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万人游行 惊醒世界 改台选情(多图)




6月9日,103万人在香港举行抗议活动,反对港府把人引渡到中国大陆交给天灭的中共处置。



无论港首如何粉饰中共,香港人也不上当!



香港被中共代理人统治后,警察对付抗议者的本事越来越溜。玩儿胡椒喷雾只是小菜一碟。

【人民报消息】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给自己定的建党日(实际是7月23日),2019年10月1日是中共非法政权(其起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中共想在这两个日子之前干些什么恶事来庆祝庆祝,于是就爆发了6月9日(周日)的香港103万人参加的反恶法大游行。这么大规模的抗议游行,对于香港来说,是史无前例的。

英国统治时期的香港

22年前,曾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安定、富足,是中国大陆人冒死也要偷渡去的地方。

从1978年4月,坐冤狱16年刚放出来的习仲勋(习近平的父亲),被任命为广东省委第一书记。过了没多久,习仲勋会见县委书记,听到一个个汇报时说:「别汇报了,跟我到宝安,调查研究去。」

习仲勋一行进入宝安县,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凉的景象,公路两旁杂草丛生,很多耕地撂荒。七八月份正是收割的时候,可在南头的田地里并没有看到农忙的景象,田里只有一些老人、妇女、小孩,精壮劳力都跑到对面的香港去了,没有人收割。

在收留所里有几个被反绑着的农民在地上蹲着。习仲勋要民兵把绳子解开,其中一个还有张小纸插在口袋,拿过一打开,是偷渡香港的路线图,习仲勋问:「怎么要跑呀?」一个小青年望望他说:「往香港跑的,每月可以寄几百块钱回家。」

那个年代,中国大陆的大学毕业生是香饽饽,每月工资56元,是姑娘们追嫁的对像。逃到香港做粗工的广东农民,每月可以寄几百块钱回家,内地人想都不敢想,香港一直是大陆人向往的地方。

1979年元月,时任中共党总书记胡耀邦来到深圳、珠海,在海边一些破旧的小渔村竟意外地发现许多渔民家里有黑白电视机,这令他大为惊讶。

电视机在当时可是稀罕物,别说小渔村,就是在大城市一般也只有少数高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家里才拥有。胡耀邦好奇地问渔民说:「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贵不贵?」渔民们如实告诉他:「村里常有人去香港卖菜,那里黑白电视机很便宜。只要挑几担新鲜的青菜过去,就能换回一台电视。」

香港掉进狼窝

在中共承诺50年「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条件下,香港于1997年7月1日被马列子孙中共收走,结束近153年的英治时期。中共称之为「香港回归」「九七回归」,外界则称为「香港主权移交」「香港政权移交」「香港交接」。

英国与中共谈判时,英方拍板的是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中共拍板的是掌实权的邓小平。时任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是江泽民。

邓小平生前的最后愿望是1997年7月1日去香港参加交接仪式,但没有实现,他在离交接仪式仅差5个多月的2月19日去世。

中共对英国说,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一定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落实「一国两制」,以香港特别行政区(民选)行政长官为政府首长。

第一任港首是中共信的过的董建华,80年代初,董建华家族船运企业「东方海外」濒临破产边缘,董建华向时任驻香港新华社分社(中联办前身)社长许家屯求助,许后来向中央打报告,结果透过中共交通部调资,由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红色资本家霍英东(郭晶晶丈夫霍启刚的爷爷)出面,资助董建华渡过难关。董建华连任是江泽民强行指定的。

在英国管治时,香港政府实行的是比较健全的文官制度,董建华把它改为高官责任制,加大了香港行政及特首的权力,他接手香港后,香港的法治立即倒退,颇得民意的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被迫辞职。港府中有些人是中共安插的,所以嘴里说的是「一国两制」,但从一开始施行,迈的都是中共步儿。

2002年,统治香港不到5年,中共就要在香港尽快落实基本法第23条立法。

2002年9月24日,香港政府颁布了《实施基本法第23条咨询文件》,把原来《香港法例》中没有的「分裂国家行为与颠覆国家罪提案」拿出咨询。

根据咨询文件,有关法例的所谓修订就是要重新写成一条《国家安全法》,也就是第23条恶法;根据恶法规定,对叛国罪、分裂国家行为、煽动叛乱罪、颠覆国家罪及窃取国家机密5项罪行作出明确及清晰的立法,并给予警察入屋搜查权。

时任律政司司长梁爱诗指出「23条就象有把刀在你头上」。

有人调侃道:当初是撒切尔夫人听错了吧?中共承诺的「一国两制」不是50年而是5年!


2003年港人反23条恶法,港府最终屈服。
2003年7月1日,香港特区成立纪念日,民间人权阵线举办「七一游行」,主题是「反对23条立法」,获得逾50万市民上街支持。 7月5日,香港政府就23条恶法作出3项让步。

2002年12月15日,6万人游行反对立法。12月24日,反对团体已收集了19万名市民的签名反对立法。

2003年7月6日,时任自由党主席的田北俊因与政府的意见不一致,宣布辞去行政会议成员一职,表示反对政府仓促立法。随着自由党的反对,立法会中不可能有足够的支持票通过条例。

7月7日凌晨1时57分,经过通宵会议后,港府宣布无限期押后提交《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草案》的二读。

7月9日晚上,有5万人在立法会门外的皇后像广场、遮打花园及附近的街道上集会,反对23条恶法。

9月5日,港首董建华被迫宣布撤回《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草案》,承诺先搞好经济,并会再次充份咨询市民,达到共识后才再立法,并重申没有时间表。

江泽民让曾庆红负责香港

2002年秋的十六大,虽然江泽民赖在军委主席的位子上,但名义上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是胡锦涛。事实证明,胡锦涛在位10年,一直是受气的小媳妇。

香港《经济日报》2003年9月报导,香港「七.一」大游行已经将近三个月,北京对港政策的重大调整,至此已经告一段落。

据称,中共对港工作思路的调整,与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的一封信有关。在该封写给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信中,江泽民回顾香港回归以来的基本状况,以个人名义,谈及对香港问题的看法,希望中共中央政治局对香港问题要高度重视。

此外,在该封信函中,江泽民还安排了曾庆红任中共国务院港澳小组负责人,对香港问题有绝对话事权。从此,香港成为曾庆红的地盘。

据悉,近期,即将93岁的江泽民已经奄奄一息,而多次癌症复发、多次移植器官的长子江绵恒的身体极其虚弱,医生说其身体状况已经不具备继续移植器官的条件。

江家第三代、江绵恒的儿子江志成没有在官场上打过滚,没有人脉,根据目前的国际和国内形势来看,他捞的钱再多,也都得吐出来还给人民。

现在,江系二把手曾庆红不但不保护江志成,还为了保护自己,把江家三代都抛了出去,用来迷惑人,让人以为他是正义的,是反对中共的。其实,他们口口声声说的打倒「中共」是打倒习近平。

至今,还给习近平幡然醒悟、改过回头的机会。而江泽民、曾庆红是中共的真正代表,无论这俩耍什么阴招都将万劫不复。那些替他们卖命、替他们招魂的人应该清醒了。

今年6月9日(周日),香港103万港民上街抗议游行,反对香港立法会通过《逃犯条例》恶法。但是,港首林郑月娥却异乎寻常、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坚持非要与港民对立、激化,坚持要通过香港的《逃犯条例》(又称「送中」条例)。这不蹊跷和诡异么?

这个恶法可恶在,中共点名要抓捕谁,港府就送谁去中国大陆。无论这个人是不是香港居民,哪怕是台湾人,只要你踏上香港土地,你就可能被抓,不需要任何罪名,只要中共黑名单上有你。

这个恶法的背后,闪动着总指挥曾庆红与他昔日下属、主管意识形态的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的影子。他们真正的目的是希望矛盾激化,瘫痪香港,导致习近平下台,搞政变,让薄熙来出狱、上台、血腥统治中国。呵,想的倒美。

香港人民正在觉醒


2003年港人反23条恶法大游行。
2003年,50万人游行,迫使香港政府搁置了其所提出的国家安全法第23条。今年港首林郑月娥强行推动引渡方案,允许香港拘留和转移在同它没有正式引渡协议的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和中国大陆)遭到通缉的人员。

该恶法把中共逮捕和拘留所有香港人和台湾人合法化。同时,对合法长期居住在外国拿中共国护照的人、甚至入外国籍的香港人、台湾人和大陆人,只要在中共黑名单上,进入香港,生命安全和人权自由就得不到保障。

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发起反「送中」、反恶法大游行。这是短短三个月内第三次大型游行。

报道,游行原订9日下午3时正式出发。但由于参与游行的人数众多,维园中央草坪人数已经爆满,民阵按警方要求提早出发,从维园游行至金钟立法会大楼。

下午约2时半出发的反恶法大游行,龙头下午4时抵达终点立法会,至傍晚六时许,龙尾仍在炮台山,仍未抵达起点维园。龙尾的市民依然情绪高涨,一直高喊口号,要求撤回恶法,要求港首林郑下台。也有在维园等候4个小时的市民,跨过草丛离开维园参与游行。

从高空拍摄的画面可见,从维园至立法会的路程全线逼满市民,部份路段东西行车线全都填满,沿途小路聚集的多人身着象征正义的白色衣服。

晚上9时许,民间人权阵线公布有103万人参加今次反恶法大游行,人数是2003年七一大游行的两倍。直至晚上9时,游行的龙尾仍在湾仔修顿球场附近,沿途仍有人加入。

觉醒的世界人民在抵制中共

迄今为止,全球至少有29个城市自发的发起游行集会,声援香港人民反对中共恶法的正义行动。

其中包括:美国纽约市、三藩市、洛杉机、波士顿、华盛顿、芝加哥、西雅图、加拿大温哥华、多伦多、卡加利、渥太华、英国伦敦、澳洲坎培拉、墨尔本、悉尼、布里斯本、柏斯、德国柏林、法兰克福、科隆、日本东京、台湾台北、台北/台南、台中、荷兰阿姆斯特丹、法国巴黎、丹麦哥本哈根、比利时布鲁塞尔、布拉格等。

他们做了自己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将自己的未来涂上希望的光彩。

中华民国总统参选人的表态在改变选情

台湾目前的总统大选前战处于胶著状态,党内总统候选人还没有出炉,无党籍的柯文哲还在观望。此时,中华民国总统参选人得到了一个上天赐给的机会,来表明自己有没有资格成为中华民国总统,那就是对香港政府「送中恶法」的表态。

过去,两岸一直说「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台湾说「一中」是中华民国,中共说「一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让1911年诞生的中华民国认1949年10月1日非法建政的中共党组织是妈?!

今年1月2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明确提出,要对台湾搞「一国两制」。「一国」是中共党组织CCP成立的国家架构的班子,起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

大家还记得,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IS」吧,该组织给自己起名叫「伊斯兰国」,结果「IS」被美国收拾了,「伊斯兰国」也没有了。同理,CCP被川普收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没有了。所以,《告台湾同胞书》纯粹是瞎掰。

CCP瞎掰是瞎掰,但香港「送中恶法」的这个大事件,对台湾2020总统参选人是一块试金石,检验他们对中共的真正态度,也就是对台湾未来前途的态度,这个态度至关重要。

近日,有几位参选人对此表了态,民众和外界都给他们打了分。我们相信,他们的这次表态将改变台湾目前的选情。(文/李威)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人民报香港百万人游行 惊醒世界 改台选情(多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