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赚干净钱的客栈

我身为农民,却无田可种。为了维持生计,将自家房屋、院落改装成客栈,营业至今已有八年之久。这期间发生了很多故事……

赚干净钱

“客栈”就是私家开的小型旅馆。它方便底层百姓出行、住宿,且民风朴实、纯厚,用老百姓的话说“最接地气”。但是在道德急剧下滑的中国大陆,连这块宝地也被污染得变了味道,成了肮脏、低下、令人不齿的金钱、利益交易场所。

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在这样的环境中,堂堂正正的开店、干干净净地赚钱,是我的宗旨。

顾客(住店人),有的要求给找小姐;有的自带小姐;有的为了达到目的提出愿意多付住宿费,还有不三不四的男女只要求租住几个小时,等等。每逢遇到此类事情,我都要把住店须知告知对方,有的客人一听就火了,扭头便走,有的还嘲笑我,还有客人指我鼻子说:“就你这样的还开旅店?早晚得开黄了,让你多赚钱你都不肯,你不给我找小姐,我自带还不行,这年月你装什么正经,你受穷去吧!”

听了这些话,我付之一笑,觉得这些生命太可怜了,心底不禁掠过一丝悲哀。

我知道,我的师父是最正的,他教化的弟子也必须是最正的,我会用勤劳的双手赚干净钱,污浊之中见清流,那便是法轮大法弟子。

规劝

有一天来了位黑龙江男客人,五十岁左右。登记完住宿手续之后,要求找“小姐”,他出口自然,无一丝的羞耻感。当时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用话岔开做别的事去了。

没想到过了一会他还让我给他找小姐。我一看回避是回避不了了,我就倒了一杯热茶给他端过去,坐下来与他唠了一会儿家常。他家的事儿基本上知道了一些,然后我就切入主题对他说:“兄弟呀,看你这人说话爽快,是个明白人,大姐今天跟你说几句实心话。你大老远的从黑龙江来到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山城,也是缘分。奔波在外做生意很不容易,你家弟妹又是照顾儿孙,又要侍奉公婆,还时刻牵挂着你,她正盼望着你早日回家呢!这钱本应回家孝敬亲人,可你竟然把钱花在这些人身上,这值吗?再说你这样做也对不起媳妇,亏良心啊!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让我们做个好人,所以我真心劝你,千万不要这样做,老天可有眼啊!”

说完,我静静地观察他的反应,看见有泪光在闪……

也就过了片刻,他激动地说:“大姐呀,快别说了,脚底下要是有一个地缝我都想钻进去了。这些年,唯有你这个大姐这样规劝我,我要是再不改那还是人吗?”说着他双手合十,连连说,“炼法轮功的人太好了,太善良了,法轮功师父太伟大了!”

自那以后,他成了我的老客户,只要是来这个小山城办事,一定住宿在我家客店。这期间他早已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还有一位河北省客人,对他我比较照顾,因为他每天办事回来很晚,经常用泡面填饱肚子 ,于是我时常会把家里的饭菜端过去让他吃,这个客人很感动,我自然也就藉这个机会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劝他“三退”。

有一天他说他想要看看《转法轮》。我把《转法轮》借给了他。他看得挺投入,两天没怎么出屋。当他过来还书时说道:“大姐,你人这么善良,又这么好,是源自于这本书吧?回老家之后,我也找我们那块儿的法轮功学员学习功法,也去请一本《转法轮》。”

类似的事有多次,有的顾客就直接在我这请了《转法轮》,有的跟我学炼功法,有的看《九评共产党》,还有的借神传文化故事音乐盒听。来我的客栈住宿的客人逐渐的多起来了。

老伴的转变

刚开店的时候,老伴对我如此做法不理解,尤其是看到别家旅店设有特殊服务,老板的手里有几个小姐的手机号码,随叫随到,而我家旅馆偏偏不收这种不三不四的人,他们就跑到我家对面的旅馆住宿去了。

老伴见状就跟我急,在他当班时,便偷偷的留这样的人住宿。后来被我发现了,严肃的对他说:“以后不许这样做,你虽然不炼功,可你是法轮功弟子的家属,这种危害社会、推波助流的事不能干。这钱不从好道来,也不从好道走,我们只赚干净钱。”老伴自知理亏,从这以后他再也不这样做了。

我经常在客栈播放中国传统文化故事,《九评共产党》录音,净化空间,清除老伴背后不正的因素,逐渐的老伴真的变了。

一日,进来一对男女要住宿,正巧是老伴值班。他从二人的言语中知道他俩不是夫妻关系,就说:“还是开两个房间吧,最近公安局、派出所查得很严,我怕挨罚,对不起了!”二人一听这话就知趣的走了。

我回来之后,老伴跟我说起这事,并用得意的眼光瞧着我,那意思是:怎么样,我做的还行吧?我当即就竖起大拇指夸他做得好,做得对。这时他一脸认真地说:“你听师父的话,我也不能差了,我虽然不炼功,也不能给大法抹黑,你说是吧?”

如今,我家的这小小的客栈每天迎送八方客人,送走一批,迎来一批,房满了,又空了,空了又满了,人们那匆匆的身影似清风、似落叶,他们又何尝不是来寻觅、选择生命的回归呢。#

──转自明慧网(原标题:客栈)

责任编辑:李梅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大纪元只赚干净钱的客栈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