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近四米高处摔下 四十余天恢复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二零一八年七月份,邻居家让我帮忙去拉大棚膜,需要把长一百二十米,宽十三米的塑料布拉到近四米高的大棚墙上。过程中,突然一阵旋风,将拉上大棚的塑料布高高旋起,又吹到我的身上,使我无力抵挡,连人带塑料布从近四米的墙上重重的摔了下去。

当时我只听到象是被一个大金属外壳包裹着一样,“轰”的一声巨响,被摔在了地上,这响声惊天动地。接着,我就昏死过去。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过了一会儿,我恢复了一点意识后,心里说: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瞬间感觉身体能动弹了,于是我双手支撑着地面想起来,可是连续起了三次都没起来,但我心里明白:我没事,又不断的接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这时候,邻居东家惊慌中赶过来,将刚醒来的我小心翼翼的背到车上,非要把我拉到本村的卫生室。医生还未做任何检查,看到我那象紫茄子一般、肿的象面包似的脚,用手一摸,便说:“体内伤了哪里还不知道,脚上的骨头都摔断了,我们不敢收,你们赶快上大医院吧。”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我。”不断的坚定正念。儿子知道了后,跟东家将我送去了骨科医院。在经过了长时间的排队等候,医院给我做了详细的检查:脚,粉碎性骨折,并且这是第二次。我想起来,几年前,有一次把脚给伤了,也是不敢动弹,也知道自己是炼功人没有事,过了些日子好了,没任何不适的感觉,当时没去医院,也不知道是粉碎性骨折,其实是师父的慈悲保护,才会好的那么快。

医生说,需要将脚里面的骨渣滓取出后捣碎,再放進去让它愈合,脊椎骨第四骨节断裂,严重错位,需手术治疗,手术后,再用医疗器械将其复位、归正、接好、然后固定。整个手术过程须精确细致,哪个环节做不好,伤及了神经,都会留下后遗症的,或手术不成功,造成终生残废,都有可能。

医生想让我做手术,儿子征求我的意见,我对儿子说:“不用动手术,我没事。”我又给妻子(同修)打了个电话。由于要注意手机安全,妻子不能在电话里直接说的太明白,在电话里妻子的大概意思是说:“你应该明白,这是来取你命的,你的这条命是师父给的,你就听师父的话,信师信法,师父就能为你做主。谁说了也不算,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吧。”过会儿,我对儿子说:“没有事,我没有事,坚决不做手术,走,赶快办理出院手续。”

儿子不放心,拿着片子又找了个专家,把我的情况详细的跟他说了一下,医生看完片子后说:“脊椎骨折、错位是事实,但不象脚粉碎性骨折那么严重,可以回家调养,两个月后,看看恢复情况,再决定是手术,还是不手术。”办理完出院手续,我们就回家了。

回家的第一天晚上,我浑身上下,疼痛难忍,彻夜未眠。我就不停的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第二天我就感觉没那么疼了。

在医院临走时,医生再三嘱咐,回家只能平躺,不能侧卧,儿子看着我,不让我动弹,只让我平躺着,生怕我身体吃亏,可我正念排除干扰,随便翻身、平躺侧卧都不觉的那么疼,就连肿的象个气球般的厚厚的脚背都没那么肿了。中午睡觉,恍惚中,觉的有人在安抚我那受伤的脚,醒来后,我问女儿:“你刚才抚摸我的脚了吗?”女儿说:“没有啊。”几天后,在一次似睡非睡时,我又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将我那受伤的脚拽来拽去、拍拍这、按按那的。我这才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给我接脚上的骨头呢。

回到家十多天时,我大便下不来,象小刀子割的似的疼痛难忍,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求求您,帮帮弟子,弟子知道有些地方没做好,请师父原谅。”接着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几遍后,很快大便就出来了,当时我就感动的流下了眼泪,由衷的感谢师父。

几天后,儿子打来电话问我:“这些天有过大便没有?”我说:“这些天一直没有大便,就昨天开始把积攒的大便全部排完了。”没等我说完,儿子说:“行了、行了,这下我终于放心了。”因为当时医生说:如果不动手术,大小便就怕下不来。

又过了几天,东家拿着一只鸽子、礼品和钱来看我,我跟他说:“俺炼功人不杀生,你把这鸽子拿回去放了吧。”东家说:“你不杀,我给你杀。”我说:“你还是拿回家放了吧,俺们炼功知道杀生不好,也不希望你做这事,你也跟大法受益,多积德。”最后东家把鸽子和钱拿走了。

过了几天,东家又来送钱,妻子只好拿着钱去他家送回去,对东家全家人说:“我们炼法轮大法,师父教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这钱俺是一分也不能要,你们别再送了,送去俺还会送回来的,只要你们知道大法好,俺们就欣慰。”他们全家人感激的说:“你们俩口子没白炼这法轮功,法轮功真好。”

到了四十多天后,我从一个不能下地活动的人,已经能骑着电动车去自家的大棚地里干一些轻活了。正如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一切都有师父在看护着弟子。

一次,我骑着电动车走在街上,街面上的人议论着,对我说:“是不是他们(东)家全部都给你包(治)了?”我说:“哪能那样,俺不是一般人,俺们是学法的,不能去讹别人的钱。”还有一个人说:“你们俩口的心是真好,不赖别人,如果换作别人,非得在医院住着不出来了,讹他点钱。”我说:“我们是炼功人,师父教我们做一个好人,如果不学法,我也不会这么对待他们的。”真的就象师父说的:“看热闹的人都觉的奇怪,这老太太怎么不讹他点钱呢,管他要钱。现在的人道德水准都发生扭曲了。”[3]

说来惭愧,作为一位大法老弟子,我竟然还没有戒掉烟酒,在这次提高中,我终于彻底的把烟酒戒掉了,这正是师父在法中所说的:“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4]。

我是一位实实在在的老农民,只是用最朴实简单的语言写下我的一点经历,我深深的懂得了“俺的命属于大法,俺只归大法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从近四米高处摔下 四十余天恢复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