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残忍折磨精神失常 招远赵玉红又被绑架下落不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烟台招远市法轮功学员赵玉红,2018年10月初遭警察从家中绑架,被劫持在烟台市看守所。2019年中国新年后,家人再赴招远国保和烟台看守所打听情况,被告知人不在看守所,去了哪里他们也都不知情。

据从看守所出来的人讲,赵玉红在看守所内被称作是“疯子”。但是赵玉红即使精神失常仍旧试图反迫害。

赵玉红原是招远百货公司干部,自1999年7月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长期被关押、遭受严重迫害,期间被迫害得出现精神分裂和严重的抑郁症状,近年来出现各种幻觉,一人独住。赵玉红的父亲赵志勇因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2004年2月11日含冤离世。

在派出所被毒打昏死

2000年元旦前夕,梦芝派出所非法关押、折磨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赵玉红与一女学员走脱后,又被绑架回来,被警察于文东吊铐在铁管子上一天一夜,不准吃喝,不准上厕所。99年12月31号晚上,寒风凛冽,被吊铐的赵玉红又冷又饿,昏死过去。于文东见她昏死,叫来4个联防队员,5个人一起对赵玉红疯狂施暴:开始是5根胶皮棒一齐抽打,后来他们干脆手打脚踢。于文东边打边狂喊:“赵玉红会装死。”赵玉红已昏死,被毒打时没有一点声息。于文东又用电棍电她,赵玉红仍昏死,躺在冰冷地上没有任何反应。丧心病狂的于文东竟用穿皮鞋的双脚轮换的踢赵玉红的头,又发了疯一样双脚踏在赵玉红头上,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又蹦又跳,完全失去理智,直到他自己累了才停止蹦跳,嘴里仍发出肮脏而恐怖的嚎叫:“把窗全部打开,冻死她们。”呼啸的北风夹杂着雪粒,寒风刺骨,赵玉红昏死在水泥地上整整一夜。

演示图:电棍电击

在劳教所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赵玉红被非法劳教三年,于2000年4月被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她拒绝出工,坚决抵制邪恶的命令和指示,在那里她遭受了种种骇人听闻的酷刑折磨,如蚊香烧身、割腕放血、“五马分尸”,长期被吊铐,长期遭剥夺睡眠等等。劳教所的警察将她迫害致精神失常,才提前释放她回家。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2002年,赵玉红因贴了几张“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被招远610非法抓捕,她被劫持到梦芝派出所,恶徒们把她铐在铁椅子上快速摇电话机过电,全身像被蛇咬,无以言状的痛苦,她感觉眼珠都要爆出来,又在她鼻子里塞上旱烟加辣椒点燃,呛得她几乎窒息,鼻子也被烧焦,直至她昏死过去。招远公检法又联合犯罪,对她诬判四年,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迫害。

在监狱被残酷折磨致残、药物迫害

在山东省女子监狱,赵玉红拒不转化,坚持炼功,遭受警察的残酷迫害,两手的拇指,食指被致残,失去功能。2004年春季的一个夜晚,在六监区教导员的操控下,五、六个犯人残忍的毒打赵玉红两个多小时。2005年3月8号,赵玉红的74岁老母亲再次去探望,赵玉红在别人的搀扶下很吃力地一步步挪到了前面,脸色灰白消瘦,目光呆滞,身体极度虚弱。老人心情疼痛难忍,含泪问女儿为什么能这样?得知狱方又对不妥协的学员加大迫害力度,除精神迫害外,因她坚持炼功,叫狱医往她身上又注射了一种不知名字的药物,使她身体无力,两腿不能行走,身体状况急剧恶化。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赵玉红被残酷折磨致残:一躺下,就不能说话、不能喝水、吃东西;只能扶着东西爬起来,一颠一颠很不平衡的走着才能说话、吃东西。她仍然坚持炼功,警察让犯人监视她,骂她、羞辱她、毒打她。警察更邪恶的是把本来理智清醒的赵玉红按精神病对待,经常给注射麻醉中枢神经的针剂。

在洗脑班“法制培训中心”被残忍折磨

2006年3月18日,赵玉红冤狱期满,75岁的老母亲3月17日就去了山东省女子监狱,未见到女儿,18日去接女儿时狱方告知人已被接走,老人急忙赶回家托人打听,才知道又劫持到招远玲珑洗脑班迫害(所谓的“法制培训中心”)。老人非常气愤,去洗脑班要求放人,洗脑班的人说不转化休想回家。当老人质问这是谁的决定时,他们说:这是上面的命令。

在招远市洗脑班,赵玉红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黑屋子里,窗户上钉着一张厚铁皮,两重门关的很严,大小便都在屋内,因屋内长期不见阳光,不通风透气,加上大小便的异味,空气混浊的让人透不过气来。赵玉红仍拒绝“转化”,招远市六一零将她非法关押迫害五个月后,又无理的非法劳教她一年半,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她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

当赵玉红的老母亲去洗脑班见女儿时已不见人影,听说又被劳教,老人又气又急,差点背过去。她气愤地问洗脑班的人:凭什么又判赵玉红劳教?他们支支吾吾说不出理由,只推说是六一零办的,与他们无关。老人又去市公安局准备直接找局长评理,因局长不在,一个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人接见了她,老人问:“赵玉红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说抓就抓,说判就判,到底有没有法律?……”那人被老人质问得无话可说,在场的人都默默无语。

2006年9月下旬,赵玉红被招远市六一零从王村劳教所拉到了招远市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赵玉红与法轮功学员杨文杰被关在一间没有窗户、两层铁门天天锁着的黑屋内,基本与世隔绝,吃喝拉撒都在屋内,喝水用塑料袋接厕所里的水,不让她们自己去领饭,有时给一点饭,有时一连几天不让吃饭。一天下午,恶人徐建政和门卫值班一姓刘的警察把杨文杰弄到伙房一楼行刑的小屋,用绳子把杨文杰双腿捆起来,双手抱着膝盖,紧紧的戴上手铐,再用铁锨从腿弯插过去,铁锨的一头端在桌子上,一头端在窗台上,身体呈S形,头朝下,恶徒杜维先、徐建政、曹海军和门卫姓刘的恶警,四个人轮番在杨文杰的手上、脸上、脚上过电,过了两个多小时,杨文杰被折磨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赵玉红被非法关押迫害了近一年半的时间,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了,才放出。2007年7月底8月初,赵玉红的母亲去洗脑班看望,不见其人,得知赵玉红已不在洗脑班。

持续的迫害

2008年六月份,六、七个恶人非法闯入赵玉红的母亲葛玉兰老人的家中(招远市张星镇赵家村),再次骚扰,企图抓捕老人的大女儿赵玉红。随后,有关单位邪党人员又把老人年轻时当兵每月补助的二百元保障金扣除了,断绝了老人的生活来源。葛玉兰老人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状,于2008年8月3日含冤去世。

此后,赵玉红2011年3月31晚在外面写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招远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2013年5月赵玉红在长途汽车站十字路口写真相标语时,被恶警绑架到招远玲珑洗脑班黑窝。

2017年7月12号上午,赵玉红在罗峰路派出所门口给警察讲真相被绑架,随后被拉入招远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期间,国保大队的警察逼迫赵玉红坐铁椅子,强行取手指纹,强行验血。把她包内的一百五十多元钱抢走。赵玉红抵制验血并严肃的对他们说:你们验血又要为活体摘取做准备。一警察说:活体摘取是医院干的,赵玉红又说:医院干的也是你们提供的,警察无话可说了。最后把赵玉红强行拉到医院查体后,直接拉入招远拘留所非法关押,国保的人对拘留所的警察说:这次有病也不能早放人。

赵玉红早年离异,长期独自生活,2018年10月初被招远国保警察从家中绑架、非法抄家,当时经亲人打听得知赵玉红被劫持在烟台市看守所。从家里亲人那里得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听到赵玉红的下落了。

明慧网4月8日,一篇简讯说烟台市看守所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并且年后就被转走了,那估计就是招远法轮功学员赵玉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