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资产一日毁 走过巨难讲真相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我是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72岁了,是一家私企公司的法人。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都好了;并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产品质量好,价格低,不做假货,老百姓满意,几次荣获金奖。

有人问我儿子:“政府不让炼,你妈还敢炼。你怎么不管呢?”我儿子说:“我支持我妈炼。我妈炼功尽做好事。一个农民,有病治不起,到亲属家借钱被撵出去了,连吃饭钱都没有。我妈听说后立刻拿出1000元让人给送去。那个农民感动得直哭。报纸上登载一个农村女孩,考上初中家里没钱交学费,小孩哭着要上学。我妈拿钱让我赶快送报社去,转交女孩家长。每到年节我妈都让我给孤儿院的孩子们送去礼物,谁有困难我妈都帮。”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不放弃修炼,为法轮功讨公道,曾被非法劳教,酷刑折磨,险些被打死。2011年5月3日,又一个巨难从天而降。

几十个身上纹刺的彪形大汉,手持棍棒,冲进办公楼将我与两个儿子反扭双臂分别塞进面包车。

几十辆行政执法车拉来四五百人,将我厂院层层包围,楼上楼下满是手持棍棒的打手,往外赶正在车间生产的工人。

“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人在大门口指挥带枪的警察鸣枪,我的外甥、侄儿等几个亲属不走,被打成重伤,扔到北大门对面的河里,几辆轿车被砸毁也推进河里。

来了几十辆抓沟机、铲车、翻斗车,把我这十亩工业用地上的近4000平方米标准厂房及厂房内多条专用食品生产线,以及所有生产设备全拍成废墟。连同500平的两层办公楼及楼内所有家居用品和办公用品,包括食堂、宿舍,几小时后夷为平地,什么都没了。

我和两个儿子被押到派出所,半夜才放出来。企业和家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我家人为此进京上访,结果被打、被截回当地,关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 “森林公安”,由黑社会打手看守。什么时候保证不上访了什么时候放人,还不许出去说。那些日子心很痛,我和儿子20年苦心经营已成型的、我们全家赖以生存的企业被迫倒闭,造成有形的经济损失几千万,无形的经济损失无可计量。

一个做律师的朋友来看我,说:“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还能如此镇定?要放到别人身上早崩溃了,活不了了!”

是的,要是一般人可能就家破人亡了。可是,真正的修炼者是拿钱财、物质利益吓不倒的。我不能看着世人被中共的谎言毒害、随着干迫害佛法和好人的坏事,我要救他们!

从那以后, 我基本上每天都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风雨无阻。

我告诉人们,中共多次运动杀害善良无辜的中国人8000多万;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残忍杀害大学生;1999年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还有大灾难在后边呢。在共产党血旗下宣过誓就是它的一份子,必须声明退出才能躲过灾难保平安。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善待法轮大法弟子有福报。

在我已劝退的人群中,有省纪委、市政府的领导,有警察、省公安厅的、法院的,有军官,还有搞地产的。有的三退后,激动地双手握着我的手说 “谢谢!”

我感到世人都在觉醒,明白的人越来越多。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千万资产一日毁 走过巨难讲真相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