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内地肉菜含“超级恶菌”港专家呼吁正视(图)

研究发现大陆及供港肉菜样本中含有“超级恶菌”mcr-1基因,抗药性极强无药可治。
研究发现大陆及供港肉菜样本中含有“超级恶菌”mcr-1基因,抗药性极强无药可治。(图片来源:Wikipedia)

【看中国2017年12月6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香港理工大学公布一项研究调查结果,发现香港超市及街市出售的肉类、蔬菜、豆腐等整体样本中有42%查出“超级恶菌”mcr-1的细菌基因,当中肉类含“超级恶菌”的样本高达52%。学者认为,香港食品不少是从内地进口,指内地滥用抗生素情况严重,且广泛用于畜牧业中,促使抗药恶菌出现。

逾半深圳及供港肉类样本验出mcr-1

苹果日报》报导,理工大学应用生物及化学科技学系副教授陈声主导的这项研究,近日在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下的期刊《Eurosurveillance》发表。研究主要为研究大陆供港食品安全,并于2015年底至2016年5月在深圳及香港的超市、街市、摊档等抽取1371个未煮熟的食物样本化验,并分为肉类(猪、牛、羊、鸡)及其他(蔬菜、豆腐等)2大类。

研究发现,在香港抽取的517个样本当中,215个被验出带有mcr-1基因的细菌,比率高达42%,当中376个肉类样本更有196个被验出含mcr-1,比率高达52%;而深圳的样本中则整体有29%含有mcr-1,但肉类含mcr-1的比率则高达65%,情况并不乐观。

陈声表示,研究中并没有提及香港的食品样本是否原产自大陆,但自己认为有关“超级恶菌”是从内地传入的说法“并不出奇”,因为供港食品来源大多来自大陆。陈亦指出,目前医学研究发现部分“超级恶菌”基因并不能用高温破坏,即使把食物彻底煮熟仍未能杀死细菌,存有感染风险,因此医学界亦在加紧研发新型抗生素。

浸会大学生物学系教授黄焕忠表示,香港不少食品都是从大陆进口,不排除“超级恶菌”的出现与大陆滥用抗生素有关。

超强抗药性 无药可治

俗称“超级恶菌”基因的mcr-1基因是一种变异基因,通常在极常见的大肠杆菌中出现。“超级恶菌”mcr-1比起被称为“末日恶菌”的ndm-1更具抗药性,医学界目前用以对付“末日恶菌”ndm-1的最后防线抗生素“多粘菌素”(Colistin),在“超级恶菌”mcr-1上的效用极微,因此感染mcr-1基本上可谓“无药可医”。

所谓的“超级恶菌”mcr-1并不存在于特定细菌中,任何细菌经过抗药反应变异后都可能带有mcr-1,变成一种目前无药物可以杀死的细菌。以带有mcr-1的大肠杆菌为例,感染者起初可能会有腹泻、呕吐等病征,随后慢慢恶化,出现炎症甚至严重并发症。

大陆农场滥用抗生素 食用动物带菌情况严重

早于2015年12月,华南农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及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就曾联合进行一项针对mcr-1的研究,研究团队在2011至2014年间在广东、广西、湖南及江西的屠场收集了804个猪肉样本,当中近21%中找到mcr-1基因;另在广州30个街市及27个超市中抽取的523个猪肉及鸡肉样本中有15%验出mcr-1基因。研究亦反映,在3年间,含mcr-1基因的肉类样本显著增多,到了2014年,分别有28%鸡肉及22.3%猪肉带有mcr-1基因。直到上述2016年中完成的研究中,肉类含mcr-1基因的样本已经超过50%,反映肉类带有超级抗药性细菌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严峻。

此外,该研究亦发现在广东及浙江省2所大学医院、共1322个病人中,有16个人被验出了体内含有带mcr-1抗药基因的大肠杆菌或肺炎克雷伯氏菌。研究分析指出,有关情况反映恶菌基因“或已从食用动物上广泛散播并传播至人类”。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被视为人类对抗恶菌的最后防线抗生素“多粘菌素”(Colistin),目前在大陆正广泛使用在畜牧业上,向食用动物大量投放,以防止其“生病”。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形容,“多粘菌素”(Colistin)过往很少用在病人身上,而近年出现的“末日恶菌”ndm-1病人都需要以“多粘菌素”抗生素治疗,目前仅香港每年就有逾千病人需要靠“多粘菌素”保命,但mcr-1的威力,连ndm-1都“望尘莫及”。

何亦提出了可以预防感染的措施,包括在处理生肉后彻底洗手、清洗处理过生肉的器具、定期以漂白水或消毒药水消毒洗碗布、彻底煮熟肉类才进食,并且不要让家中的宠物进食生肉,以防其排泄物中带有恶菌并传播。

研究亦指出,医学界目前亦在加紧研发新型抗生素,不过近年来抗生素发展迟缓,远远追不上细菌变异速度,部分新出现的抗药性恶菌甚至不为人所知。事实上,人体有一定药物承受力,抗生素药物的威力越强,其所带有的一定毒性也会更强,过度依赖及滥用抗生素的情况将对人类健康构成极大威胁。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来自内地肉菜含“超级恶菌”港专家呼吁正视(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