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界的“精诚大医”——王仲宇


1995年王仲宇与中央大学教授创建了台湾第一个桥梁工程研究中心。

  
在台湾有这么一位“医生”,他不仅看病,还“算命”——专门算桥梁的寿命。他就是拥有28项专利发明、以“桥梁医生”自居的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土木系教授王仲宇。王仲宇参与创建了台湾第一所桥梁工程研究中心,20多年来他带领研究团队检测、监测台湾的桥梁健康状态,守护着台湾桥梁的安全。

为桥梁创办“诊所”
   
“这几年我在做两件事:教学生做医生,土木的医生。第二就是算命,算这个结构物能够活多久。”他这位“土木医生”为桥梁看病有四个步骤,“第一步是诊断存不存在损伤?有没有病?第二步诊断病在哪里?第三步诊断病有多严重?第四步诊断还能活多久,也就是‘算命’。”身型挺拔的王仲宇说起话来妙语如珠。
  
1995年王仲宇与数名中央大学教授创建了台湾第一个,也是截至目前唯一的桥梁工程研究中心。王仲宇还为交通部创建了台湾唯一的全国桥梁管理系统,对全台湾2.6万多座桥梁,进行资料建档与管理,不仅如此,每年台湾新建的任何一座桥梁,也都会由政府的管理单位上传资料到这个电脑系统里,这么完备的资料库,连国外的专家学者都羡慕。
  
“全世界很多桥梁专家学者听到我们所做的桥梁资料系统,都会流口水的,我们有很好的big data(大数据)。”王仲宇十分自豪地说。

“望、闻、问、切”,对桥梁“隔空把脉”
  
这位“桥梁医生”幽默地说,自己是个“小儿科医生”,因为他的“病人”不会说话、不会表达,必须给它点刺激,进行“非破坏检测”。他说:“于是,我用很多类似中医‘望、闻、问、切’的方式对结构进行诊断,我们现在练‘隔空把脉’!”
  
脑筋灵活、思维广阔的王仲宇毕业于成功大学土木工程学系,又在美国取得硕、博士学位。回台后,他任教于中央大学。他跨领域地将土木工程学与力学、机械、地球物理量测等结合起来,并发展出电脑模拟技术,“我结合了工程量测技术跟数值模拟技术,去了解结构系统的健康状态,我把它叫做‘土木工程的诊断学’。”
  
20多年来,他与学生做了大量的桥梁载重实验,他们发展出许多准确的计算模拟方式。他的研究深受肯定,因此接下台湾许多交通工程重要建教合作计划。
  
目前身兼中央大学灾害防治研究中心主任职务的王仲宇,还拥有28项专利发明。2009年至2011年,他获得中央大学教师绩优专利奖;2014年他以“结构物内钢筋尺寸检测装置”荣获台湾经济部智慧财产局“国家发明创作奖”。

修炼开智,将复杂问题简单化   
  
“我现在工作很愉快,很多研究方面的事情我觉得都不难。我们可以推敲一下用简单的方法,就可以做出来了。”繁重的教学与研究,对王仲宇而言,却是轻松惬意。他接着说:“也或许是我的师父给我开了智慧。”
  
王仲宇所说的师父就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2005年底,喜欢气功的王仲宇在同事的推荐下开始修炼法轮功。王仲宇对修炼有很多体会,他说:“‘修炼’,对个人心性修炼来说,就是看到‘内心的本质’,而对于我的教学与研究来说,就是让我看到‘工程问题的本质’。”回首炼功后10多年来的学术研究,他诚挚地说:“我很谢谢师父让我深刻认识‘粒子’的概念,让我因此了解我的工作及万事万物的本质!”“因为修炼,我创造很多发明,我会用一个修炼人,或是一个比较开放的思维去看很多事情。”王仲宇说。修炼后,境界提高了,思维随之而开阔。
  
“常常是那么多的专家学者做不出来的东西,你比他们聪明吗?也不见得,但是换一个角度或者站在比较高的位阶去看,去看到事情的本质,你才能够去对症下药,就可以四两拨千斤。”王仲宇道出了解决复杂问题的秘诀。

“桥梁医生”达到新境界
  
在修炼之前,王仲宇曾因为一项研究计划的争论,而冲到一名教授的办公室,拍桌抗议;他也曾为了争取政府或机关单位的研究计划而患得患失,“以前争斗心很强啊,没拿到计划很懊丧,担忧没被人家重用,没被人家看重。”他回忆道。
  
“修炼以后,我知道我的生命的意义跟目的在哪里。”修炼后,原本个性强势的王仲宇,眉宇间越发亲和与自信,他不再汲汲营营于学术名声与地位。他说:“一个教授学者若不是追求学术的名声、尊重、学术地位的话,他不会有学术热忱;但是修炼以后我变得不一样了,现在我做学术研究的目的,是要对社会有益的,是以无私服务的心态去做的。”
  
除了与研究团队继续守护台湾的桥梁安全,王仲宇还多次义务担任新唐人全世界华人传统武术大赛亚太地区的专案经理,推广中华传统文化。此外,他还是台湾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协会的理事长,在休闲之余,他奔赴各大学校园、机关团体演讲、主持会议,为海峡对岸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奔走,呼吁台湾民众关注这场迫害。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桥梁界的“精诚大医”——王仲宇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