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湖南尘肺工友深圳市政府维权 官方让步

【大纪元2018年1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11月7日湖南尘肺工友经历了警方催泪弹、辣椒弹及暴力驱赶后,仍坚守在深圳市政府门前维权,深圳官方不得不退让,8日上午安排四名相关领导与工友代表进行谈判。

据现场工友李先生向大纪元介绍,8日上午11点左右,工友代表和深圳市政府及社保局官员进行新一轮谈判,双方讨论的重点是对尘肺病工友的赔偿数额。

李先生表示,上午的谈判一会就结束了,估计晚上还会继续谈。李先生还失望表示,谈判没起什么作用、官方也拿不出什么具体方案来。

他说,工友的要求其实很简单,“我们就是希望按广东省深圳市现有的法律、法规,我们应该享受的国家待遇来给我们赔偿。”现在深圳官方仅仅是给这个工友两万、给那个工友三万随便打发。

他介绍,这批维权的湖南尘肺工友全部是在深圳爆破公司干活的,维权行动是从去年10月开始的,到现在整整一年了。该行业在深圳有28家爆破公司,80%都是私人企业,工人的安全防护设施都很差劲。

而石头中主要元素是二氧化硅,一包水泥中40%是二氧化硅,肺部吸入二氧化硅后一定时间就开始恶化。

他强调,得了尘肺病是无药可救的,根据恶化的轻重程度科分为一期、二期、三期。定性三期了,活不过五年;二期的病人也只能活十年至十五年。

双方冲突 警方扔催泪弹、辣椒弹

此前一天(7日)下午2点,来自湖南莱阳、桑植、泪罗的三百多尘肺工友及其家属们就从临时居住的“深圳市人才园”向市政府方向游行,边走边高呼口号“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看病!深圳不作为!”

整个游行过程,一直有深圳警方在一旁监视,但并未阻拦。4点多,他们就开始在深圳市政府前广场静坐抗议,并要求市长出面进行对话。如果当天没有结果,他们就在市政府门前过夜。

但到晚上8点半左右,深圳警方对尘肺工友及家属进行拍摄,有家属拒绝并碰到了警方的执法记录仪,随后警察施暴将其踢到在地,于是双方发生冲突。

李先生介绍,现场工友被逼急了跟警方干起来了,先后两次冲破警方的人墙想往市政府里冲,警方先向工友和家属扔催泪弹,后一次则扔辣椒弹。

“催泪弹让人喘不过气、想呕吐,但辣椒弹就更厉害了,打到人脸上,眼睛都看不到了,感觉火烧般的疼痛。我们有二十多个受害人受伤,十多个用救护车送到医院救治。”

尽管遭到警方的暴力打压,但大批工友及家属仍坚守现场维权。现场工友们眼见冲突后仍然没有领导前来对话,就有几十名工友家属情绪激动地爬上高台,意图集体自杀。

直到午夜12点,市政府的信访局长出面跟工友们进行对话,但工友代表认为该部门不够权限决定赔偿的条款,因此拒绝再谈判,于是凌晨二点结束对话。

深圳官方让步,决定第二天由市政府、社保部门等四名领导出面与工友代表会谈。

尘肺病定性二期后公司甩锅社保不管

现场维权的刘先生向大纪元介绍,自从08年开始他一直在深圳一家爆破公司打工,公司和他已向社保局购买9年的综合人身保险,每月支付8百多元,共缴纳9万多元保险费。

去年底他传出染尘肺病的消息后,公司就不再给他安排工作,但也没有出具解聘书,因此他认为自己应该还是公司的员工,“最起码伙食费得给我发吧,但也没给我。”

“深圳的公安局有我在这家公司从08年开始的审计表等备案纪录,但现在公司和社保局都不承认我的职业病。他说:“我现在主要精力是跑上跑下到处维权。社保局是政府的机构,应该保障的公民的合法权益,就该负责赔偿。”

刘先生强调,“我是爆破公司的工程师,跟炸药、石头打交道,现场要具体操作的,这个工种本身就可以证明我的尘肺病跟职业有关。职业病是长期的劳作造成的。”#

责任编辑:高静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大纪元300湖南尘肺工友深圳市政府维权 官方让步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