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猪身一边蛇身 于生铭记三生

文/杜若

明朝重臣于谦的后代子孙中有一于生,此人寂寂无闻,为人诚实,做事务实专心,而且很有口德,从不随便乱讲,也不说不好的话。

可是于生有一个癖好,即便是盛夏酷热的天气,他也不当众宽衣解带。更别说像别人一样下河洗浴,解解暑气了。每次沐浴时,于生一定会严严实实地将自己关起来,众人都觉得他实在太奇怪了。

有一天,于生在昭庆寺僧房洗浴,同行的同学蔡生有意戏弄他,悄悄地隔着门窗偷视。赫然看见于生的两腋之间,肌肤只有寸许。更令人惊悚的是,他的左边是猪身,右边是蛇身,猪鬛清晰可见,蛇麟也一目了然。

蔡生惊恐地大叫起来,于生知道此事已泄漏,瞒不住他人了,哭着对蔡生说:“这是我的三生罪业,至今历历在目,难以忘怀。起初,我转世为猪,对自己的托生非常憎恶。临死之时,遭棍打刀杀,又下汤火,但神识终是没有离去。继而转生为蟒蛇,盘卧在岩穴下,自己都觉得面目狰狞可恶,所以时常掩藏。苦于饥饿,尽管百虫荤腥,又带着甲壳,我也是一吞而尽。因为太饿,想吃的愿望越来越重,又吞食大鸟。我想到自己不断杀生,没有终了,于是发誓只喝水。但是转念又一想,蟒蛇毒涎入水会杀死鱼蚌,世人误饮也一样会杀人。我慨然叹道:‘为了活命就得杀生,何不选择死呢?’遂即调头回山,卧在烈日之下曝晒身亡。在地府,冥官对我说:‘你有人性,看重别的生命,舍弃自己的生命,应当救拔你转生为人。’”

蔡生听完这番话,惊悚地立在原地,目瞪口呆,久久才回过神儿来。后来,蔡生将此事诉于李九来,由此传录下来。康熙时期的内阁中书、清朝毗陵诗派代表诗人陈玉璂在他的《学文堂集》中记录了这件事情。

陈玉璂在文中评述说:“轮回果报,本是佛家说法,我向来不愿去说,阅读《太平广记》等著作,发现里面记载许多这样的事例,我也不很相信。但这件事情是李九来亲自从他的朋友那儿得知的,没有任何可质疑的。畜类因不嗜杀得以转生为人,同理,人要嗜杀也将不会得到人身。”

在后续的评述中,陈玉璂还记述了一则人转生为畜的实例:

金坛有一巨姓之人,某日死了,死的时候,在百里以外,一户农家的母牛正好生下一头小牛。农家看见牛犊的肚下毛色很怪,仔细一看原来写着巨公的姓名,众人大吃一惊。

后来,巨公之子听说此事,将牛犊买了回去,将其安置在另一房舍,使其安然终老。巨公的亲戚也都非常相信巨公转生成牛犊。

陈玉璂说:“自古以来,天下有不少乱臣贼子,人间的律法未必能将他们一网打尽,绳之以法,以致有不少人侥幸逃脱。但对于冥冥之中的果报,无论人如何想方设法企图逃脱罪责,即便想贿赂也无处可施,想找人疏通斡旋也无济于事。所以因果之报,能匡助国法,在律法无法施展到的地方鼎力相助,以特殊的方式教化民心。”

(来源:《虞初新志.钱塘于生三世事记》卷11)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一边猪身一边蛇身 于生铭记三生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