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丈夫走出绝症的日子

文/大陆来稿

21年前,我30岁,在滚滚的红尘中努力拼搏,拉关系调动工作。终于,丈夫调入了一个好单位,我也准备着从教育部门调入市电业局,我们还有了一个聪明活泼的儿子。同龄人对我们羡慕不已。

然而,人生变幻无常,那年春天,29岁的丈夫在北京协和医院被检查出身患恶性肿瘤。确诊的那一刻,我的精神几乎崩溃,背着丈夫失声痛哭。被无神论灌输洗脑的我,在大难临头时,还是把希望寄托于神佛,求助神佛帮助我丈夫摆脱病痛的折磨。

在北京大约呆了五个月,那时我只要抽出时间,大清早就会跑到雍和宫烧香磕头,每次我都是第一个赶到,耐心地等着和尚开门。進了庙,我给佛像磕头,给那些念经的和尚磕头,不知磕了多少头。

从北京回到家后,一边治疗一边四处占卜算卦,但丈夫的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治病需要大笔的钱,我到处借,恨不得给人跪下求助。亲戚预测着即将发生的不幸,担忧我的偿还能力,不敢借钱给我,我就到银行抵押楼房贷款。借来的钱,去北京复查一次买完药后就花光了,回到家两手空空。我绝望至极,看不到希望和出路。

亲人将在病痛中死亡的恐惧和威胁越来越真实。很多人劝我,不要再借钱治病,保守治疗吧,要为儿子坚强地活下去,把身体搞垮了,孩子怎么办。但是,我不想为省钱而保守治疗,一边四处奔波,继续为他寻医治疗,一边祈求神明的帮助。

也许是巨难中我虔诚的心感动了上苍,老天派人来给我们指了一条生路。有一天,一个学生家长到我家,对我说:“你丈夫那个小病啊,在法轮功面前什么都不是,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劝我修炼法轮功。我想试试看,但丈夫不相信:哪有这么神奇?我自己也怀疑:连名家医院都治不了了,炼功就能治好?

可从这位家长的口气和坚定的眼神里,我有那么一点点儿信,于是我劝丈夫:“试试看吧。”

我先开始看书炼功。当时我只看了几页《转法轮》,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便深深吸引了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有病有灾有是非,知道了人应该怎样活着。

特别是短短几天的炼功,我的身体就有奇特的感受:我能感觉到有法轮在我头部、手掌心、腹部快速的旋转,正转九次,反转九次,这是实实在在的亲身体验;夜晚走路,看到绚丽的法轮在我身旁飞旋;听到了另外时空美妙的音乐……

我亲自见证和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对大法信服得五体投地,决定劝丈夫修炼法轮功。

记得那天晚上,满脸愁容的丈夫坐在床上,看着专心致志玩过家家的孩子,流着泪对我说: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以后才能照顾好孩子。还说:“我也不怕死,以后呢,你再成个家,就是这孩子太小了,我死了以后,他太可怜了。”说着就抽泣起来。我流着泪劝丈夫:“既然放不下孩子,为了孩子,你就炼炼法轮功吧。”就这样丈夫答应炼功了。

修炼法轮大法仅仅半个月,丈夫复发的肿瘤就消失了,身体神奇康复,他能吃能喝,很快能正常上班了。全家人喜出望外。当然也不用再去北京复查了。一天孩子问我:“妈妈,爸爸怎么还不长混合瘤啊,长了混合瘤,咱们再去北京玩啊!”孩子的话让在场的人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面对真实的一切,我惊喜之余,更多的是震撼,感叹着自己咋这么有福气,有幸与大法结缘。

很多人都知道了我丈夫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起死回生的奇迹,当时政府机关、检察院、热力站、防疫站、学校等企事业单位的很多人,都到我家来听我丈夫绝处逢生的故事,我家每天都沉浸在欢声笑语中。身边修炼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奶奶、爸爸、妈妈、姐姐、妹妹,婆婆、婶婆婆、小姑子、小叔子等以及每家的孩子先后都走入了大法修炼。全家上下对大法和师父感恩不尽。

直到现在,丈夫的身体非常健康,20多年了没有吃过一粒药,单位从上到下都知道,是法轮大法救了他,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我和丈夫修炼还不足十个月,迫害就开始了。我被单位无理开除,又被非法关入监牢。苦难中,我没有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儿子、儿媳现在也走入了修炼!

走过魔难,走过风雨,终于见到了雨后美丽的彩虹和灿烂的阳光。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陪伴丈夫走出绝症的日子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