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地气的力量!韩国瑜在哈佛的演讲全文(图/中英文)




当地时间4月11日下午,高雄市长韩国瑜应邀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发表演说。



当地时间4月11日下午,高雄市长韩国瑜正在哈佛大学教授俱乐部发表演说。

【人民报消息】接地气的政治时代来临了!

应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邀请,高雄市长韩国瑜首站来到波士顿,于美国时间2019年4月11日下午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发表英文演讲,演讲时间近30分钟,地点在哈佛大学教授俱乐部,出席的教授学者和学生约50位左右。演讲后,韩国瑜在同一地点,与出席聆听者又进行了90分钟的问答互动。

韩国瑜演讲的题目是「The Power of Down to Earth —They Talk the Talk, I Walk the Walk」(接地气的力量──他们空谈,我接地气)。

为了让读者朋友们先睹为快,本人对韩国瑜的演讲全文进行了中文翻译(英文原稿在后面),由于时间和水平有限,不免有纰漏,发现后会再完善。

请看翻译稿全文:

接地气的力量
──他们空谈,我接地气

下午好,Szonyi主任,Goldstein主任,女士们,先生们,今天能够来到这里,我感到非常荣幸和快乐,我想对美国与中华民国之间的长期友谊表示赞赏,在美国政府及其人民的支持下,我们可以密切参与和合作。我很荣幸能够站在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这个讲台上,这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中国研究机构。在杰出学者的面前分享我的故事,并作为高雄市长,谈及我的想法和我想去做的事情,这是我的荣幸。

在台湾,有很多人称我为「卖菜郎」。主要是因为我在参加市长选举之前曾在当地一家农产品营销公司工作。媒体经常用「脚踏实地」这个词来形容我,而且很少有人为我的卑微起源和相当直接和未定义的语言命名我是「农村土包子」。那么今天,来自台湾的这个光头农村土包子站在你面前,在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的校园里:哈佛!几个月前,许多人无法想象这一点,即使是在他们最疯狂的梦想中!

今天是什么把我带到了哈佛,就是去年11月,我在台湾南部赢得大选,没有人认为我有可能获胜。此外,人们说我单枪匹马地改变了台湾的政治。他们把这种广泛传播的政治潮流称为「韩流」或「韩波」。

但是,我不相信「韩流」或「韩粉」,因为我非常清楚是什么把我带到了市长的位置并且今天和你们说话,不是我个人的因素,而是人民的意志。台湾人民,尤其是高雄人民,已经拥有足够多的养尊处优、不理政务的政府行政人员,足够多的意识形态的操纵,以及足够多的只会夸夸其谈的可怜政客。

我成功背后的原因并不是自己有多好,而是因为台湾现任执政党没有做好。他们让人们失望,所以人们想要不同的东西。事实上,台湾人民不仅不喜欢民进党,而且厌倦了所有传统的政治家。特别是那些提出花哨口号和空洞承诺的政客。他们不知道、不关心人民真正需要什么,他们只空谈,但我,我接地气了。

我走向各行各业的人们,重点是社会弱势群体。我坚持每个月在不同的地方过夜,以接近他们的现实生活。我住过一个孤儿院,一个渔民协会,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家,并将留宿在许多其它地方。我也走向世界,走向中国大陆,走向东南亚,走向美国,也希望走向世界其它地方。这不是因为我喜欢成为福克先生,他在81天内环游世界,是因为高雄应该获得更多的知名度和机会。高雄已被隔离并关闭太久。结果,经济和人口正在悲惨地下降。我们需要走向世界,推广我们的产品和产品,吸引更多的参观者,并实施我主张的「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

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

你可能很好奇我怎么这么脚踏实地而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政治家。实际上,我曾经是人们瞧不起的政客之一。我担任议员和国会议员超过10年。有一天,我开始面对我作为政治家做得不好的事实,所以我决定不竞选下一轮选举。因此,我从上层掉到了地上。从那以后,我一直在脚踏实地,现在竞选成为市长。我知道人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 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我对政府抱有希望,掌权者可以为我们做好事。我知道人民内心深处的需求既简单又容易知足,那就是人们希望享有和平与安全;想要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想经济好转;最重要的是,想拥有美好的生活。

当我第一次在高雄定居时,我曾担任国民党高雄分会的主任,我们根本没有资金。民进党统治了高雄20多年,所以没有人认为我甚至接近胜利。我很难筹集竞选资金。因此,当我宣布参加市长竞选时,我的口号是「一瓶矿泉水和一碗卤肉饭」。这是我在集会和集会上向支持者提供的全部 - 大多数时候,没有卤肉饭,只有一瓶矿泉水!然而,我这样做的原因不仅是因为我们缺钱,还因为我想以不同的方式做事。我不会成为人们不喜欢的政客。 「一瓶矿泉水」完全违背了传统政治的竞选方式。

有一句古老的说法是「只要你有钱,你就不需要学习如何赢得大选」。当时高雄的很多人警告我,要赢得选举是不可能的。我什么都没有,我的手是空的,所以这使我成为一个非典型政治人物。我接地气,靠近最底层的基层民众。来到我的竞选集会和聚会的人不是为了那里赠送礼物或自助餐,他们来单纯是为了支持!

我给他们什么以换取他们的支持?一个回应,一个对他们的担忧和焦虑的回应,一个如此直言不讳的反应,那只有一个农村土包子才会向人们大声说出来:我们想赚大钱!你们可能熟悉我的竞选口号:「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和「经济100分,政治零分。」

现在,台湾充满政治算计,特别是在海峡两岸政策。令人遗憾的是,台湾经济已经完全压缩,没有增长空间。我倾听了人民的意见,这不是他们想要的!人们真正想要的是更好的收入,良好的生活,与中国大陆的和平以及相互尊重。这就是为什么我拼经济100分,政治算计零分。

台湾必须与大陆和平共处,用智慧避免可能的冲突,这才是台湾人民要的。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严重以贸易为导向的地区,我们最糟糕的噩梦就是被边缘化。当世界各国积极推动自由贸易,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和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时,台湾被排除在外,这对我们的经济发展来说是不可取的。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复杂性和困难是建立在两岸关系的基础之上的。对台湾的任何政治领导人来说,最大的挑战是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确保台湾不被排除在重要的国际活动之外。

没有人希望生活在不稳定和混乱之中。我们都非常清楚,对台湾的唯一军事威胁来自北京。就像我一次又一次地说,我们毫不怀疑台湾人民决心争取民主。但与此同时,我们不能怀疑北京统一的决心。虽然加强我们的防御能力很重要,但我们不能对北京拥有巨大的军事力量这一事实视而不见。

我们要做的是争取与中国大陆和平共处,用智慧避免潜在的冲突。这是台湾人民所需要的。我们需要面对大陆崛起的事实,并避免不必要的对抗。毕竟,「战争没有赢家、和平没有输家」。

然而在这短短的3年里,国际社会再次担心台湾海峡可能爆发冲突。北京再次以军事力量威胁统一。蔡总统正在谈论在国际援助到来之前台湾可以坚持多少天。我们行政院长正在谈论将战斗带到街头,用拳头和扫帚打架。这些暴力和流血事件不是台湾人民所希望的!

我相信「货出的去,人进的来,高雄发大财」,是高雄人民所希望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九二共识是切实可行的。我对九二共识的看法自然是基于宪法和法案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当然不是「一国两制」,如澳门或香港。

有人说北京不承认「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我想指出,在国民党(马英九当政)统治的8年里,由于国民党对一个中国的「共识」立场,北京当然没有拒绝与我们互动。事实上,在这8年中,我们签署了许多协议,参加了许多国际活动,更多的国家给予了我们签证豁免的地位。

在我作为高雄市长的竞选过程中,我强调了经济的重要性。我对海峡两岸关系的基础是「九二共识」。我赢得选举表明,台湾人民并没有拒绝我对此事的立场。我公开向蔡总统和她执政的政府大声呼吁,如果他们不愿意承认「九二共识」,那么他们必须设想一些新的理想和具体措施,以便维持台湾海峡的和平与安全,确保台湾的经济发展。他们必须以某种方式使台湾人民继续生活在自由民主中。到目前为止,他们的两岸政策空洞无物。

毫无疑问,美国是台湾、中华民国的重要朋友。在经济,安全,军事和政治方面,美国一直是我们的盟友。我们制定了「共同防御条约」,之后我们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为台湾提供了军事防御能力。

美国也是我们重要的贸易伙伴,多年来我们的共同合作为台湾提供了一个安全和平的环境,使我们的经济和政治发展得以实现。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因为无法妥善处理两岸关系,而拖累我们的美国朋友。与我们的美国盟友建立联系是一回事,但把与美国的友谊视为理所当然又是另一回事,我们必须承担起维持台海和平的责任,台湾人民才能生活在民主、繁荣之中。

总而言之,我赢得选举的原因,是因为高雄人民同意我的脚踏实地呼吁振兴经济和维护稳定的政策。实际上台湾的大多数人都非常希望实现我提出的「台湾安全,人民有钱」。

因为这是哈佛,今天在这里肯定有很多基督徒朋友,我想用《圣经》腓立比書中的经文作为我演讲的结束语:「忘记背后,努力向前,向着目标直跑。」

我继续接地气,这就是脚踏实地的力量。脚不踩在地上,我们无法行走。

再次感谢你们的邀请,非常感谢你们的聆听。谢谢!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人民报接地气的力量!韩国瑜在哈佛的演讲全文(图/中英文)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