少贫困学生的防寒服!大贪官、前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在任时,一杆高尔夫球的赌注就达万元,受贿的金银玉石成堆。他的心里,哪有自己辖区内受冻的孩子们?

官媒称,王福满“感动全国网友”。这种“感动”的背后,堆积著苦难和不公。“冰花”不是“励志剧”,而是国人的悲哀、执政党的耻辱。有人写:你吃过的苦会照亮你未来的路。

中国还有数以万计的王福满,他们没有安全、温暖的教室,没有完整的家,缺衣少食。他们每天都行走在坎坷艰辛的路上。他们的未来,只能以这样的“苦”照亮吗?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1-12 9: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