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伴我修炼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明慧澳洲记者站报道)明慧网从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开创至今,已经平稳的走过了二十年。在这风雨兼程的二十年中,是伟大师尊的慈悲法力看护着明慧网,使得明慧网能伴随着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凭着对大法和师父的坚定正信和正念以及救度众生的神圣誓约,一起走过来了。

很多法轮功学员感慨,在二十年正法修炼过程中,明慧网一直起着巨大的作用。发布师父新经文,传播洪大师恩;提供大量真相和救人资料;广泛交流大法弟子修炼心得;及时纠正局部出现的演讲乱法和不顾大法弟子安全等偏差;还使很多没有电脑和手机操作经验的同修,学了明慧网上的教程后,不断参与到各种安全、有效的救人项目中,明慧网早已溶入到很多真修大法弟子的修炼生活之中。

大陆同修珍惜明慧网和《明慧周刊》

目前移居海外的大法修炼者,在回忆身处大陆初悉明慧网的经历时表示:能上明慧网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明慧网在中国大陆起的作用真是非常巨大。他在帮助大陆大法弟子们比学比修、尽快跟上正法進程中起到了非凡的作用。

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法轮功学员张先生表示:“在中国我们地区得法比较晚,很多新学员走入大法修炼不久,江魔头就发起迫害。开始那段时间,同修们都不知道明慧网。后来从外地同修传来师父新经文《走向圆满》,给大家增强了很多正念。邪恶如临大敌,查学员电话,审问很多同修,企图加大迫害。那时我才第一次知道师父的新经文是从明慧网得到的。

“在我的眼里,明慧网不止是个网站或媒体,明慧网是师父安排来帮助大法弟子走好修炼和救人路的。师父的安排总是最好的。修炼人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法。在中国大陆,每当我们觉的修炼艰难、持续受邪恶压力的时候,我们总能从明慧网发布的师父最新经文中,了解到正法進程和中国大陆的正法形势,也能从同修的交流文章中得到修炼上的启发。”

早年随父母修炼的青年法轮功学员马女士表示:“初到海外的时候,我第一次通过电脑连接网络就可以直接登陆明慧网了,内心激动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就告诉自己一定要珍惜。要知道,在国内上明慧网并不容易。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的父母均被非法劳教,我也只有抽空周末去同修家里与大法续缘,在那时我只知道《明慧周刊》,所以我之前一直以为同修们口中的明慧网就是《明慧周刊》。

“还记得在我们家乡《明慧周刊》是很珍贵的,因为家乡老年同修居多,所以基本都是有了《明慧周刊》就相互传看,即使不是最新日期,过了好久才传到手里的都觉的很珍贵。记得每次地区性的大面积发正念时,我们当地的同修除了整点发正念,再就是读《明慧周刊》,一本周刊一个人读,一群人都认真的在聆听,都觉的受益匪浅。有时候对于那些掉队的同修,其他同修看望他们的时候,也给送的水果里放上《明慧周刊》,希望他们看后能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

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陈女士表示:“那时我才修炼半年多,迫害就开始了,集体炼功和学法的环境都失去了。从此,我也失去了与昔日同修的联系,一直处于单独修炼的状态,也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直到二零零六年,有一天,我儿子(当时没修炼)通过代理下载国外的电影时,突然跳出了明慧网的主页。看到大法自己的网站,看到师父端坐在山间的照片,我眼泪止不住的流,就像一个迷失在外很久的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回到了亲人身边!从此,明慧网成了我修炼路上的指路灯、好帮手。”

明慧网报道对国内外互助营救同修起到枢纽作用

张先生表示:“据我知道的在中国大陆的明慧通讯员,他们都在险恶的环境中兑现着誓约,他们默默记录着当地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对曝光恶警坏人,震慑邪恶,起着不可缺少的作用。记得有一次,所在地区的通讯员汇集附近多地恶人遭报应情况,上明慧网曝光,使得参与迫害的人员受到了很大的震慑。有些人不同程度明白报应真的是存在的,无神论的洗脑开始失效了。有的不再积极往前冲,有的设法调离迫害岗位。几年过后,一个遭报者在言谈中坦白自己确有其事发生;另一个后续遭报的国保头目也对认识的大法弟子说:‘我是遭报应了’ 。”

马女士表示:“我来到海外不久,我国内的父亲被迫害,同修建议我可以经常给明慧编辑部发父亲在国内的消息,通常都是在我前一天晚上发后,第二天就能看到。明慧编辑部及时准确的报道真是给了邪恶极大的震慑!在我父亲被迫害的时候,我开始了邮寄真相信。父亲被非法关押地公安电话和涉案人员的资料,其中大部份都是我通过明慧网查到的。

“还有在我父亲上诉的时候,明慧网不断的更新着关于我父亲案子的進展报道,那个办案法官也终于顶不住来自外界的压力,给我的父亲减刑了一年半。

“在营救我父亲的过程中,我的奶奶被办案警察打,这件事第二天我就在明慧网上看到了。当天晚上全球营救平台就召集专案小组,展开一周的连续电话拨打。之后据国内的家人说,再次去那个办案警察那里,那个警察说:‘你们法轮功的把我们的电话都打爆了。’还指了指桌子上摞了一沓子的真相信,说是有国内的,还有国外的。还对着我的家人把国外的真相信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了出来,那个警察的态度语气一下子变好了很多。

“明慧网真的在报道方面,营救同修方面,起了一个联系国内外同修互相帮助的枢纽作用。真的非常感谢明慧编辑部的同修准确、真实、及时的报道!

“现在每天我都上明慧网,我项目不多的时候,会给当天登出来的中国大陆被迫害同修发正念,也想办法给当地涉案机关发真相信,邮件。”

明慧交流文章和明慧广播使我们受益匪浅

马女士还表示:“来到海外后,刚开始参加青年组打电话项目,我们青年组同修经常在群组里互相推荐一些明慧交流文章,然后大家展开交流,那段时间感觉提升非常快,都是在法上交流,互相鼓励。

“每天我都上明慧网看同修交流文章,同修真实、感人的交流使我受益匪浅。遇到特别受益的文章我还会转发给其他项目小组里的同修,大家相互转发,都觉的很受益。

“我平时做家务带孩子的时候也会放明慧广播听,同修纯净慈悲的声音里带着能量,我特别注意到录音的同修已经达到了超越自我局限的境界,不会把自己的思想带進同修的文章里。那个声音仿佛在包容着这些文章,听的时候不仅是在听原封不动的文章的内容,同时,也有广播里的声音在打入我的生命,往往我感受到的是两股不同的能量,感人的文章还有包容着这文章的声音,特别是忆师恩节目。开场的部份歌颂师尊的伟大和弟子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我好象看到了一个画面:‘读文章的同修读的时候好象师父就在他眼前一样。’

“今年的庆祝‘5·13’文章中,有一篇文章非常触动我,一位没什么文化的老年同修给明慧网投稿投了好几年了,一次也没登上去,可是她还是一直在写文章投稿,一直在向内找自己的问题。看了那篇文章后我也下定决心要多给明慧网投稿,过去我每天都在明慧网中受益,可是从未想过要主动的圆容明慧网,从那时候起,我也开始经常给明慧网投稿了。”

陈女士还表示:“在大陆独自修炼过程中,当我在修炼上遇到心性关过不去时,是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帮助我走出了这一关。有一次在工作中我遇到一辈子也没明明白白的被人冤枉和被人批评的那种经历,以前从来听到的都是赞扬声。那天我委屈的不行,暗暗的哭泣,伤心的泪水不断的流,餐巾纸擦了一堆。我知道,含泪而忍不是修炼人的忍。我向内找,觉的自己没有错。但我心里明白自己的这个状态不对,但不知道在修炼上我错在哪里?

“我多么希望身边有同修可以帮我一起切磋。当时,满脑子想的全部是我对她错,师父讲的相关法理一点也想不起来,学法也静不下心来,那个委屈始终不能从心中消除。我整整哭了一个星期,突然,我想到了明慧网。我就到明慧网看同修的相关交流文章,看了很多篇,我终于在法理上明白了:我是修炼人,不争常人中的对错;她那样冤枉我,也许是我以前欠她的,现在该还了;也许是师父弄来的,让我提高心性的;还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一举四得的法理。我心里的委屈全没了,我真的从心底里感谢那位同事给我提供了提高心性的机会,同时也非常感谢明慧网帮助我走出了这个心性关。

“从此,我天天上明慧网,使自己的修炼跟上了正法的進程。当时在大陆,当我不知怎样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时,是明慧网上齐全的真相资料和同修的交流文章教会了我;当我讲真相需要资料发给世人时,是明慧网提供了小册子、画册、光盘等各种真相资料并教会我如何制作这些资料;当有缘人需要大法书籍时,是明慧网教会了我制作大法书籍;当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六一零的头说他天天上明慧网,他没有对我行恶,更没有说大法不好,最后无罪释放了我。

“由于我天天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发现做真相资料的同修往往彩打墨水弄到手上后很难洗掉,给生活带来不便,我自己也碰到这个问题。一次我偶然发现用高分子海绵很容易擦洗掉手上墨渍。我就把《洗去手上墨渍的方法》发到明慧网上,明慧网很快就刊登了这个信息。后来,我再没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有洗不掉手上墨渍的麻烦。”

感恩师父的保护

马女士最后表示:“有一天,我和几个同修一起交流明慧网走过二十年风雨路程时,我看着明慧网首页有一张师父的照片,我之前一直不懂为什么这里会有师父的照片。那天我突然悟到:明慧网一直有师父亲自在看护,有师父在坐镇,任何邪恶都动不了,师父一直在这里关注全球所有的大法弟子们。所以以后我每次上明慧网,都觉的象开法会一样。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师父,可是一上明慧网就觉的师父在我身边,心里感到非常幸福,踏实。

“在此非常感谢明慧网同修二十年来始终如一日的坚持初衷,你们在背后一定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你们辛苦了,衷心感谢你们!”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明慧网伴我修炼成长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