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青春岁月在迫害中流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这么年轻漂亮,看起来挺善良的啊?怎么会被通缉呢?什么原因啊?”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的一些街道上、小区里、超市门口、乡村等,陆续出现了很多大幅的“悬赏通告”,中间还有一些女子的照片,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人们看着照片上年轻漂亮的女子,心里充满着疑惑,议论纷纷,在这个叫王志新的女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今,迁西县国保大队警察李绍峰、徐志刚、贾振生、东莲花院乡派出所警察、迁西城关派出所警察到当地居民王志新家、她的娘家、公爹家、她丈夫的单位等处,已经记不清多少次骚扰、威胁、恐吓、哄骗、欺诈了,他们用尽各种手段,在不出示相关证件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查询、非法检查私宅、非法审问等,王志新的家人因此而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

尤其过年前的几天,几个家庭又都被骚扰了一遍,甚至在腊月二十九的晚上十一点,国保大队贾振生等六、七个警察还闯入王志新的公爹家。警察们用尽了各种手段,目的是想逼家人交出王志新。家人们又害怕又无奈,他们也不知道王志新在哪里,他们也很想知道王志新过的好不好。

一、德才兼备,公认的好人

王志新,女,一九八二年二月出生于唐山市迁西县东莲花院乡西陆庄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除了种地,几乎没有其它生活来源。王志新的父亲一直有个心愿,希望子女考上大学,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有一个稳定的生活。为了实现这个愿望,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挣钱供孩子上学。父母付出无数努力,不畏辛苦,自己总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王志新对父母的辛苦看在眼里,从小就懂事、勤快、学习很努力。

大法洪传时期,经朋友介绍,王志新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被法轮功师父所讲的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吸引,她从此按着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事事为别人着想。无论是在家人亲朋及同学老师的眼里,她都是个聪明、善良、懂事的好孩子。从小学到大学她得到的“优秀三好学生”证书就有一摞子。

然后她顺利考上了大学,二零零五年毕业于河北理工大学,二零零六年经考试被招聘到新庄子乡政府工作。上班不到四年,就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并被提为办公室主任。她工作勤勤恳恳、尽职尽责,工作能力强,成绩突出,得到领导、同事们的好评与信任。在迁西县团县委组织的一次关于为家乡建设做贡献的演讲比赛中获奖。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她被推荐参加了迁西县“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在培训过程中即兴演讲,她演讲的也很成功,她也获得了培训班的“优秀毕业生”荣誉证书。

王志新的人品和工作能力令领导特别放心。她负责一部份财务工作,和资金打交道。她在处理财务问题上也一直按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不接受业务单位的超市卡和物品。在开发票时,业务单位想给她多写点,她总是淡然的回绝。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工作单位可以说是个佼佼者,也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二、突如其来的变故

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在事业和前途正顺利的时候,命运却突然来了一个大逆转。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海外明慧网曝光了一份中共“610”借上海世博会攻击法轮功的名为“宣讲提纲”的黑文件。警察怀疑王志新与曝光黑文件的事有关。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晚,迁西县国保大队徐志刚、施景珠、贾振生、王伟、汪娟,刑警大队王秀英等十几人闯入王志新家中,当时她没在家。警察在她家门外蹲了一夜后将她和丈夫一起绑架。她的家被抄了个底朝天,她的娘家也被抄。

“610”因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是江泽民犯罪集团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机构。二零一零年四月,这个机构借上海世博会之机,以《宣讲提纲》为题,发了一份黑文件,其内容全是造谣抹黑法轮功的。此文下发后,各级各地纷纷效仿之,阴谋在大陆掀起新的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四月底明慧网将此事曝光后。这份本来要求下发到各村的黑文件被连夜收回。

以迁西公安局国保大队、刑侦等组成的“专案组”成立,并有大笔专项资金。不仅如此,邪党中央、省、市专案组也纷纷来到迁西。

警察们开始了大撒网式的四处骚扰,超过百人被非法讯问,所有接触过此文件的人,全部被反复讯问。对曾经修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及家庭成员更是疯狂抓捕、刑讯逼供,用工作威胁。二零一零年五月,短短的几天内,近十人遭非法抓捕、抄家,其中包括:毛凤勇夫妇、陈红利、王志新夫妇、马银凤夫妇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一时间整个县城沸沸扬扬,人们纷纷议论:“公安又抓法轮功了”。其中毛凤勇夫妇被敲诈勒索五千元后回家,马银凤和王志新被非法拘禁和关押八个半月,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取保候审(《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并被强逼交五千元保证金。陈红利在警察们明知她与文件没有丝毫关系的情况下,被冤判四年,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到各种非人的折磨。

如此的疯狂,暴露的是其无法掩盖的末日恐慌。同时,不断的制造恐惧,目的是让民众在恐惧中屈服。

所有看过这个文件的人,包括当时的迁西县公安局副局长董君彪、以及各乡镇的领导,都心里非常清楚,这份文件中没有任何秘密。董君彪甚至根据文件的名字说: “《宣讲提纲》不就是要求宣讲嘛?不是传的越广越符合文件要求嘛?”

然而,在中共的统治下,一切不想让民众知道的事情都可以贴上“国家机密”的标签。大陆网友盘点一系列中国特色的“国家机密”:官员的贪污腐败是“国家机密”;贪官背后的女明星二奶是“国家机密”;毒奶粉事件是“国家机密”;矿难事故死亡数字是“国家机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国家机密”。这些所谓“国家机密”的背后,是无数的骇人黑幕。中共用“国家机密”打击中国百姓维护合法权益、寻求公正的行为。

三、被迫流离失所

王志新从小接触的环境,无论是家庭、学校、工作单位,周围的人都是互相善待、互相关心、文明礼让的。忽然遭到警察突如其来的绑架、几天几夜的连续审问,烟雾缭绕熏得让她喘不上气来的污浊的空气,警察的嘲笑、恐吓、诱骗,然后又被关进了看守所,被强迫穿上了囚服,被非法批准逮捕,阴森暗淡的监室,高高的围墙,恶犯随意侮辱人格,狱警不时搜身、搜监室,衣物、被褥等被扔的满地都是,巨大的反差让她一时难以承受,感觉就象掉进地狱一样。

被非法关押期间,几乎每天早、晚吃的都是面粥,连咸菜都没有;中午吃的是玉米面窝窝、馒头和菜汤,菜汤里沉淀的是泥沙和几片菜叶。她吃不进、喝不下,她的体重骤减近四十斤,原来一百二十斤,瘦得剩八十多斤,有人形容,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

八个半月的非人折磨,就象一场噩梦一样在她的脑中挥之不去。但庆幸的是,她终于回到了家中,回到了原单位继续工作。好在所谓一年的“取保期”也不知不觉过去了。而取保候审的保证金却没有退回来。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在所谓的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在她走出炼狱四百九十七天后,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迁西县检察院再次找到她,要求她重新做笔录。国保大队也再次加入了进来。因为十八大要召开了,因为又要所谓的“维稳”。

王志新说:“我被非法关押八个半月的名誉和精神损失费谁来赔偿,如果没有法律依据,只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对我施加压力,侵犯我的人权,我绝不配合你们的无理要求。”她面对反复骚扰,无奈的被迫采取回避的方式。

王志新的丈夫赵洪涛也不断的受到骚扰,赵洪涛说:“你们到底想干啥?为了找我媳妇,三番五次给我领导找麻烦干什么?现在我家的孩子没人看,家里老人没人照顾,真是搞得妻离子散,我媳妇到底犯了哪条法律?这样不依不饶?”检察院副院长韩国如先是说:“没事就是想见见面,了解一下情况。”后来又说:“上面有人盯着这个案子。”

无奈躲避的王志新,却又遭到非法“网上通缉”。从此王志新被逼走上了流离失所的道路。有家难回,孤苦无依,一切的艰难与对亲人的思念只能深埋在心里。不了解情况的人说,“王志新不好好上班”。好象这一切都是她的错。事实并非如此。王志新非常爱她的工作、事业,更爱她的家庭。她的家人和亲属多次找到过相关部门,询问为什么又要对王志新如此的不依不饶,得到的结果都是一些似是而非、冠冕堂皇的谎言。

银行柜员机前的那个晚上,王志新从虎口逃出之后,眼前一片茫然,偌大的中国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茫茫人海,漫漫黑夜,她要去哪里?家不能回,亲戚家不能去,在一片空旷无人的野地里她坐下来,刺骨的寒风吹透了衣服和她内心的苦不堪言交织在一起,她浑身打哆嗦,分不清是恐惧还是寒冷……

四、丈夫无辜遭难,被陷冤狱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晚八点,王志新抱着侥幸心理,大着胆约了丈夫赵洪涛一起去银行柜员机上取款,却不断被蹲坑的迁西县国保大队徐志刚等人发现,王志新奋力挣脱徐志刚紧紧抓住她的手,拼死逃了出来。他们气急败坏绑架了赵洪涛做“人质”,抢走银行卡。

家人不见了赵洪涛的下落,四处打听才知道他被徐志刚等人绑架后关进了看守所。家人找到徐志刚要求放人时,徐志刚恨恨的说:“让他媳妇换人,把他媳妇弄来就放赵洪涛。”徐志刚还扬言:“让他家年都过不好!”

徐志刚是铁了心的要报复王志新,非要把赵洪涛送进监狱不可。赵洪涛被非法批捕后,家人又到检察院要求放人时,案件责任人付连国、检察长郑金宽等说:“这事得找到他媳妇才能解决。”

对赵洪涛的非法庭审只是走过场,二十分钟即草草收场。法院对赵洪涛的判决书改写了三次,甚至判决书都已签字盖章,又在徐志刚的要求下改写。第一次判缓刑,徐志刚不同意,说必须得给判实刑;第二次,改判八个月,徐志刚还是不依不饶,说八个月,就进不了监狱了,在看守所再呆一段时间就够了;第三次,改判一年,徐志刚才罢休。而家人至今一直没看到过判决书。赵洪涛被劫持到河北省冀东管理局八监狱。

五、亲人的承受

◎高压恐惧中,婆婆含冤离世

王志新家原本和睦幸福,由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给家庭带来巨大的痛苦和魔难。她的婆婆修炼法轮大法身体非常健康,由于镇压法轮功后,剥夺信仰的权利,失去集体自由炼功环境,身体逐渐衰老,健康状况不好。

二零一零年五月,王志新遭到迁西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后,她的婆婆受到了极大的精神打击。当时孙女只有二十个月,家里没人照看孩子,只好住在姥姥家。她婆婆压力很大,后来卧床不起,由于长期在高压恐惧的环境下,精神压力太大,于二零一二年春离世。

◎金色的童年在失去母爱中度过

二零一零年王志新被非法绑架时,孩子不到两岁,由姥姥带着。天天和姥姥闹着找妈妈,孩子常常上火,拉不出大便。孩子有时吃东西的时候,吃着吃着就不吃了,姥姥问:“咋不吃了?” 她说:“给妈妈、爸爸留着。”她时常愣神想事,问她干啥呢?她说:“想爸爸、妈妈呢!”有时不吃饭和姥姥闹着非要找妈妈。看见别的小朋友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玩耍,享受天真快乐的童年,她都投去羡慕的眼眸。孩子伴随着魔难一天天成长。她期盼着一家的团圆,期盼有一天妈妈能接送自己上学,期望能和妈妈合影照一张照片。这一盼就是九年……

◎忧心忡忡的父母

自从王志新大学毕业上班后,辛苦操劳一辈子的父母真为女儿感到高兴,这个懂事、孝顺的女儿一直是父母的骄傲。这风云突变的事实,简直让老人难以承受。“儿行千里母担忧”。王志新的母亲想女儿了就看女儿的照片,照片带她进入美好的回忆,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曾经的欢声笑语,什么时候还能回来?……她总是在无人的地方偷偷的抹眼泪,头上增了许多白发,再加上当时孩子小,看孩子、干农活,真是“有苦说不尽,有泪流不完”。

她父亲总想把痛苦埋在心底,怕不理解的人看笑话,事实是无法掩饰的。他父亲的脸上时常挂着忧愁,眼里带着淡淡的泪痕,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心不落体,心总是悬着”。常常在睡梦中惊醒。生怕中共高悬的屠刀落在自己女儿头上。逢年过节的时候 ,老人的心里更是堆满了痛苦和惆怅。一个个月圆人难圆的八月十五;一个个爆竹声声除旧岁的大年三十,在思念女儿的伤痛中度过。二零一九年的这个新年,六、七个警察在农历腊月二十九还去王志新的娘家骚扰,对于这伤痕累累、年过花甲的老人无疑是雪上加霜。因为在这之前他们已经恐吓、威胁过老人多次了。

六、再掀波澜 背后的罪魁若隐若现

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今,近三个月来,警察们无数次的骚扰、威胁、诱骗王志新的家人,甚至在腊月二十九深夜闯入家中。警察们用尽了各种手段,家人们的生活受到严重的骚扰,担心、烦恼又无奈,家人们也不知道王志新在哪里,他们也很想知道王志新过的好不好。

悬赏通告贴了很多,通告中把无任何犯罪行为的王志新污蔑为“刑拘在逃”。本地的网络公众号不知情的把这事当作新闻报道了出来,消息通过网络迅速传播,家人们接到本地的、外地的亲友们的询问电话,他们感到非常震惊,那个他们所熟悉的那么美好的女孩,到底遭遇了什么?家人们压力很大。而国保大队的警察仍不放过她的家人,依然进行各种骚扰、威胁。

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在王志新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中共江氏一伙把这个本来有着大好前程、好学上进的年轻女子,这个手无寸铁的守法公民,迫害到有家难回、居无定所还不罢休。

警察们嚣张的背后,是“610”这个非法机构的秘密指挥。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和二十九日两天,重庆市酉阳县法院对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律师们惊奇地发现,酉阳县公安局、检察院对其中三名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立案。律师当即指出公检法违法,要求立即停止审理三位法轮功学员,并予以释放。公诉人无法回答律师的质询,辩称“有手续”。当晚,酉阳县“610”补做了一个“立案补充说明”,于四月二十九日在法庭出示。律师质问:“610”是个什么玩意儿?是办案机关?有决定立案资格吗?它出具的东西有什么法律效力?面对律师一连串的质问,公诉人低头不语,无言以对。

“610” ,通常称为“610”办公室,是个什么玩意儿?对于这个问题,恐怕当今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都回答不出来,即使听说过,也勉强知道是和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有关,但它具体隶属哪里,如何运作,则全然不晓。 “610”是江泽民因为妒嫉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多,出于一己之私,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专门成立了这个类似于纳粹盖世太保和中央文革小组的非法组织。近二十年来,“610”作为江泽民一手打造的迫害法轮功的指挥中心,直接受命于江泽民,不仅成为超越党政、公安、司法等一切国家机构之上的第二权力中央,它有着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的、超越公检法运行的权力,可以随意操纵司法,所犯罪行也是触目惊心,罄竹难书。就是因为“610”,它使公检法、劳教所、监狱构成一条龙的犯罪链,整个司法系统沦为高度浓缩的犯罪系统。只要“610”依然存在,中国的法治就不可能实现。

从去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今的近三个月的时间,正是人们欢天喜地过大年的这段时间。然而这个年,对于王志新的这些家人来说,实在是太糟糕了!

七、漂泊中的坚贞

一个和谐温馨的家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支离破碎。曾经衣食无忧,没有经过风霜雨打、在赞扬声中长大的年轻女子,突然间承受这么多压力;曾经的幸福、爱情、亲情、荣誉、工作、名利等等,一切都被剥夺了……

为了躲避不法人员的迫害,为了不连累其他家人,她断绝了和家人的联系。寒冷和饥饿是她首先要对付的难题。那个冬天对她来说如此的寒冷,整个世界似乎都变的冰冷。终于找到一个容身之处,没有暖气,也没有炉子,寒冷时时包围着她。能找到的吃的东西只有一点挂面和食盐,没有一点菜叶和油腥,日复一日,只有这一种食物来充饥。她吃了很长时间。吃得她嘴里没味,后来再吃时就会感到恶心,时间长了,越来越难以下咽。为了能让自己咽下去,她就选择在最饿的时候去吃。后来好心人给了她一瓶油和一些酸菜。用酸菜做出来的煮挂面,对当时的她来说简直是美味佳肴。

生活上的寒酸只是她痛苦的一小部分,她更多的牵挂着被劫持为“人质”的丈夫、年幼的孩子。她常常思索着,自己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是个按“真、善、忍”做的好人,犯罪和自己挂不上钩,为什么邪党不依不饶的加害她? 她丈夫也是个诚实、忠厚的好人,为什么无罪却被冤判?为什么中共要镇压法轮功?《九评共产党》一书给了她完整的解释,因为中共历次的运动土改、反右、文革,都是整人、害人的历史,她只是千千万万个受害者之一。

岁月无情,王志新的青春岁月浸满了泪水和苦涩。谁又能让时光倒流,还给她失去的幸福;谁又能让凋零的花再次盛开;谁又能填补孩子曾经失去的母爱;谁又能让老人的白发变黑,皱纹减少;谁能抚平无数个伤痕累累的心灵。这些年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给无数法轮功学员带来苦难,有的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迫害致死、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给无数家庭带来了罄竹难书的悲剧。

无数个不眠之夜,无数次感觉走投无路,不知未来在哪里、不知下一步怎么走时,痛苦中,她想起《转法轮》书中的一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于是她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天无绝人之路,无论多难,咬紧牙关,一定要撑下去!真、善、忍的法理开启着她尘封已久的佛性,指引着她走在一条修心向善、返本归真的路上。她深知如果选择妥协,就会有“正常”的生活,如果坚持信仰,就要面临各种压力和无法预测的魔难。她选择了真理和良知。

现在法轮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与地区,《转法轮》一书已被翻译成四十种文字,真理之光照亮了亿万向善者的心田。法轮功洪传世界的盛况,证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彻底失败,任何谎言与暴力都改变不了人们对真、善、忍的坚定信仰,更无法阻挡真理在世间的洪扬。她知道自己是对的。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漂泊的生活中,她所经历的痛苦是语言无法表达的。过着最底层民众的生活,还要遭人耻笑和侮辱……在这摔摔打打的魔难中,她渐渐的心胸宽广了,不在乎自己的处境了,也不去感受那些痛苦和辛酸了,变得乐观豁达,变得坚强自信,现在的她脸上时常带着平静祥和。

邪党的暴力和谎言对广大法轮功学员根本无能为力,迫害只不过是给国人制造苦难,给迫害者增加罪行,以待天惩!如今中共恶贯满盈,败象尽显,所剩时日屈指可数。摆脱中共邪灵的束缚,抛弃中共,看清自己真正要走的路,回归自己善良的本性,才不辜负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的无私付出与巨大承受,才能获得救度,步入真正的美好人生。

王志新没有错。呼吁有关当局:“无条件撤案,恢复王志新的正常工作和一切合法权益。赔偿她的经济损失。”一切有违公义的行为,不要再施加到她及她的家人身上!所有参与迫害无辜的人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和正义的审判及天理的惩罚!也恳请所有正义之士伸出援手!

河北迁西迫害王志新的主要责任人:

付国强,迁西县公安局主管副局长,原旧城乡派出所所长。据说他企图借对迫害王志新来巩固自己的职位,也是这次迫害王志新的“专案组”的两个负责人之一。

李绍峰,自二零一二年起,任迁西县国保大队队长,此“专案组”另一负责人。曾任迁西县罗家屯镇派出所所长。老家是迁西县兴城镇救驾岭村,妻子在迁西金厂峪金矿医院工作。多次亲自上门骚扰王志新的家人。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对王志新的悬赏通告中的所谓的 “李警官”即是此人。

贾振生,迁西国保大队警察,中等个,遵化口音。曾是迁西县刑侦大队警员。二零一一年,曾参与迫害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李秀凤(被迫害致死)。贾振生一直不遗余力的参与了自二零一零年至今迫害王志新的全过程。二零一零年,与徐志刚等人一起对王志新绑架、抄家、非法审讯、欺骗王志新做假口供。二零一二年又与徐志刚一起骚扰王志新的丈夫赵洪涛。自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今,多次到王志新的娘家、公爹家骚扰。腊月二十九晚上十一点,贾振生等六七个警察闯入王志新的公爹家非法查看。悬赏通告中所谓的“贾警官”即是此人。悬赏通告贴出后,继续到王志新的娘家上门骚扰。

徐志刚,迁西县国保大队警察。老家迁西县新集镇后峪村,家住迁西县公安局家属院(喜峰中路安心苑小区)6单元1楼1611室。妻子没有工作。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津西钢铁集团工作,二儿子在迁西县交警队。自一九九九年起,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耍小聪明,经常表现的比谁都关心和理解被迫害者,又下狠手打法轮功学员,或使诡计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说自己明白法轮功好、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表示同情、理解,并以帮助法轮功学员为名捞钱。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过程中,签名时不写自己的名字。对国内国外的法轮功学员多次谎称自己已经不在国保大队了。

王国军,迁西县第六任“610”主任。曾是县公安局警察,后调入县政法委,2016年1月起任防范办(610)主任。2017年5月初,王国军因在县委组织部和县委防范办工作期间,违规多领取公安系统特有的警衔津贴、执勤津贴等,被党内警告。

迁西县公安局:
公安局长兼迁西县副县长 贾宝忠
主管副局长 付国强 13832983612 宅电5689811
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8616029
国保大队长 李绍峰 13832988248 宅电5623455、
国保大队警察 贾振生13832984373
国保大队警察 徐志刚 13832988349 宅电5669029
防范办(610)主任 王国军 13832983632 办电 5612334 宅电 5689866

唐山区号:0315 唐山迁西邮编:064300
迁西县政法委书记 张怀良
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尹秀瑛
国保大队其他警察
施景珠13832987016
汪娟(女)18832989623
张士柱15630557935
王玮13832984264
赵金宏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九年青春岁月在迫害中流逝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