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钢铁集团女职工张伟生前遭受的药物等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济南钢铁集团公司法轮功学员张伟女士被非法劳教、判刑,遭药物迫害,二零一一年出狱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神志不清、全身浮肿、视力下降、发音困难,身上不断出现黑色肿块,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被发现带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张伟终身未婚,多年独居,在家中去世多日才被人发现。

'张伟'
张伟

张伟(张玮)女士,济南钢铁集团第一炼钢厂退休职工,家住济钢新村西五楼一单元三零四室。年轻时在单位里做文书,工作内容是发报纸、出通知、写宣传稿等等,在工厂里属于比较好的工种。张伟女士善良、热情、正直、踏实,一九九四年在四十三岁时喜得大法。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正是她多年来苦苦探寻的人生真谛,她全身心的投入修炼,心念纯净、真挚。

但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中共邪党开足马力大肆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这样一位与世无争的女子都被济钢及公安恶人视为眼中钉,张伟多次被济钢集团及鲍山公安分局恶人监控、绑架、抄家、被非法劳教及判刑。尤其被山东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不但被残忍毒打,还遭毒针迫害,身心造成严重创伤,回家后多年神志不正常。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张伟去北京依法上访,被济钢派车强制劫回,非法关押在厂部会议室一个多月,安排人员三班倒看管,大冬天也不给送暖气。厂里派人去北京抓她的费用包括车费、路费、饭钱、烟钱,还有名目奇怪的票据共三千多元都强制从她工资中扣除。为防止她再次进京上访,厂里要求她天天上班,连续三个多月,过年也不让她回家;父母过生日,也是厂里派人派车押去押回。

有一次父母住院无人照顾,张伟请假去医院,中午十二点多刚到医院,车间领导高建华就跟到医院。高建华接到书记赵新华的电话,让他问张伟还炼不炼。张伟一说“炼!”那电话里就传出一句“把她弄进去。”这样在父母最需要她的时候,张伟又被强制看管。

二零零零年前后有半年多的时间,张伟家楼下都有人盯着,不时地到家里看看人是否在家。她突破重重阻挠,于同年十月一日再次去北京上访。尽管安全返回,但济钢恶人恼羞成怒,张伟被济钢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被济钢公安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因不放弃信仰,张伟多次遭毒打及强制劳役。

张伟从劳教所回家后,济钢中共不法人员一直监控她。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张伟被监控她的人举报,再被济钢鲍山分局(原济钢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找来开锁公司,强行打开房门非法抄家。张伟被非法关押在刘长山洗脑班(对外挂牌为“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四个多月,遭到恶警恶人的暴打。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张伟在洗脑班一直坚持自己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遭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山东省女子监狱。女监为了达到强制转化她们的目的,动用刑事犯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只要不写放弃信仰并污蔑法轮大法的“五书”,就随时处于酷刑折磨中。

据张伟生前自述:有一次逼她骂师父,不骂就打,如狼似虎的一群人把她打的太难以承受了,她咬舌抗议(法轮大法禁止修炼人自杀自残,但在这种危及生命的极端情况下的抗议实属无奈)。狱警把她送武警医院缝合。伤口稍微好点,又对她毒打,逼迫她骂法轮功师父,她再次咬断了舌头。不幸的是,因局部还没有愈合,第二次咬断后已无法再接上。张伟被毒打时穿的血衣被她保留下来,后来再抄家时被抄走了。

二零一一年,张伟拖着病残的身体回到了空荡荡的家。人们吃惊的看到,昔日热情利落的她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神情呆滞,反应迟钝,口齿不清,全身浮肿。邻居们说她白天经常开着电视机,敞着门睡觉。别人问她怎么这么能睡呢?她说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很乱。朋友们去看望她,她几乎衣不蔽体。别人没觉的热,可她浑身大汗。她几乎不做饭,几乎都是买着吃。饭量大的惊人,一度达到了一百八十斤重。她也不打扫卫生,吃完后,垃圾随地扔,多亏好心的朋友们去帮她收拾。她出门推着个小车,走走坐坐,有时在外面随便一躺就睡着了。有一次,她去金德利吃完水饺,回家的路上就躺在地上睡着了。有个好心人把她叫醒,告诉她“回家睡吧”。

在朋友们的不断帮助下,张伟的精神状况有所好转。张伟说监狱里给她打毒针,食物里下药,吃下后就逐渐管不住自己的思维。后来她陆续表现出一些可怕的药物反应:身上不断出现黑色肿块。张伟给大家看她胳膊上的,不断出现直径五厘米,高于皮肤的黑斑,痒啊,她就不停的挠。过一段时间溃破、流脓、结痂,再从另一个地方长出来。她脸上也不断长粉瘤。而且回家时她的视力还算正常,但三四年的时间,视力竟严重下降,直到看书也得凑到眼前,别人走到跟前她才能认出来的地步。

在这种生命堪忧的悲惨的境地下,张伟女士还被济钢安排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一辆白车就停在她楼道门口,不准别人去探望。正义的朋友冲破了阻碍去给张伟送饭,在门外怒斥揭露他们的恶行:简直要置人于死地啊!他们才把监控撤了。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通过不断恢复读法轮功书、炼功,张伟的情况逐渐好转,头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说话也比以前利索了。正当朋友们为她感到欣慰时,但在二零一八年的年底,她突然一反常态,不再允许别人去她家,去了就推出门外。大家以为她心情不好,就暂时没去打扰她。

到了二零一九年的一月下旬,朋友们感觉不对头啊,很久都没有看到张伟外出了,去问邻居,邻居说好多天没见她了,她家白天黑夜都亮着灯。当她家门被打开时,一幕惨相出现在人们面前,她身体蜷缩着,滚落在沙发旁的地上,早已去世多日……

象张伟女士这样,一辈子与世无争,善良本份的人,却被恶党迫害的在身心痛苦、孤独无助中惨死,她的死将恶党的骗人画皮剥的一干二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