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转法轮》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八日】我们怀着对师父感恩的心,写出修炼生活中的点滴小事,记录下法轮大法对我们身心的净化过程,展现法轮大法的超常、光明和救度。

一、一本《转法轮》把我们联系在一起了

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五日,我有幸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并得到一本指导修炼的宝书《转法轮》。

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家庭,那时我才二十多岁,因整个社会道德下滑,国内的性开放等不良现象,使我不愿面对婚姻,对人生也充满了困惑。那晚,跟着同修在一处空地炼完五套功法后,又学了一段时间的《转法轮》内容,大家交流完体会后,就各自回家了。我回去后,一气看完了那本宝书《转法轮》,许许多多人生不解的谜底都在那书中解开了,从此我开始了幸福快乐的修炼生活。

后来经同修介绍,我认识了一位同修,我们组成家庭。丈夫还带着一个有白血病的小女孩,我们结婚后,丈夫因跑车经常在外面,我一人带女儿生活,每天我带她一起学《转法轮》,早上让她与我一起去公共场所炼功洪法。

刚带她时,她经常血流不止,每当此时,我就让她平躺在床上,让她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慢慢的血就停止不流了,没有吃一粒药和没经医院治疗,后来就好了,这展现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我和丈夫那时在一起交流的都是怎样按《转法轮》书中讲的去对照自己的行为,修好自己,做事为别人着想,他的同事都羡慕我们夫妻怎么感情那么好,在一起有那么多聊的很开心的共同语言。

丈夫在高压迫害下,因怕而放松了修炼,导致二零一七年脑溢血离世。丈夫离世后,女儿对弟弟说:妈一直在家带我们,做家务,没有出去做事,现在我们来养活妈,让妈象爸在时一样,做她修炼人应该做的事。

女儿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在大法的法理洗涤下,我们如同亲生母女,她发工资后,经常给我买衣物等,我丈夫离世后,她多次对我说:妈,我养您,我不想结婚,要跟您住在一起。

近二十年的高压迫害,两个孩子也经历了跟我们一样的艰辛历程,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他们也变的越来越坚强,也更知道了大法的珍贵,懂得珍惜大法之缘。

二、归还多出的一千元钱

一次,我去公交车数钱的地方兑换一元的零钱,来做真相币救人,经几个工作人员点数后,我把他们换给我的零钱装袋时,一个热心的点钞工作人员过来给我帮忙,我提口袋,她把钱给我抱来,装入袋里。我当时也没有再点数,她帮我装完后,我封口就走了。拿去给另一位同修,并给同修说了换的数额,同修把一百元的相同金额的整钱给我,我拿来就走了。

第二天同修告诉我:我给她的钱多了一千,她点了数的。我也不知究竟,就说把她给我的一千元暂时放我那,我以为是同修搞错了,让我在过金钱考验关,去利益之心。问题不知出在哪,因为公交公司几人把关,不会有多的给我。

一周后,我再去公交车数钱的地方兑换一元的零钱,上次那个数钱的就问我:上次你拿的钱是不是多了一千?我说:你们给我后,我也没有点数,回去给家人,家人点了数说多一千元,我还没有搞明白是哪出了错,我想你们几个人点了的是不会出错的,当时我就没有再点数,对不起,今天你把我给你的钱除去那一千元,余下的钱就兑换给我。那个点钞的高兴的直说:真是谢谢你!

看见我这样做,他们每个人都感到惊讶,因为我不承认给她,她就得赔上那一千元,相当于她大半个月的工资(他们每个人的工资是每月一千六百元)。

原来是最后点数那个人大意了,把另一个人要的一千元没有从我那一堆中分开拿走,就一起给我了。他们中的人都说:也就是你,要是其他人根本不会承认,也不会还给我们,只有点钱的人自认倒楣赔上了。由于是做真相币,为了安全,我没有直接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也没有告诉他们我是法轮功修炼人,才这样做的。可能是派出所的给他们说过这方面的事,他们也有一次还试探过我换那么多,做什么用,怕不怕去派出所等。他们只知道我是做生意需要。

师父在书中要求我们按真、善、忍原则做道德高尚的人,做什么事都要为别人着想,因此我才能做到把那笔钱归还给他们。若不是同修仔细清点了,我还真不知道多了那笔钱,他们问我,我也不清楚,真是谢谢细心的同修!若在修炼大法之前,我也是贪小便宜的人。

三、儿子在大法中开智开慧

我儿子从怀在肚子里就在听师父的大法,一直沐浴在大法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这场江氏流氓集团发起的对法轮佛法的诬蔑诽谤及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我们法轮功修炼者从身体上、经济上和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的迫害,把我们搞技术的弄去打扫清洁,不发工资,工资待遇等降到最低级,甚至开除公职等,洗脑、劳教、判刑、酷刑迫害,甚至活摘器官等惨绝人寰的迫害。

由于我们夫妇遭迫害,从几个月大开始,儿子就是由亲戚和同修带大的。我们的两个孩子就是在经常看着父母被骚扰和绑架迫害中,幼小的心灵独自承受担惊受怕,度过了这么多年,这些也让成长中的他们变的成熟和坚强。

儿子在上高中时,由于高昂的学费(一年一万多),就不去读书了。他说:与其让父母为我花十几、二十多万的学费去读高中、大学,还不如我自己去打工赚钱,自己成为一个技术人员。由于迫害,我们的经济变的不富裕。

十六岁的他就辍学去打工了,他去一处招学技术的公司,做了大半年,人家都不愿意教他技术,只把他当打杂的人使唤。后来他就换了一家店,自己摸索学技术,但老板也是让他送东西的时间多,学不了什么技术。后来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他又换了一家真正的维修公司,在那里,他一边上班,一边还利用业余时间去给同修维修机器。

我在明慧技术网站上给他下载了一些技术维修方面的资料,他就照着那上面的做,在给同修维修机器的过程中,不断的熟练了技术,师父还给他开智开慧,很多疑难的机器问题,他们公司有资格的技术人员都无法搞定修好,他却能修好,开始他的技术就是这样学来的。

在公司上班时间他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动作快技术熟练修的又好,维修技术得到了客户的信任,公司的员工、老板及老板的父母都夸赞他。他也会把自己的技术毫无保留的教给新来的不懂技术的人员。

一年后,他成为了公司最年轻的(才十八岁)在线注册工程师,若读书的话那年正好是他高中毕业的时候。

又过了一年,他又考取了一级工程师资格证书。他差五分考上二级工程师,据他知道的,在他们行业二级工程师全国也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在师父的加持下,他终于圆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一名技术人员。

他说他所拥有的这些都是师父给他开智开慧才做到的,是师父给他的鼓励吧!一路走来都是师父的大法在他脑中留存,他才能无私的与别人分享他的技术,做事先为别人考虑,深得同事、老板和客户的信任,与每个同事相处融洽。

每次发了工资,他除了留一少部份零用和给我五百元生活费外,其余全部都给我,说:妈你拿去存也好,做其它的也好(指做资料或其它的救人项目),你自己决定吧。因为师父传的大法给了他一个健康的身体和纯净的心灵,他也想把大法的美好带给更多的人。其实他也很少花费零用钱,还是攒在那儿,等凑多了又给我了。

其实,为了揭穿中共江氏集团的谎言对可贵中国人的毒害,长期以来,我们用自己的时间和节省下来的资金,来自己制作真相资料等散发,走出去讲真相等,为的是救度那些受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谎言毒害的人们,不要失去这万古不遇的佛缘啊!

因为我们从师父的大法中获取的太多太多,从修大法后,我们全家这么多年都身心健康,我们知道这一切得之不易。我们有幸走在了返本归真的路上,可是还有多少人因为江氏谎言毒害而错失人生得救的机缘,那是我们不愿看到的结果。大法师父珍惜每个生命!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一本《转法轮》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