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黄诗生遭两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鹤岗市六十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黄诗生,遭两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回家,被非法监视,房门外安装监视器,出门也有人跟踪。妻子被中共人员诱迫偷偷地监视他,最后离了婚。

黄诗生,原鹤岗市技术监督局职工,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重德向善做好人,是个好公民,在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黄诗生曾于二零零二年被警察绑架,遭刑讯逼供,之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在佳木斯监狱备受折磨。二零一六年九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两年。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黄诗生一次次被诬陷迫害,亲人也一次次受到骚扰恐吓,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夕,他的妻子儿子被非法关押在新南派出所一夜,新南派出所所长李建国派恶人在他家蹲坑,还非法抄家抢劫。

一、在火车站候车室遭绑架、遭受药物迫害

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中秋节前夕,黄诗生和侄女黄晓霞的女儿去看望被非法判刑的黄晓霞和她的丈夫许显达。这两人都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黄晓霞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现在已经回家),许显达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目前仍然在呼兰监狱遭受迫害)。

当天晚上八点多,黄诗生在鹤岗市火车站候车室遭绑架,参与绑架他的有鹤岗市公安局工农分局的季建军,另一人是工农分局湖滨派出所的一个所长。黄诗生被劫持到湖滨派出所,随即被宝泉岭农垦管理局江滨农场公安分局的三个人劫持到江滨农场公安分局,直接把他劫持到江滨农场医院迫害。借口是二零一五年三月,黄诗生和法轮功学员刘庆福去江滨农场讲真相,被江滨农场公安分局绑架,黄诗生被迫害的出现心脏病、高血压后被放回家,但却被非法监视居住。(刘庆福被宝泉岭农垦管理局法院非法判刑,目前已经回到家中。)

当天(九月八日),黄诗生遭绑架被劫持到江滨医院进行各种体检,被协警孙友波、鞠洪鹏按着强行灌药。在这期间偷偷的给黄诗生服用一种不知名的药,服下这种药后,黄诗生的头像爆炸了一样,出现这两次异常情况后,黄诗生坚决抵制不吃这种药。黄诗生问医生王大鹏给他吃的是什么药,王大鹏说:“这是秘密。”黄诗生问护士,护士不吱声,不告诉他。后来,黄诗生又问江滨农场公安分局的警察刘庆超,刘庆超说是他给安排的。

黄诗生在医院被迫害了四个月,这四个月被强行按住院处理,把非法看押、非法监视黄诗生的人的住宿费、药费、体检费等所有的费用都逼迫黄诗生一人承担,包括给黄诗生强行使用的所有药物的费用等。

二、被非法判刑两年

黄诗生被迫害的出现高血糖,血压高达二百多,按规定看守所是不收的,可是江滨农场公安分局的警察却通过不正当的关系把黄诗生送进宝泉岭农垦总局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北京黄律师要到看守所会见黄诗生,被宝泉岭管理局农垦法院刑庭的法官徐某、宝泉岭管理局农垦公安分局和江滨分局局长辛某阻挠,不许律师见黄诗生。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上午,黑龙江省农垦局宝泉岭农管局法院非法对黄诗生开庭,律师为他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公诉人的所谓“证据”都被律师驳回。律师指出如果法律是公正的,如果公检法人员不践踏国家法律,黄诗生应立即无罪释放回家。

可宝泉岭法院视法律如儿戏,对黄诗生非法判刑两年。中共检察官、法官不但不秉公执法,还知法犯法,用“莫须有”的罪名构陷善良的好人。当时,黄诗生在鹤岗火车站买票要去哈尔滨时,就把从哈尔滨返回鹤岗市的火车票同时买好了,可是非法判刑时却诬陷黄诗生说他要逃跑。

非法庭审后,黄诗生被劫持到宝泉岭农垦总局看守所,所长、狱警不许他上诉,还威胁他。黄诗生在看守所里没有被褥,就给他一条没有面的破褥子,喝的是菜汤,吃不饱饭,填不饱肚子。

三、在监狱被浇冷水、做奴工

二十多天后,黄诗生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集训队迫害,然后又被劫持到泰来监狱集训队迫害。泰来监狱的狱警指使犯人扒光黄诗生的衣服,用水管子往黄诗生身上浇凉水。当时正是北方的三月,冬寒未尽,冰冷的凉水浇在身上,苦不堪言。

酷刑演示:浇凉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泰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强迫洗脑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黄诗生在泰来监狱被犯人监视、看管,人权被践踏。

在泰来监狱,黄诗生被迫做奴工,给浴池用的各种水嘴子、各种零件抛光。环境非常恶劣,满车间飞的都是铜粉。好多人得了肺矽病,有的人吐血。监狱里面的犯人说,从二零一二年开始泰来监狱就干这种活。卫生防疫站去检查,也是走马观花,监狱用钱买通防疫站,防疫站给泰来监狱发了卫生合格证。

黄诗生被迫害的出现高血压、冠心病,监狱医院给他吃一种药,吃完后全身不舒服,他拒绝吃药,狱警和犯人威胁他,他也坚决不吃药。

后来,泰来监狱的人都被分到齐齐哈尔监狱,说是泰来监狱要关押从新疆转来的人。法轮功学员被转到齐齐哈尔监狱后,被迫在服装车间做奴工,还逼迫每个人交医疗保险,不交不行。

四、回家后仍然被监控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黄诗生从监狱回家,鹤岗市工农分局红旗路派出所把黄诗生列为重点人物迫害,长期安排人非法监视他。妻子被诱迫偷偷的监视他,最后离了婚。

中共人员在黄诗生租的房门外按监视器,他住的楼上,租住房间的对门也安排人非法监视他,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非法监视他。他出门也有人跟踪,男的、女的都有,有时用车跟踪他,跟踪的车牌号是:黑H D2906。他去谁家,就有人把电话打到那人的家里,还威胁那家人。

黄诗生被非法关押这两年的社会保障养老金不给开,应该涨的工资也不给涨,这两年开的工资必须退回去,以后再涨工资不算基数。

关于黄诗生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报道《黑龙江鹤岗市黄诗生被佳木斯监狱迫害的经历》《黑龙江鹤岗市黄诗生、刘庆福遭刑讯逼供》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