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收到的两份证人证言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二零一五年,在山东省德州市中级法院的一宗诬判法轮功学员的审案中,一位老阿姨写了一份证言递交给承办法官,证实当事人无罪。十九个月后,这位老阿姨自己也遭诬判,另一份证明老阿姨修炼法轮功无罪的证人证言,也送到了该法官手中。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山东省德州市一家通讯店店长李志强因信仰法轮功被绑架。一年多后,他被德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李志强不服上诉到德州市中级法院。

在他人对此唯恐避之不及之时,有着同样信仰的王彦芝女士却多次陪着李志强的儿子李宗泽奔波于公安局、看守所、法院之间。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王彦芝写了证人证言,证明李志强修炼法轮功无罪,递交给二审法院承办法官之一许万彪。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王彦芝在陪李宗泽去看守所时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以取保候审形式回家。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王彦芝在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八日被德州开发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审中,审判法官仍有许万彪。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李宗泽向许万彪当面递交了证明王彦芝修炼法轮功无罪的证人证言。

上述的两份证人证言,在警察的构陷、造假、污蔑的证据证言中独发正义之声。但二审法庭不采用,罔顾事实维持非法原判。

李志强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约于二零一八年一月出狱。王彦芝于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现年六十二岁的她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以下是王彦芝、李宗泽的证人证言。

《王彦芝证人证言》

我证明李志强无罪,我见过很多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我是做销售的,但(原来)我很爱打架,一九九九年我被关进看守所判刑三年,那时正是打压法轮功的高峰期,看守所里80%抓进去的都是炼法轮功的,他们那种慈悲、善良、祥和与世无争的境界打动了我。我从来没看到过这样一个群体。

出来后我到处找(法轮功的)书,费了好大劲找到一本《转法轮》。从那以后,我按书上说的标准,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归正自己,按高标准归正自己。强身健体,道德回升。

李志强我认识他,他确实很好,在厂里对他的同事,做小生意对他的顾客,都是那样慈悲、善良。(法轮功学员)这样的群体对国家、对群众,对社会百利无一害。

一个法官断案要看他错在哪里,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深入到这个群体中去,才能看得出来。

我希望所有法官都能看一看《转法轮》这部天书再来断案,要断法轮功的案子,你必须了解法轮功,你才有资格断这个案子。

法轮功学员是修佛的,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是为了救度众生,何罪之有?

(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是共产党错了,《九评共产党》那是真实的历史,你今天错断法轮功,你能不让后人去评论吗?这是历史的见证!

证人:王彦芝
2015年6月20日

《李宗泽证人证言》

许大哥(许万彪),您好,我是宗泽,自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至今已经整整十九个月了,很抱歉,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联系过您。

其实,在今天之前,我都没有想过再联系您,因为在这过去的近两年时间里,我恨过您,虽然我知道您身不由己,但我还是曾抑制不住冲动恨过您,恨您把我对我爸最后一丝希望浇灭,恨您让我妈变得精神恍惚,喜怒无常。我原以为这一辈子我们再也没有交集,从此天各一方,两无瓜葛。

那天晚上,我在网上偶然看到了王彦芝女士的消息,她被诬判四年,上诉后二审法官竟然是您。那时,我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呆呆地望着电脑屏幕好久,我决定给您写这封信。

和您接触的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我回忆了好久,我感觉您是一个善良的人,真的很善良的大哥哥。我记得有一次,我临走的时候,您叫住我,嘱托我照顾好妈妈;还有一次您抚着我的背,告诉我路上注意安全。我回想起您的眼神中透着真诚和善良,而我每次却总是言语刻薄。想到这,我感觉很愧疚,求您原谅。

也许是缘份吧,我觉得我有责任告诉您一些我经历的事实真相,希望您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将来有一个最好的未来。

王彦芝女士曾经和我并不熟悉,我是通过跑我爸这个事,才真正接触了她,她的善良超出我的想象,我想用一个词来形容,但我真的找不到。

王彦芝女士,我叫她王姨,在我爸出事之前,她和我家(的成员)基本没有什么交往。

我爸出事后,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那个时候我妈妈几乎天天去公安局要人,在一次次地羞辱和恐吓中,我妈精神变得恍惚;我也曾因为去要我爸而被上过铐子。公安局(警察)对我们恶言相向、拳脚相加,同事亲邻对我们冷嘲热讽,曾经熟悉的人也渐渐疏远了,大家都害怕和政治沾上边,虽然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爸和政治有什么关系。

当时我经常有一种对人性的失望,对世态炎凉这个词有了新的感悟。那时,我妈妈承受不住压力在公安局撞墙自杀,虽然最后没有失去生命但身体和精神已经完全崩溃,难以自理。我从小性格懦弱,见了女孩说话都会脸红,上大学前也基本没有离开过家,一时间好像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压得我喘不上气来。我想过放弃,但看到伤心欲绝的妈妈,想起善良的爸爸冤枉在牢笼之中,我知道我有责任,但感觉好孤独。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有一天,偶然遇到了王姨,她对我说:你去哪,我陪你。我感觉很吃惊,这个我不熟悉的阿姨为什么愿意陪我?她不知道这些地方很危险吗?我以为只是一句安慰,没想到后来她真的陪我去了。

王姨陪我去过我爸单位,也陪我去过公安局、法院、看守所。在路上,我们什么话也没说,我感觉她在我身边有一种踏实感,像妈妈。后来我也问过王姨为什么陪我,她说:你爸是好人,我不能看着好人遭罪。

当公、检、司、法都说我爸是罪犯,破坏法律实施;亲戚朋友有的也说,我爸学法轮功不顾家,让妻儿跟着遭罪。我呼吁我爸无罪成了他们嘲笑的对像,一句“胳膊扭不过大腿”就把人打击的体无完肤。可是我爸就是好人呐,他修炼后身体变好了,脾气变好了,我家由原来的争吵不断到和睦安详,现在大法被诬陷,他能冒着危险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这难道不是好人吗?破坏我们家庭的根源不是我爸的信仰,而是这个连让人说句公道话都不行的共产党。

一个无亲无故的阿姨都能相信我爸,我为什么不坚信呢?我坚信邪恶一定压不倒正义,我坚信谎言一定掩不住真相,我坚信冤屈一定会有沉冤昭雪的那一天!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不再无助,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我感受到了王姨的那种无私,不可思议的无私。在绝望的泥淖中,她给了我一盏明灯。

我对这个年近花甲的农村阿姨感到很好奇,我开始打听她的情况,我听说王姨从年轻时日子就过得很苦,两个孩子很小的时候,丈夫遭遇车祸当场身亡,因司机逃逸,她不仅没得到任何心理安慰和经济赔偿,还被迫欠下了很多外债。当时她的身体很不好,有严重的胃病、心脏病、精神官能症等,还要拉扯两个孩子。

那时王姨对社会彻底失望了,怨天不公的她沾染了社会上的一些不好的习气,不久后因一次事故被关到看守所。那是一九九九年,当局正疯狂地抓捕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里王姨接触到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她被学员的善心和无私打动,于是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学法轮功后,王姨的身体不仅无病一身轻了,最关键的是她的道德品质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变得善良,处处想着别人,在丈夫身亡二十年后依然还赡养着婆婆。她的婆婆子女很多,但都不愿赡养老人。王姨经济如此拮据,还经常省吃俭用给那些穷苦的孩子买布料、做棉衣。

我没想到王姨有这样的过往,这个经常笑容满面的阿姨,在她身上我看到的是除了善良还是善良。我感受到了法轮大法巨大的威力,他真的能改变人,能从心底把人变成好人。

王姨她没有上过学,也不太会写字。可是有一天,她交给我一份她亲手写的信稿,歪歪扭扭的笔体还有很多错别字,但信纸开头的四个大字却异常工整——“证人证言”。其它的内容我淡忘了,只记得她第一句话是:“我证明李志强无罪。”开始我觉得好笑,她怎么能证明我爸无罪呢?当我看完信后,我为我自己的想法感到汗颜,王姨的单纯、她的正信、她的坚定,凭借相同的价值观,她怎么不能证明我爸无罪!?她真心的相信正义、相信法官,相信这个我都丧失信心的法律,她冒着危险,想尽她所能用的一切办法帮助一个没有多少交集的人,这是什么人?在这个自私的社会中我从来没有见过!

随后我将王姨的证言誊了一遍,她郑重地写上自己的名字,按了红手印。第二天我把这个材料交给了您,这就是我提交的第一份证人证言,那天应该是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星期二,不知您是否还记得?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您那边下来了判决书,两天后给到了我,维持原判。我明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受不了,我感觉我好不容易树立的一点希望一下子破灭了。随后几天我焦急地联系看守所,最后得到消息,我爸就要在二十七号被送往监狱。

二十七号是周一,我决定先去找您。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是不理智的,王姨看出了我的冲动,那天早上她调了班,专门来陪我,一路上宽慰我。那时是您第一次和王姨见面,当时咱们说的什么我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我的急躁,您的无奈,王姨在边上一直劝我别着急。现在想起来的确很对不起您,更对不住王姨。

下午的时候,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了看守所,还是王姨陪着我。看守所说今天下午我爸就被送走,不能会见了。我等在铁门外,希望我爸出来的时候我能看他一眼,就看一眼。但一直等到晚上六点,除了蝉鸣和鸟叫外什么人也没看见。我怎么也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好像自己一年半的心血一下子被人夺走了,我看着那高墙和铁门,想起我爸的慈眉善目,感觉特别委屈。我爸怎么了?你们为什么不了解了解真相呢?为什么全世界都支持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却被打被抓呢?

王姨穿的是那条上班时穿的雪白雪白的裤子,她一直陪我坐到地上,劝我不要有仇恨,要有善心。

再晚就赶不上末班车了,我们只能回去了。在走向大门的时候,我想起自己身上还有翻墙光盘,他们既然不了解真相,我就应该让他们了解,于是我把光盘放在了一个轿车上。随后的事也许您就知道了,我们被举报,在公交车站被国保大队人员绑架,我一天后被释放,王姨却被抄家并刑拘一个月。

可是让我非常吃惊的是,这件事竟然算成了王姨这次判刑的所谓罪证。这件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无私的陪我,用善心宽慰我,何来罪证呢?难道一个人无私帮助别人也是犯罪?难道就因为她炼法轮功就可以随便把罪证往她头上安插?那法律的尊严何在?

您审理过刘玉秀和我爸的案子,您也清楚,对法轮功的案件,那些东拼西凑的证据都是什么?!政法委的一个命令,比万卷法律都厉害。可是您仔细想一想,这种违背法律的命令能撑多久?古今中外,强权永远没有打倒过民意,谎言从来没有掩盖住真相,只是时间长短而已。当法轮功被昭雪追责时,您的领导在哪里?

那次出事,十多个警察去王姨家抄家,把王姨八十五岁的婆婆吓出高血压住进了医院;三岁的外孙女被吓得哇哇大哭,整夜未睡,连续几天高烧,到现在睡觉时都要抓着妈妈的手;当时怀孕四个多月的儿媳妇被吓得钻进了衣柜瑟瑟发抖,后因惊吓孩子早产,生出来就放在保温箱里,洗了两次胃,浑身是花纹,医院一度下了病危通知,昂贵的医疗费让王姨再次债台高筑。孩子虽然保下来了,但毕竟底子弱,后来总闹毛病。

王姨回来后,因为债务,她白天做家政,晚上照顾病人,几乎二十四小时都上班,连最基本的睡眠都经常得不到保证。

王姨回来后,我去拜访了她,看到她家庭的现状我感到十分愧疚,但她丝毫没有怨意,却笑着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原以为这一切都该好起来了。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仅仅十个月后,王姨又被绑架,还被判刑四年,主要罪证还是去年从家里搜出的东西。她在看守所绝食二三十天,血压高达190/200,心脏、胃脏等多个器官严重受损,生命岌岌可危。连看守所都看不下去了,让她家人申请保外就医,可没想到遭到法院的拒绝。

开庭那天已时隔半年,家人对她的情况一无所知,当她女儿在法庭上见到久别的母亲时,虚弱的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人也完全脱相,她女儿见到如此场面几乎崩溃。法官草草走了个过场后就匆匆把人判了,这样的庭审她当然不能承认。

现在她坚持要求上诉,她对律师说,不开庭重审,她就用生命捍卫自己的权利。她是一个单纯、善良、勇敢的好人,我知道,她坚持上诉是因为她真诚地相信法律的公道,相信您,相信您能一定能担负起一个法官应该担当的责任!

想起那次我们和您见面之后,回来的路上她对我说,你别担心,许法官这个人和其他人不一样,很善良。

但我现在很担心!过年期间,我去王姨家三次,但都没有见到她的家人,王姨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她这一走不知道她的家人生活该有多艰难。上一次,她的女儿为了阻止妈妈被带走躺在警车车轮底下,她被彪形大汉抬走时声嘶力竭呼喊的声音在我脑海中久久不能遗忘。我经历过家人被含冤带走的痛苦,真的真的不想让这样的痛苦再蔓延到其他的家庭身上。

王姨是无私的好人,她冒着风险陪我去要父亲,并为我父亲作证,这是我在世上从来没有见过的好人。我也愿意用我的亲身经历为王姨作证,证明她是一个好人,证明她的信仰是崇高而伟大的!

但是许大哥,证明不证明这不是重点,善恶自有天道。重点的是像您这样的好人能明白真相,能真心的了解一下这群普通的信仰者,他们为什么这么坚守。他们非常单纯,没有想什么破坏法律实施,什么颠覆国家政权,他们就是想告诉人们,自己曾经受益过的这个大法是好的,澄清事实而已。

其实许大哥,从我第一次和您见面那时起,我就从来没有怀疑过您的判断力。转眼快两年了,现在的形势不是比以前更加明朗了吗?周永康、李东生、徐才厚、郭伯雄哪一个不是当年的红人?积极讨好邪政,颠倒黑白迫害法轮功,以此来获得升迁的资本。可是现在呢,人前龙变白头翁,悔已晚矣。

您想一想,共产党拥有全部的国家机器,它要打击的法轮功只是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百姓,本来实力悬殊,结果毫无悬念。但现在十八年过去了,法轮功不仅没有被打倒,反而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各国褒奖和支持信函三千多份;反观共产党却在国际社会备受谴责,在国内把国家搞得假货遍地,民心背离。这是为什么?是因为像我爸、王姨这样的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放下生死,用善心唤起大众心底的良知,用真心撑起一片道德的蓝天,那比用钱来维持的迫害不知要强多少倍!

形势在变化,人也在善恶间选择。迫害没有结束,就还有机会,保护良善,就是保护自己的未来,如果还是无视法律,那将来就很危险了。

王彦芝一家人的命运现在您能左右的了,她上有老,下有小,家人很需要她,她岌岌可危的身体也需要尽快恢复。我不求什么,就是感觉您是有善心的好人,您也一定能在职权范围内保护好人。我真心的希望您能伸出正义之手,让痛苦不再蔓延,您也一定能有最好的未来。

还有好多话想说,但感觉说多了都是累赘,我相信您,将来您一定会为自己今天的善举而感到自豪的,谢谢您!

李宗泽
2017年2月25日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法官收到的两份证人证言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