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工程师 断“乙肝”获重生

文/舒慧

王忠明先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重庆中冶赛迪工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受聘“中青年专家”。

苦难童年

1965年8月,王忠明出生于四川合川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他在家排行老小,两个哥哥都比他大十多岁。王忠明出生后不久文革爆发,父母被关进牛棚,哥哥们相继失学。因无人照料,襁褓中的他不得不跟着当知青的大哥下乡,寄养在当地一农民家中。幼年时,他每到周末都会跟着高度近视的父亲走上二十多里路,为了能见到被关牛棚的母亲。他十岁那年,父亲忧郁成疾去世了,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他们家才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青年才子梦断“乙肝”

艰苦的环境,淳朴的家风,造就了王忠明善良朴实的性格。他从小聪明好学,成绩优秀。后来考入重庆大学,因成绩优异被学校保送读研;1989年研究生毕业后,他来到了以从事科研与工程技术为主的重庆钢铁设计研究院(中冶赛迪的前身)工作。

正当意气风发的人生小船准备扬帆起航时,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才做工一个月的他被查出得了乙肝,并被告知:医学上还没找到治疗乙肝的特效药。这一闷击,让这个年轻人所有的人生理想、远大抱负瞬间灰飞烟灭。乙肝,这个推不开、扔不掉的怪病,从此缠上了他。

肝脏不好,脾胃也不好,吃不下东西,身体消瘦、头晕、恶心、黄疸、牙龈出血等。因为身体虚弱得太厉害,连鸡都不敢吃;因为体力不支,每晚8点就睡觉。最糟糕的是每隔一年就要住一次院,七年间先后住了三次医院。为了治病,他寻遍了西医、中医、偏方、气功,什么都试过,结果一无所获。尤其令他心酸的是,因为这个病,他结婚多年也不敢要孩子。

有一次王忠明发病联系不到床位,只好回合川老家住院,回来后住院费报销不了。无奈之下,他母亲给院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谈到儿子的病,工薪家庭的经济状况,以及儿子因健康问题不能努力工作的无奈。住院费被批准报销了,院领导也因此知道:单位来了一个病号叫王忠明。

重生

这种无望的日子一直持续了近八年,直到1996年初,王忠明出差上海有缘学了法轮功。没学多长时间,他的身体就有了很明显的变化:乙肝症状不知不觉中没了,精力也渐渐充沛起来了。几个月后,他回到重庆,家人发现他整个人就像换了一个似的,那个精、气、神,用脱胎换骨来形容都不夸张。“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功师父太伟大了!”在亲朋好友的惊呼和祝贺声中,全家终于结束了那段困苦的日子。

病好了,王忠明的生活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1997年,孩子出生了,聪明又健康。王忠明也因工作成绩突出,品行好,得到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的高度赞誉,连续四年被评为院级先进个人、双文明个人等。那时介绍他先进事迹的大照片海报就贴在研究院大门口的宣传栏中。

王忠明是中冶赛迪的“中青年专家”,部门技术骨干。工作中他不负众望,在宝钢、湛江钢铁、越南河静、巴西、马来关丹等一系列国内外重大工程项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他从不居功。有时厂家为推销产品找到他,给红包,送礼物等,他都按照“真、善、忍”的心性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拒收或退回。对方不理解,担心是否被另眼相看了,王忠明就告诉他:“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不符合真善忍的事情我们不能做。”

1998年10月,妻子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夫妻同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夫妻和睦,婆媳融洽,一家人其乐融融。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高级工程师 断“乙肝”获重生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