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寒暑无阻 真相传遍全县村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弟子挥泪跪拜师尊!

借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写写我地大法弟子面对面讲真相救人过程中的一段经历,向师父交一份答卷。

不落村不落户 一家一家去救人

因我地是山区,全县几十万人口大部份居住在农村,有的离县城一百多里地,而且交通不太方便,虽然十几年来大法弟子不断的开车到农村发真相材料、贴大法真相标语,但普遍的面对面讲真相还没有做过。并且农村里有许多老人很难到县城来,需要亲自找到他们,给他们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

因此我们想,要有一辆车就好了。这时候一个明白了真相的老板要给大法资助买一辆车,并告诉说,如果车不用了,他还收回去。真是雪中送炭,我们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师父安排的。

正在这时,师父的《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发表,看到师父讲:“想过没有,这时间又这么紧迫,没修好的人怎么办呢?有的人还有机会,有的人甚至连机会都没有了;有的人还来的及,对有些人来讲你只能跑步了”。学习了师父的讲法,同修们都感到时间的紧迫,很多同修觉的自己没做好,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那是二零一五年阴历十月初十,已是秋深,天已渐冷,我们六名同修各自背着一大包真相期刊、还有台历、年画,乘车去了农村的一个村庄。从这一天起,我们正式开始了到农村讲真相救世人,不落村,不落户,一家一家去救人。

顶风傲雪大法徒

北方的冬天,出奇的冷,寒风刺骨,滴水成冰,白天时间又短。同修们都是吃过早饭就出发,到了村里,自由组合,三个人或两个人一组,村子大的分片去讲,村子小的留下一组同修,其他人到别的村去讲。

刚开始,我们每到一个村,都会受到不明真相的人举手机要找警察和恐吓,每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赶紧到村外发正念,背师父的法,求师父加持。

记得有那么一天,我们到一个村讲真相,家家户户都闭着门,街上一个高个男人走了过来,看见我们手里的东西,气势汹汹的问我们是干什么的,还说要是法轮功就把你们送派出所去。我笑着说:“兄弟,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们不都想自己的国家好吗?你看现在空气污染,河水污染,咱们吃的粮食蔬菜都是化肥农药,人们为了挣钱无恶不作,这样我们的子孙后代怎么生存下去?法轮功叫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是真正拯救人类的高德大法。”

我又给他讲了周永康、李东生因为迫害法轮功遭了报应,锒铛入狱,江泽民也即将被押上历史审判台。我还告诉他,江泽民的下场是:“人间报应不算完 天钩穿皮挂广场 阴曹地狱够鬼忙”[1]。他笑了说;“你给我拿几本看。”我就把年画、台历和内容不一样的几本真相期刊给了他。

这个人看见我冻的发红的手,给他拿材料手僵的都捏不起来,有点同情的说:“快走吧,这数九寒天的,人们冻的都不敢出门,都在家里围着火炉子,你们不在家享福,出来受这个罪。”我见他有了善心,赶紧叫他快退党,给自己选择好的未来,他点了点头,拿着真相资料走了。

我和同修刚要到另一家,旁边过来一位妇女说:“你们敢给这个人讲,他就是大队里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我“啊”了一声,不觉有点后怕。

风越刮越大,到了下午,天空飘起了雪花,我怕雪大了路不好走,便招呼司机早点走。于是我们上车到另一个村去接同修,老远就看见同修在一家门口讲真相,另一个组的同修也过来了,有的讲,有的发。我们快要靠近她们了,她们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手里拿着真相资料喊着:“大哥大姐们,大叔大婶们,你们快拿真相看一看,明白真相得福报,退出党团队保平安。”尽管寒风无情的抽打着她们,头上的雪花已结成了冰,他们依然在那里呼唤着世人。我忽然想起了师父的歌词:“站在街头的是大法弟子 手中的传单渗透着慈悲与辛苦”[2]。泪水一下子模糊了我的双眼。

严冷的寒冬三个月,尽管狂风呼号,雪花飞舞,大法弟子挨村挨户讲真相救世人一天也没有停止。

不落下一个有缘人

凛冽的严冬退场,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农民开始了耕作。全县二十五个乡镇,每个乡镇二十多个自然村,冬季三个月大法弟子马不停蹄的也没讲完三分之一。为了不落下一个有缘人,我们除了留一部份到村里讲,其余的同修去找那些种地的,修路的,弄大棚的,连山里放羊的,放驴的我们都不落下。

不知不觉進入夏天,有的同修家有上学的、上班的,需要做好中午饭,我们只好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再走。夏天的中午烈日炎炎,到了村子,有的人家正睡午觉,我们就不敢去敲门,只能先给那些在外边乘凉的老人和在河边玩耍的小孩讲。

夏天是个救人的好时机,好多教师和学生都放假了,小孩们一群一群的,我们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让他们退出团队保平安。大部份小孩很接受,但也有的小孩中毒很深,不接受。还有的学生家长看见我们给孩子讲真相,很恼怒,扬言要告我们,还有的要放狗咬我们。正如师父讲的:“世人为何难救度 邪党喉舌灌谎言”[3]。

我们这里是邪党的所谓“根据地”,山村里中共邪党老党员很多,有的已经躺在床上起不来了,我们都找到他们,耐心的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老人们很善良,很容易说清楚,一般的都能接受真相,因为历次运动他们已经看清了共产党的本质。

有一次,我们到了一个村,我心里想着,这个村里的老党员都聚到一起就好了。没想到進了村就看见一群老人在一家大门口乘凉,我们走过去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很高兴的听我们讲。我们一个一个的给他们发资料,做三退,他们都点头同意,不一会儿,我们讲退了十一个人。回来的路上,同修高兴的说:“这是师父给我们安排好的有缘人。”

夏天经常下雨,同修们都打着自带的雨伞,这家出来那家進去的忙着讲真相,传大法的福音。

整体提高 遍地开花

师父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4]

随着同修们深入的讲真相,修炼环境越来越宽松。那些专管迫害大法弟子的机构和警察们好象也销声匿迹了,因大法弟子已经利用各种方式给“六一零”的头儿和国保大队长讲了真相。

那一年,明慧网上一直有关于大法弟子参与诉江而受迫害的报道,有的同修开始有些顾虑,不敢走出来。我们就和他们交流,并让一直跟着出去讲真相的同修去找他们,给他们讲自己的亲身感受。这样一个拉一个,一个拽一个的,同修们都走出来了,就是从来没有参与过讲真相的同修,也跟着车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了,而且做得很好。有的一天不落的一直跟着车出去讲,我们的车每天挤的满满的,还有几位同修自己有车,也拉着同修出去讲。

为了让同修们都走出自己的路来,在这个伟大的历史时刻,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把那些农村的同修也得叫出来。我们便利用晚上的时间去和他们交流,并且用车带上他们,和我们一起配合着讲。后来他们开上自己的三轮车,拉上本地的同修,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做的非常好。

最辛苦的是我们的司机,暑来寒往,除特殊情况外,都是一天不落的开着车拉着同修讲真相救人。他是一位农村同修,还得干农活,经常干完活,饿着肚子拉着同修们就走。他每天看着地图,拉着同修一个村接一个村的讲,哪怕是山高路陡,冰雪路滑,只要能走过去,他都不畏艰险的拉着同修们闯过去,从不叫苦叫累,总是乐呵呵的。这一天同修们做的好,劝退的人数多,他就高兴的给同修们唱大法弟子的歌。

还有负责协调的老同修,每天忙里忙外,什么事他都得操心,同修们有什么情况,他马上通知全县同修发正念。

那些年龄比较大的和腿脚不太方便的同修,在近处讲或在家帮着包材料,串葫芦,大家的心全在救人上,形成了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所以同修出去讲真相,很少受到干扰。

让真相遍撒人间

那是秋季的一天,我们要到一个离县城一百多里的大山沟去讲真相,山上只有一条农民种地能走大三轮车的路。从地图上看,山脚下有好几个村,为了不落下一个有缘人,达到师父要求的“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5],司机坚定的要把车开到山上去,然后同修再下到村里去救人。

坎坷弯曲的山路,山石绊的车颠簸不平,两边茂盛的荆棘,刷刷的划着车身,一不小心就有滑落山底的危险。同修们默默的发着正念,大概有两个小时,我们才到了山顶。好不容易见到几个人在山上干活,我们便给他们讲了真相,并问了下山到村里的路,同修们便分头行动,下山去到村里讲真相救人。

我和一位同修到了一个村里,挨家挨户的去讲,发现这里人的思想还停留在九九年七二零那时候的认识,认为法轮功是某教,有些人根本不知道法轮功怎么回事。其中一个人说:“我在很远一个亲戚家看见树上挂着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我听了一阵心酸,这么多年讲真相,因为这里偏僻,我们从来就没来过这地方,厚道的山里人还不知道真相,还不知道这大法洪恩浩荡、救度无量众生的万古机缘。

我们不论男女老幼,一家一家挨着讲,走到村口的一个大门上,有一伙人在那里闲聊,我们赶紧过去给他们讲真相。我们耐心的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给他们讲师父的慈悲,师父把法轮功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了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共造谣,讲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讲了江泽民流氓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当给他们讲到,现在二十多万人向两高起诉江泽民,其中一个六十多岁的妇女应声道:“江泽民这个老畜生,没干过一点好事,坏透了,你们拿着表没有,我们也签字起诉他。”一个高个子男人说:“电台上广播给了我们多少钱,我们一点也没有见着,说让我们致富,我们这么穷,中央大官来了,领着到包工头家里看看,谁上访先让你坐监狱;说打黑社会,他们抓手无寸铁的法轮功顶替,我经常到城里,什么都知道。”

看来,世人真的在觉醒,正如师父讲的“大众都知邪党完 戾暴恶行人人谈”[6]。我们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高兴的离开了这个村庄。

山沟的秋天,山花喷香,硕果累累,美极了。大法弟子每天出去讲真相,路经很多村庄,村子的路边柿子红了,大枣红了,桃子熟了,核桃熟了。讲了一天真相的同修们又渴又饿,但是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摘一个果子吃。就是到了乡亲家里,乡亲让吃,同修们也说:“谢谢你们,我们不渴也不饿。”同修们事事高标准要求自己,一次一人感慨的说:“只有李洪志大师才能教出这样的好人来。”

“菩萨救我们来了”

师父讲:“明白了真相的人有的可能会动念要修炼,有的人会很同情,有的会用行动来支持。这些讲真相中所带来的反应,也是人传人、心传心的扩充着。”[7]

转眼又到了冬天,大法弟子继续踏着吱吱的冰雪挨家挨户讲真相,这时候,整整一年了,全县大小村庄同修已基本走遍。

有一次,我们到了一个村庄,一群人围在一个院子了,打扑克的、下棋的、闲聊的。我们刚一進去,其中一人便说:“是不是法轮功的,快把你的东西拿出来,还有那些小葫芦。”我心想,我们从来没来过这里,他怎么知道我是法轮功(弟子)?

我们先给这个人讲真相,做三退,他接了材料,高兴的向院里的人高声说:“快来拿法轮功的传单,菩萨救我们来了。”一下子围上来很多人,把我们的真相资料和小葫芦、台历、真相护身符全抢光了。最后一个人把我们的书包拿起来倒了几下,其中一人说:“你去给边上那个打扑克的讲讲,那是大队书记。”我走了过去,看见大队书记的表情很复杂,可能碍于面子,我给他讲三退保平安,他说:“你什么时候给送葫芦来,我再退。”其实他知道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是在找台阶下,很遗憾,我们以后再没见着这个人,我一直惦记着这个事。

还有一次,我们到了一个村,村头站着一个人,好象认识我们似的,很高兴的说:“已经等了你们好几天了,还以为你们不来我们村了。”原来他们在别的村子已经看见了大法弟子讲真相,传播大法的福音,所以盼着大法弟子能到他们村里来。

大法弟子顶着恐怖打压,持续不断的讲真相,解除了很多世人对师父对大法的误解,明白了法轮功是救度世人的高德大法,更加看清共产党的罪恶和即将灭亡的下场。

生死无悔这一回

因为二零一七年邪党要开十九大,所以我们过完大年,正月初二就出发,到那些还没有去过和没有做好的村去讲。到了五月份,邪党就开始骚扰法轮功学员,农村也开始盘查,为了同修们的安全,只好暂时停了下来。

一年半的时间,大法弟子走遍全县所有的大小村庄。家家户户都留下了大法弟子的足迹,并且与我县交界的其他四个县的边缘村庄,我们也都去给他们讲了真相。

在这一年多的讲真相过程中,我们有三次被人诬告,两次同修被警察绑架,但都是当天就被放了回来。其中一次是村长打了好几个钟头电话警察也没来。还有一次恶人踹了一位同修几脚,还破口大骂,同修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告诉世人:“你们不明白真相,被共产党的谎言蒙骗了。我们是神的使者,是师父让我们来救你们。”真是:

大法徒为救人
顶着恐怖打压
历经世间魔难
阅尽人间春色
参透世间炎凉
走遍山间小道
看够世人白眼
受尽恶人诽难
听够谩骂恐吓
恶人要诬告
狗儿追着咬
严冬寒风割
盛夏烈日烤
不计苦与乐
不求失与得
助师正法了洪愿
生死无悔这一遭

结语

我的故事暂且讲到这里。我的文笔有限,难以用语言描述同修那种大智大勇、慈悲于世人的精神境界与那种超凡脱俗的修炼人的风采。写到这里,同修们一个个慈悲祥和的面容和讲真相过程中所经历的魔难与救人后的欣慰,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泪如泉涌,给我的同修们合十,致敬。

师父讲:“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8]

愿我的同修们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按照师父的教导:“在正法没有结束之前,大家利用所剩下的时间啊,扎扎实实的做好大法弟子每件应该做的事情,那才是你走向未来、走向最伟大的这条路上,不能够错过每一次机会,也不能够走错每一步。”[9]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报应〉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给你希望的路〉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救你为何难〉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见善〉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明慧法会|寒暑无阻 真相传遍全县村庄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