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近两百政要家属是外国人 王岐山讲话不算数(图)

2019-04-16 01:21 作者: 林中宇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中共两会,已没有打虎将之威的王岐山身边围了一圈子问题官员,比如周强。
2019年中共两会,已没有打虎将之威的王岐山身边围了一圈子问题官员,比如周强。(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事实上成为中共政局一个分水岭。当时习近平王岐山打虎已掀下大批高官政要。中共高层换届决定习用以整肃官场的反腐运动会否再续高潮。据说当局为免上届覆辙,加强对新晋人选的审核,其中有关财产公示和家属在海外居留权、国籍等是重点审核项目,发现近两百政要家属是外国人,王岐山对此曾有惊人表态。

防扩散资料显示近两百中共党国政要家属是外国人 王岐山曾誓啃硬骨头

据港媒《争鸣》2017年4月号披露,中共党国要人的家属国籍属于防扩散资料,暂被列入防扩散资料的包括:

一、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205人(包括已被开除的)、中央候补委员171名(包括已被开除的),其中至少有115名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有子女在外国持有居留权或持有外国国籍。

二、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161名(包括已开除的),其中有40多名常委有子女在外国持有居留权或持有外国国籍。

以上两项加起来涉及近两百名高官。

据悉,当时由于已在位的这些委员、常委难以整体撼动,当局唯有在新进入的官员审核方面下功夫。

港媒报导说,在该年3月中旬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时任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手握审核十九大人选大权,要求可能进十九大的准中共中央委员、准候补中共中央委员、准中共中纪委委员必须公示财产及配偶子女在外国的居留权和外国国籍,并放话“动真格的,不存在退让、妥协、再搁置的空间”。

王岐山还惊呼:如果中共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中纪委委员班子,都经受不了这一役,那不是要全线崩溃吗?

2017年5月号的《争鸣》杂志则披露,王岐山在一次中纪委常委会议上,引述了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反腐败斗争工作进入生与死决斗时期,停滞不前,就是政治上自杀,折中妥协就是毁党误国。”

报导称,习王认为反腐工作在各领域开展,深度、进度仍面临着压力、障碍和挑战,目前难啃的硬骨头已经暴露无遗。而这难啃的硬骨头是三块特殊的“老骨头”,它们分别是:

一、中共党政国家机关部门高级官员、配偶、子女何时向社会公开公示财产、收入、在国(境)外资产及所持有的居留权、国籍;

二、部分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被揭露涉嫌利用在位期间的职权,为配偶、子女及亲属谋取非法、违法利益,有关调查工作的进展何时向社会公开、公示;

三、现任部分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被揭露带病晋升,涉嫌利用在不同时期担任领导职位为配偶、子女及亲属谋取非法、违法利益,有关调查、审核工作进展何时向社会公开、公示。

报导还披露,以上内容针对时任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政治局常委、常务副总理张高丽;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刘奇葆;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等人。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在《大纪元》2016年12月30日刊发的专访中披露说:“十八大之前李源潮做了一个调查,十七大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中央纪委委员的家属子女已在国外定居、买房,准备弃官逃跑的占了85%以上。‘六四’以后,可以说是共产党在江泽民腐败治国的影响下急剧地沉沦,腐败堕落的官员数量之多、级别之高都令人瞠目结舌!”

与此呼应的是,香港《动向》2012年曾引用中共官方内部权威机构所作的统计,调查结果竟发现,九成中央委员亲属移民海外。

据维基解密曝光,中国大陆贪官在瑞士银行有5000多个人账户,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央级大员,从副总理一级、银行行长、部长到中央委员,很多人拥有账户瑞士。此外,在香港工作过的局一级官员大部分也有瑞士银行账户。

中共权贵阶层在海外的巨额隐秘离岸资产早前被曝光,由国际调查记者联盟2016年初公布的“巴拿马文件”披露,至少9名当时的现任和前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亲属,以及还有一批省部级高官卷入事件。

权贵集团利益互绑抵制财产公布 当年两会热点已成禁忌

事实上,有关中共官员的财产申报和公示的制度,因中共利益集团的强烈抵抗而迟迟不能推行。

2014年8月,习近平、李克强当局曾出台《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试图尝试官员财产公开制度,但遭到利益集团阻挠。据《明报》2014年8月报导,在中共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中,张高丽成为抗拒财产申报的常委。

报导说,中共十八届七常委要公布财产的消息传出后,已有前任政治局常委强烈反对,并有人誓言,如果七常委公布财产,就让他们难堪,最终让他们下台。

据称,江派新老常委曾庆红、张德江和张高丽等,曾以公开个人财产会引发全国对中共的“大批判”、“社会上大混乱”为借口,先后三次阻挠、威胁主张“财产申报”的官员。

早在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许志永、孙含会、王永红等公民发表致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等中共高层领导人公开信,要求205名中国部级以上官员率先财产公示,征集公民联署超过8000人。丁家喜联络各地公民,参与联络组织了多个城市的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活动。

但2013年4月17日丁家喜被当局以“非法集会”罪名刑事拘留,罪名先后转变为“寻衅滋事”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2014年4月18日,丁家喜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刑三年六个月。

据港媒透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2016年底进行了首次党内申报财产。这一度被认为是习近平全面推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前的预热。但实际情况是,全面公示官员财产始终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有观点认为,因为前后任中共高层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因权致富,而且整体腐败已经相当严重,有“阳光政治”“反腐利器”之称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自然难以推行。

据《维权网》报导,今年中共全国“两会”前夕,一批在京访民再度要求官员公布私人财产。访民2月10日在北京南站,拉起写有“强烈要求官员公开私人财产”的红色横幅,并上传网络。但仅此而已。在过往曾经是两会最热话题的官员财产公开,今年代表们全部禁声。

时过境迁 王岐山说话不算数 党国新旧官员继续腐败

《中国纪检监察报》今年3月20日发表文章,赞扬当局2018年3月通过监察法并设立国家监察委之后,中国反腐运动所取得的成就。

不过,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专家说法指出,中国所自豪的监察委系统自身就有着很严重的腐败问题,却缺乏监督机制,代表这体系有着致命弱点,“众多贪官均肯花大钱,给监察委、纪委行贿,但这套系统内却毫无监督机制来抗衡”。

专家特别表示,健全反腐体制首先最应该做到的就是“拥有权力者应将财产公示”,但是中共始终回避这个议题,而且权位越高者,其拥有的私人财产越能保密,致使中国的体制从第一拍就背离反腐的基本原则。

中共一党专制之下,在习近平反腐中上来的官员同样是腐败官员,不少贪腐淫乱丑闻在海内外流传的高官仍然受到重用。中共十九大上位的政治局常委韩正、天津书记李鸿忠、云南省长阮成发、福建副省长李德金等等都是丑闻缠身。

有“腐败总教练”之称的江泽民为代表的中共众多权贵家族,并未被反腐运动触及。

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诸多预测认为习近平会打破所谓“七上八下”的天花板,让王岐山连任,据说王岐山也只是表面推辞,但最终一举全退。这里面内幕深深:本来配合习近平肃清江派为主的反习势力的王岐山,在差点直捣黄龙府捉“虎王”之际,却突然收兵。

有评论认为,王岐山的退位似乎只是一场权力的交战或政治交易,习王或因实力不够而妥协,或因受保党的意识局限制约,权衡之下宁愿反腐“放一放”,功亏一篑。

而王岐山自己在过去两年间角色的转换,由打虎将再到国家副主席,虽然也算就了高位,成为中共国之主的副代表,但只算空挂荣誉之位,说不好听是闲职,即使排行仅在七常委之后,早已失去当年掌管一国反腐,让国级贪官也心惊叩首之威。如此说来,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的惊人表态只是空喊口号,说话不算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