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故事:妒嫉(4)

续前文

不久,蓝馨又给雨绮讲了另一个故事:

说有这么一个医药世家,老爷子坐堂诊病,两个儿子帮着打点外面的事情,两个儿媳妇帮忙婆婆理好后院。

大儿媳贤淑、能干,办事能力强。二媳妇心直口快、性情急躁。婆婆把内院的事情一应交给大儿媳打点,二媳妇就不满。

老爷子岁数大了,考虑继承家统的事情,觉得两个儿子办事能力相当,考虑到儿媳妇的因素时,老爷子觉得大儿媳能协助大儿子,不致生出是非;二媳妇毛手毛脚,不是细心之人。于是着意培养大儿子。

二媳妇不满,经常在丈夫面前诉说公公不好、家人对他们都不好。

一次老二出去买药,结果把假药买回来,被大哥说了。老爷子知道了,又把他斥责了一顿。老二着急上火,卧床不起。媳妇一面照顾他,一面唠叨公公、哥嫂如何不好。大嫂生有两个孩子,自己没有孩子,她对大嫂也不满。

眼见大哥掌外,大嫂掌内,横竖没有自己伸腰的地方,嫉恨之下,二媳妇生了重病,又没有心思让病好,就耗著。大哥开的药,大嫂熬的药,送来,她也不喝,都给倒了。自己也不想让这个病好,拖延著,竟去世了。

老二借酒消愁,也振奋不起来。

雨绮听了这些故事,就说:“人啊!怎么这么想不开呀!少奶奶,你给我讲的两个故事里,姐姐和大儿媳妇都有些像你,妹妹和二儿媳妇都像二夫人,这些故事有什么联系吧?”

蓝馨没有说话,她知道故事中的大儿媳妇就是自己,二儿媳妇就是席氏,公公是康饶,婆婆呀!还是现在的婆婆。

不知不觉中,康周已经五周岁了,聪明异常,看过的东西过目不忘。康母常说:“我的大孙子,可不是一般的孩子,以后会当大官儿。”

席氏听了,心里不舒服,心想:“以后大夫人要是官家人的母亲,就更没有我伸腰的地方了。”

席氏心里嫉恨大夫人,妒嫉所致,生出奸计,就想害死大夫人。

一次,席氏让丫环给大夫人送汤,蓝馨突然心口疼,不想喝汤,雨绮看着这汤,心生疑惑,就拔出银簪,插在了汤里,蓝馨刚要阻止雨绮,眼见雨绮拿出的银簪在变颜色,两人非常惊讶。

雨绮说:“这事应该让老爷知道,把二娘休回去。”

蓝馨让雨绮不要声张,说:“万事皆是注定,婚后这十年,自席氏入门,未尝不有心死之日。日子过得甜了又苦,苦了又甜,无非是因为有没有孩子的事情。在心里折腾的这些苦,我都看开了,不想节外生枝。如果此生我欠二夫人的,该还就还吧!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此事,万一两个孩子没娘心疼,也是苦,何必呢?”

雨绮说:“就您菩萨心肠,我看二夫人不会罢手的。”

蓝馨说:“我听母亲说过,有游方和尚断言,我家世代念佛,会出现一个知道自己过去世的人,我想,就是我吧!我和二夫人真是缘分不浅啊!”

雨绮试探著说:“您和二夫人前世先是姐妹,后来是妯娌,对吧?”

蓝馨蹙著眉,点点头。

隔了一天,蓝馨对雨绮说:“绮儿,你陪了我二十多年,可是不能总这样下去呀!我打听有个好人家,你想不想嫁出去?”

雨绮连连摇头,说:“我可不想,万一那家的婆婆和夫人很刁蛮,我轻则体无完肤,重则性命不保,还是跟着您吧!”

蓝馨说:“你我虽是主仆,却情同姐妹,我想你应该有个好去处。”

雨绮说:“我舍不得夫人,舍不得小公子,我哪也不去,我还得保护您,防著二夫人。”

雨绮话说得坚决,蓝馨就不言语了。

过了几日,康周在二娘屋里,看见了点心,拿了一块。这孩子有个特点,见到好吃的,就先想到母亲,拿着新做的点心,往母亲屋里来。

这一天蓝氏心里突然有些绞痛,蹙起眉头,看见儿子,眉头舒展。康周把点心递给母亲,让母亲吃,蓝氏笑着接了过去,慢慢吃了几口,逗儿子玩耍。

须臾,蓝氏心又绞痛起来,脸色变白,呼吸急促,站立不稳,倒在地上,康周吓得大哭起来。雨绮一看,知道是中毒所致,忙让人去找员外,又把半块点心揣在袖里。

蓝馨看着雨绮的袖子,费力地摇摇头。雨绮抱着蓝馨,哭了起来。

康饶很快过来,抱起蓝馨,蓝馨示意雨绮,从床头柜中拿出一个锦囊,康饶来不及细看,揣入怀中,眼看着蓝馨脸色由白变紫、七窍流血。康饶惊慌失措。

郎中过来搭脉,告诉老太太,大夫人是中毒所致,无药可治,准备后事吧!

雨绮把一个薄纱盖在夫人脸上,跪着对康饶说:“夫人不喜欢容颜不整,员外不要再看了。”

康饶一脚把雨绮踹倒。雨绮突然发疯了一般,护着蓝馨的头部,康饶泪如雨下。一时间,康家哭声四起,白幡扬起。

***

蓝馨给康饶的锦囊中,有书信一封。她让康饶把席氏扶为正室、让康饶听雨绮讲两个故事、让康饶给雨绮找一个好去处。

雨绮分别对康饶和康母讲了轮回中的故事。康母也对儿子讲了自己抽签时的签语,认为是天意。康饶最终明白了轮回中的情缘,把席氏扶正。

雨绮一心只想照顾康周,后来由老太太做主,让康饶纳雨绮为侧室。康饶开始潜心念佛。席氏对蓝馨的死,表面很悲戚,心里却十分轻松。

***

这被有意打造的三世妒嫉、三世情缘,无论在思想上,还是身体上,都留下了痕迹。复苏的记忆中那刻骨的痛苦,忘却的记忆中那不舍的情缘,在现世中都成为修炼的障碍。

那曾经的满城风雨,那曾经的痛苦无眠,无非是为今生的修炼做铺垫。在三界的颠扑轮回中,那刻意被打造的情缘,终究有一天,会在红尘中梦醒。

拨开情缘,抹去情丝,期盼早日返回真正的家园。(节录完)#

(点阅轮回故事:妒嫉系列文章。)

——节录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李梅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大纪元轮回故事:妒嫉(4)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