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优秀教师张福明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张福明,女,70多岁,重庆市江津区石门镇中心校退休教师。张福明曾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乡村教师做出积极贡献”的荣誉证书。

张福明修炼法轮大法后,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修心向善。但是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张福明多年被当地邪党人员骚扰、迫害。

2010年,张福明因发了8个神韵光盘,被江津区公安局非法抄家,后被非法拘留5天。石门镇政府扣发张福明4个月工资。

2011年1月,石门镇综治办主任赵祥就给张福明打电话,要张福明写“三书”、录像、每月写“思想汇报”。张福明不配合,给赵祥讲真相,赵祥根本不听。后来每月几次打电话骚扰张福明。因为没找到本人,于是决定上门绑架张福明。

2011年7月20日,赵祥、刘高、熊芳、罗苹苹就来到江津区610办公室。610的邱纯飞、黄艳对他们分工训练如何迫害张福明。一切策划好了,第二天早晨5点钟,就到张福明楼下守候。

邻居们知道张福明炼法轮功,是好人,打电话告诉她不要下楼。张福明于是不能出门。到中午,那些人把张福明的妹夫叫来,骗开了门,一窝蜂的闯进去,把张福明绑架到江津津都鼎苑洗脑班非法关押9天9夜。

那些人把张福明搞成所谓的“重点人物”,赵祥把张福明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退休的简历以及张福明的家庭关系都搞的清清楚楚。当时在洗脑班610只有邱纯飞、黄艳2人,人手不够,就把政法委的陈强、袁伟弄来协助,4人不分昼夜轮流值班,不让张福明有喘息的机会,完全没有人身自由。

特别是邱纯飞最恶,天天象泼妇一样攻击谩骂。张福明承受不住,怕判刑,就签了字。9月份,才恢复工资。后来,可能怀疑张福明做资料,黄艳、赵祥以“要录像”为借口又要抓人,张福明就离家出走2个月。走后当地照样有人发资料,那些人才打消了抓张福明的念头。

2015年,张福明参与了诉江,2016年3月2日,学校书记、校长就打电话:“张福明老师,你因诉江被从3月起停发工资了。本来年前就叫停的,过年了我们觉的不好,就从3月起停。是610叫教委停的。”

2017年3月20日早上,国保支队陈权、刘军和一女警共坐一辆黑车。他们在“三道拐”处监视法轮功学员冯宗玉。一会儿张福明路过此地,冯拿了两本周刊给张。当时俩人就被绑架到几江派出所。这次张福明被关洗脑班12天,扣工资4个月。法轮功学员冯宗玉被关洗脑班10天,非法拘留15天迫害致死,死时81岁。因为错过医疗期,病情恶化,加之非法关押期间生活极差,并且受到严重迫害,老人含冤而死。

2019年3月13日,张福明因给人讲真相被江津区南城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拘留15天。

张福明共被抄家3次,抄走一些大法书籍,师父法像2张,手机5台,播音器5个,大法资料无数。


下面详细列出参与迫害的人员:
1:王建模,男,50多岁。电话13594615650。
此人肥胖,身高1米7左右,原任江津区公安局国保队长,现任公安局二科政委兼行动组组长。非法抄张福明家那天,王建模脖子上挂一方牌子,说是手续。非法拘留张福明那天,破口大骂脏话。

2:陈伟,男,公安局国保人员。由于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陈伟才40多岁就老态龙钟,已秃顶,肥胖,走路都摇摇摆摆的。他把张福明强行押到拘留所,强行叫张福明签字,强行抽血验血,强行验指纹,强行搜身,连手表、钥匙都收走了的。

3:陈权,男,国保支队长。
此人特别邪恶,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几乎都有他。而且面面俱到,没有翻不到的,现场一片狼藉,跟土匪没什么两样。

4:邱纯飞,男,41岁。原610头目,现调先锋镇。电话13883693589。此人瘦小,1米6左右。2011年,绑架张福明他是主角,组织训练罗苹苹、熊芳以及整个迫害的策划全是他;两次下令停发工资也是他。邱还亲自编写诽谤法轮功的小册子发送到各乡镇综治办主任手里,再发到街道、农村。邱纯飞的恶行殃及他父亲死亡,人们说邱纯飞早就该遭恶报了。

5:黄艳,原610主任,女,41岁,1米6左右,现调组织部。电话13996352818。
黄艳伙同邱纯飞编写小册子,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传遍了江津各乡镇、街道和社区。物管收水电气费时都人手发一本。危害极大。

6:何秀鸿,男,现610主任,出生地江津石蟆镇。妻子无工作,有一儿一女,女儿才两三岁。
此人特别邪恶。2017年3月江津被绑架20多个法轮功学员,每人都被勒索100元一天。何秀鸿扬言:“我转化的最多,不转化就判刑!”他软硬兼施,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骂大法,必须写“三书”,不写先拘留15天,再关看守所1年,再判刑4年。

2017年3月25日上午,何秀鸿用“厕所吊死了人”来吓唬张福明,想从精神上打垮她。他讲:“几年前就在厕所吊死了一个教师,是德感的。”张问:“为什么吊死?”他答:“可能承受不住吧。”张又问:“用什么吊的?”他答:“用布带带吊死的。”张再问:“姓什么?”不答。

后了解到:那个教师是江津德感镇的,姓曾。

7:熊芳,女,50多岁,石门街道办综治员,电话18223093318。

8:曾祥兵,离婚后再婚的女人,50多岁,石门街道居委会主任。她嘲笑张福明炼法轮功,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儿子宋秋;现任丈夫鸿中富,石门镇武装部长,已退居二线。

9:罗苹苹,石门镇永安村委会成员,女,33岁,电话13110124882。
赵祥因讲法律讲真相讲不过张福明,就把罗苹苹调到综治办对付张福明,因罗是成都某校法律系毕业的。据说石门镇政府为迫害张福明专门成立了“反对×教委员会”。

10:程绪权,原石门中心校校长,现调永安小学。男,50多岁,矮个瘦小,电话15086840598。
他出“反对×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考题,全镇教师必答,而且是江津唯一的学校这样做。他还上交了3盘神韵光盘。他号召组织支部开会研究,安排副校长汪华伍写上报黑材料。张福明打电话给他讲真相,刚开口他就破口大骂:“我是书记兼校长,谁跟你法轮功搞在一起!”就挂了电话。

程绪权迫害张福明首先征求他的心腹曹勇的意见,曹说:“该上报!”结果曹勇遭恶报,于2011年1月患心肌梗塞,在江津中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年仅47岁。

程妻罗传芳,石门中心小学教师。程女儿程秋静,公务员。

11:叶兴荣,退休的学校书记,男,60多岁,电话15902399334.他在所谓的支部会上发言最积极,叫汪华伍一定要写好黑材料。叶兴荣妻子叫苟国芹,石门中心校退休教师,电话15922681969。

12:付荣,男,50多岁,石门中心校教办主任,电话13996089346.镇政府每次开会迫害张福明他都是主角之一。扣张福明4个月工资,出谋划策都有他。他在教师会上宣传说:“张福明又被扣工资啦!”给他讲真相也不听,反而肆无忌惮地说:“你不是我单位的人……!”

13:王振国,男,50多岁,国保警察,跟随陈权抄张福明的家。

14:刘高,男,54岁,电话13508300391.他原是石门镇副镇长,分管政法委工作。他多次组织开会迫害张福明,指挥赵祥骚扰张福明。现已退居二线。刘高妻子曹琴,无工作。

15:赵祥,男,54岁,电话13883772552.(023)47374110(办)。他是石门综治办主任,迫害法轮功的黑干将,石门街上造谣、污蔑、诽谤法轮功的标语都是他干的。本来石门还有10个炼法轮功的,他去挨家挨户强行叫签字不炼了。赵祥三次结婚,三次离婚;道德败坏,在外淫乱。赵祥的恶行殃及家人,其母亲张义芳变的疯疯癫癫的。张义芳天天到保安那儿吵闹,说她什么东西都被偷了,保安和居民都很烦她,最后只好把房子卖了搬了家。张义芳2017年死亡。

赵祥父亲赵福华,70多岁,退休前任江津朱羊镇党委书记,现住江津东城半岛明珠C—2栋2-5。

16:汪华伍,男,50多岁,电话13996154625.原石门中心校副校长。

叶兴荣和程绪权安排汪华伍写黑材料的事被法轮功学员知道了,他们以为汪泄了密,就把汪调到村小工作,实际是降了职。

17:王丽苹,离异的女人,50多岁,电话13896117968.现任江津大什字居委会主任,原任江津小什字居委会主任。她在绑架张福明前几天就派黄兴兰等人轮流跟踪、监控张。她还搞大型展板污蔑、诽谤法轮功。

王丽苹有一个儿子,无工作。

18:汤俊峰,江津西城小学教师,女,40多岁,电话15922668487.,举报人,上交1张真相光盘给派出所。

丈夫刘远明,江津菜市小学教师。

19:张清贵,石门派出所警察。他和其他警察一起到张福明老家一个队一个队的调查,看哪些人参加过法轮功,结果一个也没有。张清贵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于2015年4月得癌症死亡。

妻子王真初,无业。大儿子张然,在外打工。小儿子张治元在俄罗斯留学,钢琴专业。

20:邹开均,男,国保警察。长期监控张福明,向穆超恒汇报情况。

21:刘军,国保警察,离异单身。

2017年3月20日早上,国保支队陈权、刘军和一女警共坐一辆黑车。他们在“三道拐”处监视法轮功学员冯宗玉。一会儿张福明路过此地,冯拿了两本周刊给张。当时俩人就被绑架到几江派出所。这次张福明被关洗脑班12天,扣工资4个月。法轮功学员冯宗玉被关洗脑班10天,非法拘留15天迫害致死,死时81岁。因为错过医疗期,病情恶化,加之非法关押期间生活极差,并且受到严重迫害,老人含冤而死。

22:秦大超,男,30多岁。610人员。

2017年3月江津关押20多个法轮功学员,何秀鸿与秦大超是主要负责人。因分地关押,何秀鸿不在时就由秦大超负责。他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光盘,还搞训话、转化等。

23:夏先进,男,50多岁,江津蔡家人。

他自称:从2008年起就全职在江津津都鼎苑洗脑班帮助610搞转化工作,每天工资100元。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小屋里,解手要按门铃,经夏先进允许,他来开门才能出去。何秀鸿与秦大超忙不过来时,就交给夏先进管,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光盘。他还记载法轮功学员每天的情况,向何秀鸿汇报。

洗脑班大厅有3个大酒坛,直径约40厘米,高约1米。里面是上好的高粱酒泡的大枣等补品,花的是公款。夏先进每天喝酒,不用付钱。

24:杨兵,男,40多岁,江津蔡家人。负责洗脑班守门。

25:王红,女,49岁,小学生,江津蔡家人,在洗脑班搞转化工作。

26:王达群,女,60岁,江津龙门镇罗坝燕坝人,在洗脑班搞转化工作。

27:陈翔,男,政法委人员,电话13668019129.他协助610搞转化工作。

28:丁贤春,男,50多岁,石门镇李家村委书记。2011年带领警察张清贵调查张福明。丁贤春遭恶报被关监狱2年。 妻子:何平。 女儿:丁一。

29:吴治江,男,70岁,村民,上交3张真相光盘给派出所。
妻子:苏承会。 女儿:吴平。

30:张光红(别名张蓝一),女,50多岁,江津五中教师,上交1张真相光盘给派出所。 其父张华六,退休教师,70多岁。

31:张成,男,40多岁,石门派出所警察,警号202320.3次到张福明家照相,并叫张福明签字。

32:么佳威,男,40多岁,石门派出所警察,警号202544.1次到张福明家照相,在洗脑班强迫张福明签字。

33:韩毅,男,50多岁,现任江津小什字居委会主任,电话13883307998.他接刘高3包黑材料,听从刘高安排严管张福明。每次张福明受迫害他都在,3次抄家韩毅都安排居委会人员参加。今年受610指使把张福明控在家中15天,而且还叫刘晓会、姚蓉等4人全天监控。只要张福明一出门,姚蓉就跟踪到底,工资50元一天。

34:刘晓会,女,50多岁,江津小什字居委会人员,电话13000313028.她今年4月带领3个捡垃圾的人,从早上8点到晚上12点都在张福明家门守着,不让张出门,出门就跟踪到底。

35:姚蓉,女,约40多岁,捡垃圾的,电话13996236240。

36:廖德元,男,70多岁,退休工人,住江津黄荆街幸福村5单元3-1.妻子杨永书,无业。夫妻二人受上面指派监控张福明。

37:龚兴华,男,50岁左右,江津南城派出所所长,电话13527323666。

今年3月13日,张福明在花海处讲真相,发了一个护身符,结果被举报到南城派出所。张在录口供时不配合、不签字,晚上要关铁笼子,也不配合。本来江津公安局定拘留5天,结果南城派出所改成15天。张福明绝食抗议两天,身体出现不适,国保陈权依然带去抄家。抄家时张福明出现休克,叫来120抢救。人刚醒过来就被陈权押回南城派出所,南城派出所又非法拘押6个多小时。

在派出所的晚上,4个协警轮流看守。由于张福明使劲反抗不进铁笼子,就被控制在高椅子上。门窗大敞着,大风大雨,人又饿又冷。请他们关一下门窗,没人同意,每人都玩手机。有的把声音开得象电视一样大,吵得人不能休息。跟他们讲真相,没人听。参与迫害的南城派出所警察:梁签,唐江飞,刘忠成,袁欣,苏小利(女),张然(女)。

张福明被送到拘留所时,血都抽不出来了,人也走不稳了。开头几天都吃不下饭。拘留所警察、所长给南城派出所打电话,叫他们给打钱过来买奶吃,因张福明的钱包、背包都被他们扣留。南城派出所回答:“张福明不配合就不给打钱!”结果张福明只有靠葡萄糖水维持生命。

38:龚胜,男,40岁左右,南城派出所刑侦警察。迫害张福明一案的承办人。

39:谭红军,男,49岁,江津拘留所警察。
张福明进拘留所的第二天早上,谭大骂张福明不服管理,从此开始严管。他自称专门去培训过半年,意思对法轮功迫害很有一套。

40:王娟,女,40多岁,江津拘留所警察。协助迫害张福明。

41:喻少文,男,50岁左右,住江津黄荆街幸福村4单元6-4,电话15923070299. 儿子在西城中学读初中,女儿才3岁多。

喻少文受上面的安排,电脑近距离(约50米)监控张福明,因国保多年来一直在查找做资料的人。2017年10月18日开始,到2018年7月结束,从早上8点监控到晚上12点。其家每晚灯火通明,寝室、客厅、厨房、阳台、厕所灯都开得很亮。全小区影响极坏,因老弱病残的晚上起夜看了亮光,回头睡不着。小区人都议论:“开小点不行吗?开那么多灯干什么!”也有的说:“开那么多灯,开那么亮不怕多交电费?”其实他们不知道那是花的公款。

42:徐宇,男,江津教委书记。
他配合610,指令下面的学校书记、校长扣法轮功学员工资。2017年江津10多个教师被扣工资,都是4个月以上。其中张福明、李远奇等被扣两次。

43:王祖明,男,江津教委科室人员,接受徐宇安排具体负责扣法轮功学员工资。

44:刘增怀,女,60多岁,几江街道办事处退休人员。此人长期迫害法轮功,只要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基本都有她。抄张福明家时全是她抄的,连墙上贴的“真、善、忍”几个大字都抄走了的,说是“证据”。

江津邮编402260。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重庆优秀教师张福明遭受的迫害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