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顺遂?易经九卦助你走出困境(组图)



王安石写的《九卦论》,便是根据《易经》中卦意,指出了一套步出困境的方法。(图片来源:Fotolia)

人的一生,不可能总是顺顺利利的,困顿、坎坷谁都人可能碰到,所以说“人之顺者十之三四,逆者十之六七。”人在遭受挫折时,沮丧消沉只会更加困顿,不如奋进突破,自会柳暗花明。王安石写的《九卦论》,便是根据《易经》中卦意,指出了一套步出困境的方法。

九卦

“九卦”出于《易经・系辞》。王安石的《九卦论》,意思简明实用,即使是不懂《易经》的人也能看明白。“九卦”是指《易经》中的《履》、《谦》、《复》、《恒》、《损》、《益》、《困》、《井》、《巽》九个卦象,他们的排列次序非常重要,是由孔子从众多的卦象中提出,排列起来的。

先说《履》卦。系辞中解释说:“《履》以和行。”什么是“和”?《中庸》里有解:“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大家都是性情中人,喜怒哀乐是本能,有了喜怒哀乐之事不发出来,不憋得慌?说实话是可以做到的。不发,就是让它在心中消化掉。但中庸辩义必须有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消化不了,就发出来吧。发出来,表现得有节制,不过分,这就是“和”了。“中和”是我国儒家所奉行的一种奇妙的境界,以中正平和之心,对待大家的生活境遇,这就是“以和行”的含义。“中而正、平而和”的心境就是一种应裕自如、不迟不疾的状态,不仅是处于逆境,就是处于顺境者,也是必要的。“九卦”以《履》为先,就是给出了大家应对人生的一个大的原则。

“《谦》以制礼。”“礼”有《礼记》一书。我在阅读古时侯典籍时,碰到最麻烦的就是“礼”这个问题。我觉得儒家之“腐”,就腐在了礼上面。繁文缛节,让现代之我目不忍睹。可是“礼”果真不重要?黄庭坚问他的老师苏轼,学习写作要读什么书?苏轼说:“读《礼记》。”黄庭坚后来写信给他的学生王观复,说道:自从苏轼告诉他读《礼记》,“既而取《檀弓》读数百过。”黄庭坚是宋代诗人,诗歌理论大家,他能在《礼记・檀弓》上得中庸辩义益,也是让人警醒的。孔子对“礼”被人理解为“礼节”是不满足的。他说:“礼乎!礼乎!”王安石解释说:“仁义为之内,和之以礼,则行之成也。”由此言可知,王安石把“礼”与“和”看成同一个东西。“和”是内在的修养,“礼”则是和的外在表现,也就是大家行动的准则。

对卦名“谦”字,还有话说。谦,就是谦逊,被称为人的美德之一。这样理解还少了点东西。《易经》中还有一句:“谦谦君子,卑以自牧。”“牧”者,“养”也,用谦卑来自养非常对。大家有这种体会,放低做人的姿态,是很舒服的。而一旦以为自己重要、是个人物,这人的快乐大概也就很少见了。有人说:“做一个名人真难啊。”其实并不搞笑,事实如此。心高气盛的人,一旦受挫,内伤必重,很难复振。而谦卑自养的人,外学内蓄,时间长了,便出外柔内刚的性格,另有一番气象。因此,《谦》卦排在第二位,是说出了“自养”的重要性和有效方法。

其下为《复辩义》,“《复》以自知”。以礼行,怕的就是繁文缛节,纠缠于细枝末叶,因此要回过头来反观自己的心志。王安石说,“君子之行大。”于是大家晓得了检视自己的心志,就要看是不是君子之志,是大志还是小志。倘若不是君子之志,追求的目标小而卑琐,“困”住他,不仅合天意也合民心。因此《易经》所谈的解困之路,和这些人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反观内心,心志高远,接下来的事情当然是持之以恒。“恒有一德”。保持自己的操守不变,这是流行于市面上所有励志书籍共有的主题之一。其实谁都晓得持之以恒的道理,但做起来谈何容易?孔子师徒之间有一段精妙又发人深省的问答。有一天,孔子忽然问子贡:“端木赐,你以为我是博学多识的人吗?”子贡回答说:“是呀,岂非不是吗?”孔子说:“非也,吾一以贯之。”

“一以贯之”大概是一个人能否做成事情最关键的问题了。我国理论界、思想中庸辩义界和文学界,苦于无大师,已经近百年了。自从上个世纪初,国人学者以至于作家,都在不断地学习国外的东西。世界之大,思潮之多,穷毕生精力也难以学完,此等情景何言“大师”?在东方作家中,只有川端康成最早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在《日本文学之美》中写道:“我觉得许多人在学习和引进西方文学方面,耗费了青春和精力,大半生都忙于启蒙工作,却没有立足于东方和日本传统,使自己的创作达到成熟的地步,他们是时代的牺牲者。”


“一以贯之”大概是一个人能否做成事情最关键的问题了。(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损、益

川端本人的创作坚持走《源氏物语》的道路,尽管失之荏弱也在所不惜,终成日本文学的泰斗。这是文学的例子,以喻人生,完全相同。我没看见一个变来变去的人能完善自己的人格,但人格和心志并不是不动的,它应该是一种进步的姿态。进步从何而来,从相随着的两卦而来。

这两卦就是《损》和《益》,损是减少,益是增加。系辞中庸辩义曰:“《损》以远害,《益》以兴利”。有害的要减少它,有利的增加它,这是容易理解的,那么,根据什么来判定有利或有害?根据时代和形势,没有人会不在意时代特征而固守自己的生存观念。损益不仅是应该的,而且是必须的。丹纳有句话:“时代和形势逼着艺术家改弦易辙。”换句话说,就是艺术家要想成就事业,就必须顺应他所在的时代。

即便如此,人生之路也并非走起来就那么顺当。有时候,人必须直面困境,这没有什么可怕的。逃避行不通,凡是经过苦难困顿的人都晓得,假如困境可以被逃避,那就不是真正的困境。那么,一旦陷入困境怎么办?

接下来《困》卦的系辞为:“以寡怨”。这句话真简单,读来让人愉快。被“困”住的君子,不要自怨自艾,不要怒气冲冲,不要做傻事。寡怨静守,当属君子的行为。当然啦,“静守”并不是“待毙。”后面还有两卦呢!

井、巽

这两卦就是《井》和《巽》。“《井》以中庸辩义,《巽》以行权。”“辩义”就是精深地研究自己所处的时代与形势的特征;“行权”就是根据这些特征调整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中不适应的东西,行使“权变”以求得“自通”。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