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中共的叽歪 《人民公敌》考卷满分(多图)




德国话剧《人民公敌》是挪威著名剧作家亨利·易卜生1882年的作品,剧情在中国大陆更具时效。



德国话剧《人民公敌》深受各国观众的喜爱。

【人民报消息】德国邵宾纳(Schaubuhne Berlin)剧院的话剧《人民公敌》今年 9 月 6 日至 8 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公演,9月13、14日两天在南京江苏大剧院上演。但是在北京的演出一波三折,而南京的演出干脆取消。

《人民公敌》到底厉害在哪里,触动了中共的哪根神经?

《人民公敌》故事简介

《人民公敌》是挪威著名剧作家亨利·易卜生1882年的作品。1881年易卜生创作了一个名为《幽灵》的剧本,剧中提及梅毒,被公众视为猥亵。这是个非常具有讽刺意义的事件,也就是人可以淫乱、可以得梅毒,但不许有人说出来,不许公开加以指责。

由于《幽灵》挑战了维多利亚时代的道德观,于是引起争议,第二年易卜生创作了《人民公敌》这个剧来回应公众对《幽灵》的反对声音。

故事发生于挪威一个沿海小镇,托马斯·斯托克曼(Thomas Stockmann)是一名很受欢迎的医生,他和担任市长的哥哥共同负责在小镇发展温泉浴场的计划。小镇投资了一笔为数甚大的资金支持发展,而众人亦预计具医疗价值的温泉浴场可以带来旅客,而且令小镇大大兴旺,故浴场对维护小镇声誉非常重视。

然而,当温泉浴场在经济方面开始渐露曙光时,斯托克曼医生发现市内的制革厂污染温泉的水源,而且引致旅客患上严重的疾病。他认为这个重要发现是自己对小镇最大的贡献,于是将一份详细的报告发送给市长哥哥,报告里包括一份解决问题的建议书,但建议会令小镇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

斯托克曼想不到这么好的建议却得不到市政府的重视,其原因是他只想到人们的健康,但市政府想到的是披露真相会破坏小镇的经济,所以他们不愿意向公众公布事件和解决问题。冲突发生了,市长警告他的弟弟,劝他应该让自己服从大部份人的想法,赚钱要紧。但斯托克曼拒绝这种不道德的做法,并举行市民大会想说服市民支持关闭温泉浴场。

希望浴场会给小镇带来财富的市民拒绝接受斯托克曼的说法,甚至那些曾经支持他的朋友和盟友,亦转而反对他。斯托克曼被市民奚落和指责,甚至被人斥责为疯子,于是这位真正为他人着想的好心人被指责为「人民公敌」。

斯托克曼表示,在对与错之间,个人比容易被煽动的大众更有判断力。易卜生在剧本中借斯托克曼的嘴说出:「世上最强的人,就是那个最孤立的人。」这说明,136年前,人类的道德就已经堕落了。

在剧本完成后,易卜生写信给他在哥本哈根的出版商说:「我仍不肯定我应称它为喜剧还是正剧。它可能具有很多喜剧的特性,但它亦是基于一个严肃的理念写成。」

随着人类社会道德的下滑,话剧《人民公敌》越来越得到广泛的共鸣。《人民公敌》这个话剧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在演出过程中,演员走下舞台,与观众互动,使观众有机会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这种方式在中共统治区是绝对不允许的。

《人民公敌》在北京上演的曲折故事

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上周在北京上演易卜生的话剧《人民公敌》,遭到审查,要求立即按照北京的意思修改。在北京三天连演三场,每场之后,都被北京责令修改。而且原订9月 13 日及 14 日的南京场已经取消。

《人民公敌》讲述医生斯托克曼发现环境污染背后的丑闻,决定将真相刊登于报纸上告诉公众,但过程中却遭到自己的哥哥、市政府、记者与出版商的百般阻扰。

邵宾纳剧院这个版本由托马斯· 欧思特玛雅(Thomas Ostermeier)执导,他的一大特色是会在演出之时邀请观众表明自己立场,是否支持斯托克曼医生将水源污染的真相公诸于世。

剧院执行总监维特(Tobias Veit)强调,「至今每一次表演都会包括演员与观众间的对话」。

9月6日首场原版剧作(未经删除)演出中,现场与观众的互动对话部份场面劲爆,成为中国群众表达心声的机会。观众纷纷向台上演员高喊「因为我们希望有言论自由」、「因为中国的媒体也不讲真话」、「因为我们政府一样不负责任」,剧场内其他观众也随即控诉中共审查制度、媒体造假、掩盖环境污染真相等,表达对社会现况的不满。持续长达15分钟。甚至有观众说:「这里也有人被消灭。」

邵宾纳剧团执行总监托比亚斯·维特(Tobias Veit)表示,这「让我们惊讶得无语」。

此情况触动官方神经,首演结束当晚,国家大剧院官员便召开紧急会议,与维特商讨至清晨四点半,要求剧团删掉所有演员与观众对话的部份。隔天该节目更忽然停止售票数小时。最终剧团为了能顺利进行接下来的两场演出,在不违背作品原意的前提下作出改动。

「我不想就这样让我的观众回家,有必要让他们知道这里有些东西不见了。」 维特说道。

于是,剧团在7日(周五)的第二场表演中加入了新的一幕。主角斯托克曼说道:「这里本来应该有一场与大家的对话,但是......」他望向身旁张大了嘴的演员继续说:「但编辑先生没有声音了。」同样地,当晚依旧有观众按捺不住,吶喊:「为了个人的权利!为了自由!」

演出结束后,北京官方又来威胁他们,要么不演,要么取消演员与观众互动。于是,周六最后一场演出,互动那一幕改为六名演员全部沉默不语地在舞台上不停走动。

即使这样,原定在南京的两场演出仍被突然取消。原因是该话剧与观众互动的部份突破了中共言论管制的红线。德国外交部对此表示遗憾,并说德国驻华使馆9月12日已告知中共文化部他们的相关立场。

据《新京报》12日报导,德国邵宾纳剧院的话剧《人民公敌》原定9月13、14日两天在南京江苏大剧院上演,但从10日开始,剧院网站上就无法购买门票。剧院票务中心表示,已经开始通知购票观众退票。

当被问及演出取消原因时,票务中心称是「因舞台技术原因」。

一般演出与剧场签约的前提,首先是舞台技术要满足演出的要求。南京方面没有说明是什么舞台技术问题令演出已经售票,却在开演前突然被取消。此外,中国社交媒体上大量对《人民公敌》演出的评论都遭屏蔽和删除。

一名观众表示:「一百年前的这出戏,却让我看到了今日的中国。」

掐着脖子强迫你热爱那个不爱你的裆




9月3日人民日报头版全是习近平的新闻。

相比之下,9月3日中共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头版的排版有些疯狂。除了「习近平」之外,看不到别人,让人看了忍俊不已。

整版一共11个小新闻,都是习近平接见非洲领导人的消息,全版只有一张图片,还是习近平接见南非新总统。

掐着脖子强迫你热爱你所不爱的,好在那份报纸只有各单位的党组织才会订阅。

海南省三亚市一位网友7月19日在一个微信群组里说了一句「习猪头最近怎么样了,好几年没看新闻联播了」,8月20日被三亚市公安局天涯分局以「公然侮辱他人」传唤调查,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罚款五百元。

还有怪事,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北京非要送给马克思的德国出生地一个6米高的巨型雕像,雕像不是习近平,是马克思。人家不要,北京强送。

这次,德国人把一个挪威著名剧作家136年前创作的话剧送到中国大陆来了,结果就因为观众与演员互动火爆,就不让人家总监睡觉,找人家叽叽歪歪至清晨四点半,白天再接着叽歪,也就是让把最出彩儿的互动那场戏删除,不许中国观众现场发表感想。

北京折腾完了,剧团去了南京,那里找出一个辄来,南京的剧院方以技术原因为理由取消了演出。他们说舞台机械设备出了故障,修不好。还让德国剧团到现场看了一下。剧团执行总监维特建议说,就算没有舞台设备,临时做一些调整也可以演出。但剧院方面还是说不行。

「这是官方给出的说法,」维特说,「我们当然可以大致推测,这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1882年易卜生創作这个剧时,中共还没有建立呢,但南京方面依然奉旨取消了演出,强迫观众退票。

这说明,中共知道自己不是个东西。(文/喻梅)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人民报悲惨中共的叽歪 《人民公敌》考卷满分(多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