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告密 习近平到底担心害怕什么(图)




习近平国事访问法国时连走路都困难,让马克龙诧异。



成了「一尊」,习近平连面相都变了,习仲勋不会想到曾最憨厚的儿子变成这样。

【人民报消息】中共十八大,2012年11月习近平当政,还曾说过「三尺头上有神灵」,2016年习被捧为「习核心」。任何人都很难过捧杀这一关,于是想毁掉习近平的人就开始拼命吹捧他,让习近平真觉得自己是个什么人物,开始轻飘飘,开始享受权力,开始怕丢掉权力。2017年十九大刚过,习近平率领政治局全体新常委去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发毒誓,要把命交给共产邪灵。他以为只不过嘴皮子上下一吧嗒而已。但就这一吧嗒,命就真的交给了共产邪灵。转过年的三月两会,习近平把国家主席两届任期改为无限期,国家副主席也改为无限期。习近平把沦为普通党员的王岐山提拔到国家副主席的位置,这样习近平的生命就危机了。因为他一出事,王岐山就会理所当然的成了无限期的国家主席,而王岐山在习近平第一任期内是中纪委书记,是专门整治党官的,当时官场有传言「宁见阎王,不见老王」。

近期,习近平拿着发言稿都能念错了,近日去法国的国事访问,连走红地毯都步履艰难,起坐都得用手支撑,毫无疑义,习近平的身体发生了问题。原因在哪里?有人怀疑是被下了毒。那习近平一定要严查。

但不知谁出的馊主意,没有查对习近平二心者,反倒鼓励高校学生举报老师。老师能夺习近平的位子吗?不少人怀疑习的脑子进水了。

另外,习近平受父亲习仲勋冤案的连累,13岁时就被揪斗到中央党校的台上戴铁帽子,后来他偷跑回家,对妈妈齐心说饿坏了,但是妈妈没有给他做饭,而是立即冒着大雨去检举儿子。习近平得知后,在二姐和小弟弟面前伤心的流下了眼泪,然后饿着肚子逃走了。

当然,习近平知道,不是妈妈心狠,而是怕别人会去举报,就自己主动去举报了。我们相信,这段刻骨铭心的感受,习近平终身都不会忘记,但是,现在,当他拥有权力的时候,又开始在全国刮起告密风。

让我们看看下面的这些新闻:

清华学生举报老师「反党违宪」

据BBC报导,一名清大学生3月25日发表公开信《雾霾天气可能缓解》,向该校纪委和党委举报思政课老师吕嘉有「反党违宪」的言行。

举报学生称,在核查吕嘉的思政课「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的全套课件后,认为其课堂言论背离马列主义,涉嫌「反党违宪」;公开宣扬主观唯心主义和二元论,宣传宗教文化;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科学社会主义;以及反对公有制等。

据报导,这些举报老师的学生领有报酬,「官方名称」叫做「学生教学信息员」,是中共在各校的耳目。

美国《纽约时报》报导,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被撤职停课。许章润在手机短讯中说,清华大学的几名官员3月25日命令他停止所有的教学科研工作,并告诉他,学校将大幅削减他的工资。他说,清华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将对他进行调查,重点是他去年7月以来写的文章。「我早有心理准备,大不了坐牢。」许章润说。

许章润被撤职停课的消息传出后,引发大陆学者的公开声援。3月31日,中国独立学者荣剑在推特上发文说,「越来越多的教授出来为许章润教授说话了,有浙江大学夏立安教授,北京大学张维迎教授,中央党校王教授。与天下士人为敌,最后肯定没有好下场。」

许章润的好友、北京作家章诒和表示,在当前噤若寒蝉的政治环境里,许章润因为发声而受到打压,知识界应该站出来为其呼吁。清华大学教授劳东燕题为「许章润教授被禁言 更多知识分子站出来」的文章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不要指望通过不断地自我审查,来求得一时的苟且安宁,幻想从此高枕无忧。在这样一个社会中,在这样的一种体制下,你我又怎么知道,下一个受害者就必定不是自己呢?寄希望于侥幸,寄希望于无原则的顺从,并不会让社会变得正常起来,更不会给自己带来免予被害的丹书铁券。」

自由亚洲电台4月5日报导说,在中国高校,存在指定一些学生担任信息员,定时向学校当局汇报情况的制度。这些学生信息员是学校党政部门的耳目,充当中共的特务。

武汉科技大学去年10月在官网上发布的「武汉科技大学学生教学信息员管理办法」显示,学生信息员的主要职责是:收集教学和教学管理讯息,反映任课教师的教学态度和内容等;信息员每两周填写一次教学信息回馈表。

管理办法还规定:校方对提供讯息的学生保密;按学期给信息员发放一定报酬。

前重庆师大副教授谭松最近刊文说,中国各大学的信息员让人「望而生畏」,因为他们就像是埋伏在学校里的特务,不仅监视教师,还针对性地告密。

文章说,中国大学教师已到了无路可逃的地步,因为头顶上是监视他们一举一动的摄像头,讲台下则是受到被称为学生信息员的「地下工作者」监视。

学生举报老师甚过文革

有人说,学生举报老师甚过文革,文革时都是透明的、赤裸裸的,但现在是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放箭,让老师看到每个学生都心生恐惧。

这样的氛围之下,怎么能够得到真正的知识呢?!

据文件显示,重庆师大称「唐云在2019年2月25日『鲁迅研究』课程教学中,发表『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国家竟如此虚弱?

2017年7月,该校涉外经贸学院教授谭松也曾因多次调查历史真相遭学校强行解聘。 谭松的调查包括:川东长寿湖右派调查、川东土改调查、大邑刘文彩庄园收租院泥塑等事件,这些事件都涉及到颠覆中共基于意识形态的表述。

2018年,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教授遭该学院党委「党内严重警告」,原因是「存在违反政治纪律的问题」。

贵州师范大学的杨绍政教授因披露中共党政人员每年耗资20万亿元人民币,被校方停止授课8个月之后,于2018年8月被开除。

2018年4月,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因被学生举报在授课中,发表「精日言论」遭行政记过处分。

2018年6月,福建厦门大学经济学教授尤盛东,因在课堂上发表「偏激」言论而遭解聘。

2018年5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因在课堂上批评人大修宪被撤职。

BBC报导说,学校鼓励学生告密,中共对教师言论打压升级,有学者认为告密风气升温表明「文革反潮」迹象,将置高校老师于一种扭曲和危险的舆论环境。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华认为,告密事件对大学教育而言是很大的讽刺,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中是不会出现类似的事情的,因为大学本身教育的目的就是鼓励自由讨论。

北京知名大学一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学者同意「文革」时盛行的告密之风现又再次出现,他表示作为一名学者,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告密涉及到个人道德底线,但中国大陆,由于政治超越了一切,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甚至可以突破做人的道德底线。告密者被洗脑到甚至觉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法广报导,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李建华表示,「一个社会如果告密者泛滥,表明这个社会已经腐烂透顶。一个时代如果怂恿告密者,表明这个时代已经黑暗至极。一个民族如果以告密为荣,形成了告密制度,表明这个民族已经万劫不复。」

习近平自称,睡前要吃安眠药,否则晚上睡不安稳。这不是自找的吗?!(文/鲍光)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人民报鼓励告密 习近平到底担心害怕什么(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