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转化” 中共广泛使用“熬鹰”酷刑


“熬鹰”,就是不让鹰睡觉,熬着它,经过五、六天不让它眨眼的折磨,使它极度困乏,从而驯服它。如果把“熬鹰”这种手段用来折磨人,就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目的是要摧毁受刑人的意志。

大连律师、法轮功学员王永航被非法判刑7年,曾遭受熬鹰酷刑。他写道:“熬鹰持续大约六天之后,我眼前不断出现幻觉,开始还能分清哪是幻觉、哪是现实,后来就分不清了。一天,我的大脑出现了真正的空白,我非常努力去思考、回忆,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甚至连自己是谁、是否曾经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想不起来,一种巨大的恐惧使我精神立即崩溃。”

“据后来犯人描述,当时我大喊大叫着站起来,手铐挣脱开。他们用事先准备好的布条把我捆绑在老虎凳上,嘴里塞上布团。这时,我知道他们是用这种熬鹰的方式把我折磨疯。我不怕死,但我怕疯。疯了,他们会造谣,嫁祸于我的信仰。”

中共监狱、劳教所的警察普遍用“熬鹰”的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企图使他们放弃信仰,北京新安劳教所一名警察说:“我们就是用对付间谍的办法使你精神崩溃后转化。”

美国哈佛医学院精神科学教授J. Allan Hobson在《睡眠》一书中写道,人若5到10天没有睡眠,大脑会失去各方面的功能,并且开始产生幻听和幻觉。

上海法轮功学员蓝兵,2001年9月被徐汇公安分局非法抓捕。 非法审讯期间,公安不让蓝兵睡觉,用强光长时间照射他,进行刑讯逼供,像车轮战一样不让他休息,整整7天7夜。最后蓝兵在昏迷的状态下被抬到徐汇区看守所,扔在水泥地上,蓝兵在水泥地上睡了3天后才苏醒过来。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李秀珍在济南监狱遭迫害期间,狱警们曾连续28天基本上不让李秀珍睡觉。李秀珍实在睁不开眼,狱警就用胶带纸粘在眼眶周围,上下拉扯。而在山东潍坊劳教所,狱警为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睡眠,竟然采取用手指弹眼球、用湿毛巾抽打眼睛的方式进行折磨。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强制“转化” 中共广泛使用“熬鹰”酷刑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