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之子瞎指挥 67军老山惨败官兵上告中央军委(组图)


被越南军队俘虏的中共军队。

1985年,中共大将粟裕之子粟戎生纸上谈兵瞎指挥,导致解放军第67军在争夺老山211高地中屡次惨败,伤亡惨重。浴血牺牲的199师官兵未能得到相应的荣誉和补偿,全师一大批干部战士义愤填膺,联名向中央军委总部状告军首长。一位战场幸存士兵更冲入军部,向军长和参谋长粟戎生愤怒开枪,全军哗然。

老山211高地的连续惨败和前线士兵向军长和参谋长开枪,成为中共解放军在对越战争中的丑闻。

越军全线猛烈炮击 占领211高地

据知情者2006年在大陆八一论坛的披露爆料,1985年5月18日,中共解放军67军接守第1军在2月份夺取的老山前线那拉口子战区211高地。

13天后,5月31日凌晨5点10分,越军第二军区对立足未稳的67军突然发动“M-1”进攻战斗,对老山战场全线猛烈炮击。密集的炮火准备持续了45分钟。5点55分,越军炮火延伸,越军982团4营兵分两路对211、156、166三个高地实施攻击,同时越军982团5营在140、142高地实施佯攻。越军在猛烈准确的炮火掩护下以优势的兵员迅速领了211高地的1、2号哨位,在上面坚守的一个班的士兵大部分阵亡;1号哨位的战士李林海被越军俘虏,这是两山轮战中国军队唯一被俘的军人;班长鲍虎民放弃阵地跳崖后在草丛中潜伏7天后溜回了友邻阵地。

越军随后在炮火掩护下多次对140、156、166高地再次发起冲击,直到夜晚9:30分,越军停止进攻。211高地并不大,与越军驻守的227高地接连,整个211上面就仅仅布置三个哨位,换言之,越军成功占领了211高地。

师长反对冒险 粟戎生状告师长“畏战”

211高地失守的当天,中共67军在对昆明军区与总参汇报中说211高地仍在控制中。但时任总参作战部长的隗福临中将表示要亲自去老山检查工作,要67军从211高地叫个战士下来谈话。67军没办法了,于是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夺回211高地的1、2号哨位。 

当时的199师师长郑广臣少将(后在山东省军区副司令员位置上退休)反对冒险出击,认为部队刚接手阵地,对战场情况、地形、敌情都不太熟悉,应该让部队有一个熟悉的过程。郑广臣说,首战非常重要,不打则已,打则应该必胜,应该在有把握的基础上进行首战。

郑广臣师长的意见非但没有采纳,反而还被67军参谋长粟戎生指责为“畏战”、“动摇”。粟戎生到军长张志坚面前告郑广臣的状。

军长张志坚一气之下,解除了郑广臣的指挥权,让粟戎生越过199师师机关,直接带军部机关组织199师595团进行反击。

“红二代”镀金之旅——前线官兵的悲情之旅


日本侵华期间,新四军不抗日,专打国军。图为(左起)陈毅、粟裕、傅秋涛、周恩来、朱克靖、叶挺在新四军云岭军部。

许多人或许未必知道粟戎生是何许人,但其父粟裕在中国大陆可谓是“家喻户晓”。在1955年中共大将授衔名单中,粟裕名列第一。然而,在日本侵华的国难期间,陈毅、粟裕领导的新四军(后来发展改名为“华东野战军”)四处扩张抢地盘,不打日军,专门打国军。华野粟裕最出名的是参与指挥孟良崮战役和淮海战役(国民党称“徐蚌会战”),依靠共谍情报和人海战,先后歼灭国民党中央军张灵甫74军、黄百韬、邱清泉、黄维兵团等几十万精锐,一生打过许多败仗的粟裕被中共及其御用专家学者吹捧为“战神”、“歼灭战大师”。


1949年,徐蚌淮海战役,参加过多场抗日会战的国民党华中剿总第12兵团司令黄维(右一)战败被俘。(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粟戎生,1942年生,粟裕之子。1961年参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1965年后任战士、班长、技师、排长,1969年后任副连长、连长、副营长、营长、团长。1983年任步兵第200师师长。  

“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粟戎生本来是新提拔才一年的200师师长,战前疏通高层关系,就火线提拔当上了67军的参谋长。他的镀金之旅也成了该军199师官兵的悲情之旅。

粟戎生盲目硬干瞎指挥 导致接连惨败 

6月1日,67军由粟戎生组织595团1营在255高地集结伺机向211高地进行反冲击,副营长王朝栋负责一线指挥。

凌晨,在倾盆大雨的掩护下第一突击队在的带领下向211出击,与此同时,在一连二排长王忠远带领下的第二突击队从908高地上向211高地出击。为避免过大的伤亡,采用“添油战术”按照先党员、班长、共青团员的顺序先后组成战斗小组分别出击,二个突击队通过一片凹地直扑向211高地的1、2号哨位。

与此同时,211高地上的越军发现我军的突击队,于是战斗在一瞬间就打响了。居高临下的越军立即向我投弹扫射,密集的子弹象倾盆大雨瞬间而至,同时呼唤炮火对我冲击路段进行火力封锁,中方的炮火也向211高地作压制性炮击。在255、211高地上面,双方的炮火打成一团,弹雨横飞。  

在这段泥泞的冲击路上,有两个副班长先后被击中当场牺牲,在211山脚下的一块5米高的大石下,10余名突击队员牺牲在那里,鲜血与雨水混杂在一片泥泞中,逐渐僵硬的尸体任凭雨水的冲刷。这块大石与我军固守的211高地3号哨位仅15米,剩余的突击队重整后从3号哨位向1、2号哨位出击。在211高地和越军227阵地的接合部,双方又打成一团。

在一轮惨烈的战斗后,1、2号哨位相继被收复,在227上面的越军立即进行了增援。随即,刚占领211高地1、2号哨的我突击队就被越军包围。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突击分队被压了下来。

幸存的8名突击队员退到3号哨位,8个人中还有5名伤员。越军的炮火极为猛烈,从255通往211的道路被完全封锁,增援部队上不去,上面的8名突击队员也下不来,在211高地3号阵地硬挺的几天后,5名突击队伤员先后死去。在其后的战斗中,越军在1号哨位前的一块大石头上吊起中方阵亡军人的尸体示威。事后查明,被吊起的阵亡者为595团1连的副连长贾柯。

越军的行动激起了中方指挥员的怒火!于是,前一批突击队倒下了,后一批突击队接着上,反反复复67军前指要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地向211高地冲击。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粟裕之子瞎指挥 67军老山惨败官兵上告中央军委(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