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村民开车撞死强拆官员幕后真相

【大纪元2019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日前,河南漯河市郾城区小李庄棚改项目发生一村民开车撞死拆迁官员血案,当地知情村民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该事件的真相。

据大陆媒体消息,7月3日凌晨,该项目指挥部组织工作人员50余人,对小李庄王恩忠的房屋进行拆除,过程中,王恩忠的儿子(王某)驾驶丰田家用轿车(车牌号豫LW**188)疯狂驶来,撞向指挥部工作人员所在方位,郑少华、龚奇、李树旗急闪躲开,胡华东(区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也是事发拆迁片区包片负责人)躲闪不及被车撞上当场身亡,王某受伤被送医。

知情村民透露事件真相

当地一位知情村民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事件发生时的一些情况。

事件发生在7月3日凌晨2时许,一百余名身着黑色统一服装全副武装的“保安”将王恩忠家团团围住,当时只有王恩忠和妻子在家里,结果两人被这些保安强行架到车上,分别用两辆车将他们绑架到不同的地方。

这位知情村民还透露,王恩忠的妻子被绑架时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任何物品都没有带。

记者联系到当事人王恩忠,他向记者证实他自己在凌晨2点多被一帮人绑架,将他扔到十公里以外的一高速路口路边,之后他的妻子被另一辆车拉到集市乡,妻子还被打伤,现在卧床不起。夫妇俩是在当日早上5时许回到家里,才知道出事了,他们至今没有见到儿子的面,仅听说被警方拘留。

王恩忠的房子现在被强拆了一层,还有一层未被拆除。

王恩忠表示,他们被绑架之后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无所知,目前家里人精神状态都处于崩溃边缘,不愿意多谈及此事。

知情村民还向记者透露,事件发生时虽然有数十名村民在现场,但是由于拆迁,王恩忠与其他几家周边都用铁皮围了起来,仅仅有一个狭窄的路口可以进出,事发时路口被层层保安封锁,村民只能在外面,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王某赶到现场时,由于唯一的路口被封锁,只有开车才能冲进自家房子处,车子冲过关卡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名拆迁官员如何死亡的,不得而知,现场的一个监控摄像头事发后被当地政府取走。

图中亮点为王恩忠家附近的监控,事发后被政府人员取走。(受访者提供)

另一位村民则向记者表示,事件发生后的3点多,他闻讯后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开车往现场赶,到达现场后眼前看到的是王某的车子停在高处的废墟上面,车子已经被撞坏,昏迷不醒的王某被急救人员从车里抬出来,放在担架上,地上还有一具尸体,那些黑衣保安早已不见踪影,直至早上6时许,王某被送往医院,那具尸体也被运走。

7月3日,河南漯河市郾城区小李庄棚改项目发生一村民开车撞死拆迁官员血案。图为事发现场。(受访者提供)
7月3日,河南漯河市郾城区小李庄棚改项目发生一村民开车撞死拆迁官员血案。图为事发现场。(受访者提供)

村民说:“王某是否开车撞死官员,没有任何证据与线索,政府说你撞死人就是撞死人,老百姓没有公理可讲。”

据了解,王某30多岁,生前曾在房管局工作,后来分流在建委一下属单位,是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他的妻子与他在同一个单位,家中一儿一女,儿子3岁多,女儿才三个月大。

村民透露,小李庄拆迁共有443户,王恩忠家是第441户,目前还有两户未被强拆。而在6月30日凌晨4时许,村民应翠荣和李财生家被强拆(下面的视频为当时的现场情况),李财生夫妇(已六七十岁)被打伤,现在仍然住院中。

6月30日凌晨4时许,村民应翠荣家遭遇强拆,应翠荣在废墟旁搭建棚子居住。(受访者提供)
6月30日凌晨4时许,村民应翠荣家遭遇强拆,应翠荣在废墟旁搭建棚子居住。(受访者提供)
6月30日凌晨4时许,村民应翠荣家遭遇强拆,应翠荣在废墟旁搭建棚子居住。(受访者提供)
6月30日凌晨4时许,村民应翠荣家遭强拆。(受访者提供)
6月30日凌晨4时许,村民应翠荣家遭遇强拆,应翠荣在废墟旁搭建棚子居住。(受访者提供)

应翠荣在遭遇强拆之后欲跳河以死抗议强拆,被好心人拦下。而李财生家是第三次被强拆,第一次强拆是在2017年6月17日,当时夫妇两人也被打伤,强拆后李财生将区政府告上法院,目前案件仍然在审理中。第二次是今年6月21日中午,夫妇两人与三四百名强拆人员僵持2个小时,最后在警察的制止下强拆才停止。

还有村民透露,王恩忠家也不是第一次遭遇强拆,今年6月21日中午也经历了一次,当时也是被警察制止下来(下面的视频与图片是当时的现场情况)。

今年6月21日,王恩忠家遭遇的一次强拆,当时是被警察制止下来。(受访者提供)
今年6月21日,王恩忠家遭遇的一次强拆,当时是被警察制止下来。(受访者提供)

小李庄多年暴力强拆 赔偿不公 民不聊生

小李庄地处漯河市黄金地段,郾城区泰山路与黄河路交叉口,官网显示,“小李庄城中村改造工程项目”总投资20亿元,拟建成总建筑面积45万平方米的房地产项目。

村民陈先生表示,该项目始于2015年,当时是前任村长(现已因一起人命案被抓起来)与开发商勾结,从中谋利,2010年该村长已对村中所有的房屋进行了面积测量,当时根本未提及拆迁事宜,至2015年村民未曾料到,当时的测量成为了现在拆迁赔偿面积计算标准。

陈先生说:“当时村长首先带头把自己家的房子给拆了,拆了之后拿钱去你家,去我家,多给你几万块钱,你们走人,所以出现了阴阳帐,现在明面上的帐都很合理,但是实际上不合理。”

“赔偿每家都不一样,听说有的与村长关系近,或者手中握有村长把柄的村民能赔两套房子之外,还有几百万元的赔偿,普通村民只能获得两套房子,二十余万元。”

陈先生的家于2015年11月被强拆,两套安置房至今未见踪影,他家仅仅拿到了包括过渡费在内的20余万元赔偿。当时强拆根本没有人跟他们家谈判,强拆前一天一位女村民转达村长的话,声称他家在第二天要强拆,让他们把东西都收拾好。

据了解,最后强拆的应翠荣、李财生、王恩忠等几家没有获得任何赔偿与安置。

有村民表示,拆迁赔偿价格为每平方米1370元,目前在建的安置房已出售完毕,每平方米12,000元,村民何时能够进驻安置房仍然是未知数。

陈先生还说:“几年来,开发商找一些地痞流氓,天天晚上砸你家门窗玻璃,断电断水,要么就是半夜回去晚了,在路上被人打一顿,还有往村家门前泼粪等。”

多年来的暴力强拆,发生过多次伤人事件,2017年2月12日,一李姓兄弟遭黑社会人员用砍刀、钢筋棍袭击,兄弟中一人被砍成重伤。

小李庄的村民也多次上访,甚至进京上访,但是都无济于事,村民现在敢怒不敢言,民不聊生。#

责任编辑:孙芸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大纪元河南村民开车撞死强拆官员幕后真相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