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牟尼论马

文/程实

有一天,释迦牟尼佛坐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里,出去托钵的弟子们陆陆续续地回到精舍,一个个威仪具足,神态安详。弟子们静静地走到水池旁边,洗去沾在脚上的尘土,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坐具上,等待佛陀的开示。

佛陀结金刚座,慈祥地讲道:“世界上有四种马:第一种是良马,主人为牠配上马鞍,套上辔头,牠能日行千里,快速如流星。尤其可贵的是,当主人一扬起鞭子,牠一见到鞭影,便知道主人的心意,迟速缓急,前进后退,都能够揣度得恰到好处,不差毫厘。这是能够明察秋毫的第一等良马。

第二种是好马,当主人的鞭子抽过来的时候.牠看到鞭影,不能马上警觉。但是等鞭子扫到了马尾的毛端时,牠也能知道主人的意思,奔驰飞跃,也算得上是反应灵敏、矫健善走的好马。

第三种是庸马,不管主人多少次扬起鞭子,牠见到鞭影,不但毫无反应,甚至皮鞭如雨点地抽打在牠的皮毛上,牠都无动于衷,反映迟钝。等到主人动了怒气,鞭棍交加打在牠的肉躯上,牠才能开始察觉,顺着主人的命令奔跑,这是后知后觉的庸马。

第四种是驽马,主人扬鞭之时,牠视若未睹;鞭棍抽打在皮肉上,牠仍毫无知觉。直至主人盛怒之极,双腿夹紧马鞍两侧的铁锥,霎时痛刺骨髓,皮肉溃烂,牠才如梦方醒,放足狂奔,这是愚劣无知、冥顽不化的驽马。”

佛陀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下来,眼光柔和地扫视着众弟子,继续用庄严而平和的声音说:“弟子们!这四种马好比四种不同根器的众生。第一种人,听闻世间有无常变异的现象,生命有殒落生灭的情境,便能悚然警惕,奋起精进,努力创造崭新的生命。好比第一等良马,看到鞭影就知道向前奔跑,不必等到死亡的鞭子抽打在身上,而丧身失命,后悔莫及。

第二种人,看到世间的花开花落,月圆月缺,看到生命的起起落落,无常侵逼,也能及时鞭策自己,不敢懈怠。他好比第二等好马,鞭子才打在皮毛上,便知道放足驰骋。

第三种人,看到自己的亲族好友经历死亡的煎熬,肉身即灭,看到颠沛困顿的人生,目睹骨肉离别的痛苦,才开始忧怖惊惧,善待生命。他们好比第三等庸马,非要受到鞭杖的切肤之痛才能幡然省悟。

而第四种人,当自己病魔侵身,四大离散,如风前残烛的时候,才悔恨当初没有及时努力,在世上空走了一回。他们好比第四等驽马,受到彻骨彻髓的剧痛才知道奔跑。然而,一切都为时过晚了。”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释迦牟尼论马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