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福益社会(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

这是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第一讲>说的第一句话。李先生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在法轮大法弘传的每一片土地,都正在使每一位修炼者,无论贫、富、贵、贱,都身心受益,并因此带来了人心的真正向善以及家庭的和睦和社会的稳固。

法轮大法挽救了她的全家

王海萍女士,现年五十四岁,辽宁省大连市人。

王海萍是在一九九六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她正在病痛的煎熬中度日如年,家庭也濒临破碎。常言说:“哀莫大于心死”。王海萍八岁丧母,是父亲辛辛苦苦把她养大的。当时年迈的父亲患有脑血栓后遗症,为了不连累王海萍,曾两次自杀未成。看着女儿病痛缠身的身体,年迈的老父亲含着眼泪说:“我出生没满周岁丧母,中年丧妻,老了,难道我这白发人要送黑发人了吗?”听到父亲的话,王海萍的心都要碎了!但又万般无奈,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谁又有能力让她的身体好起来呢?

从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开始,王海萍的心脏就不太好,加上剖腹产留下的一连串的后遗症,肠粘连、产后风、滑肠、痔疮、盆腔炎、附件炎、月经不调……她被医院断定再也离不开药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胸闷气短,心脏有时钻心的痛,四肢无力。后来又被检查出了乙肝,身体越来越弱。没过多久,又鼻塞不透气,哮喘的日夜不得安宁,医生说是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哮喘。本来就没有工作的王海萍,旧病未去又添新病,真可谓雪上加霜。可再难也得治。西医治不好找中医,中医治不好找气功师,可上哪找真气功师啊?都不行了,找巫医……凡是能想到的办法都去试,可到最后什么都不管用。再后来就不治了,也治不起了。

那时她神经痛的汗毛、头发都不能动,一动就痛的受不了。要问她哪个地方不疼?她也不知道。颈椎、腰椎、肩周痛的她大把大把吃药也没用。药吃多了,胃热、胃寒、胃痛,双臂沉得像石块,腿肿的像铅一样沉。饿了身体虚脱的天旋地转,耳鸣时七窍生烟,哮喘时五脏六腑炸裂般的疼,真是生不如死,她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比自己更不幸的人了……还有脑血栓后遗症的父亲,年幼无知的孩子,因小儿麻痹落下残疾的丈夫,老、弱、病、残全齐了,怎么活呀?她感到自己真是走投无路,可又死不得。

一九九六年十月,听人说,法轮功很好,祛病有奇效,王海萍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不到月余,她的病全好了!她兴奋的忍不住奔跑起来,她对着蓝天大地发出最愉悦的心声:“师父,慈悲恩重的师父,您救了我,救了我们这一家,我一定听您的话,好好修炼,同化真、善、忍。”

从此,她努力向善。她变了,变得善良、宽容、温柔。濒临破碎的家和睦了,生活也好起来了,买了彩电、冰箱、微波炉……曾经贫寒的家也象个样了。她发自内心的感到,按“真善忍”做人,身心健康,踏踏实实的活着真好。

她还到丈夫单位去道歉,搬出了原来强占单位的两套简易房。

单位要房改了,公婆有一套五十七平米的公房,王海萍就让兄弟、姑姐先买,他们不买,王海萍就给买下来了。公婆去世后,小叔子跟她要原来公婆住的那套房子,说房子若不给他,妻子就要跟他离婚。那时小叔子已有自己的房子,而王海萍家是上下两层四十五平的小房子,楼梯很陡,她的残疾丈夫左右腿相差十公分,右腿因做手术走路无力,经常摔倒,上下楼很困难,上楼时手脚并用往上爬,下楼时几乎是单腿蹦。但为了成全小叔子,王海萍还是把老房子让了出去。

王海萍还经常告诉丈夫《转法轮》书中讲的“不失不得”的道理,使丈夫也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后来丈夫被一家单位聘用,也从不贪占公司的财物。

妇幼保健院医师顽疾痊愈,身心健康

许宏丽女士,现年五十岁,原河南省新乡市妇幼保健院病案管理医师。

从小到大,许宏丽身体就没有好过的时候。

首先是严重的失眠。而这个病,她自己呢,因为从小就这样,竟然不知道是病,还以为所有人都象她一样。所以每当夜晚她睡不着觉,做一些事情、制造一些响动时,她就佩服父母兄弟对自己的“大大宽容”:她弄出声音影响他们入睡,他们也不责备。其实真实的情况是,她弄出的那点响声根本影响不了别人的睡眠。而许宏丽自己呢,在睡觉时,哪怕有一丁点儿的走路声,她都难以入睡。那时家人时时都在她的“小声点、电视关小点、别走路行不行……”的责备怨吼中小心翼翼的迁就着她。

再有就是严重的顽固性便秘。她从十几岁开始服用酚酞片,喝浓浓的泻叶水、硫酸镁直至通便灵。那时她听到谁“三天没大便了,心急如焚,简直没法活了,全家人都跟着翻了天似的”,就想:自己十天半月大便一次,就不活了?有那么娇气吗?记得有一次,她抓了一把泻叶沏水喝,已经反复冲了五杯,颜色也由第一杯的黑咖啡色变成了很淡的微黄色,喝起来也近似白开水,没有一点味道。小姨以为是她喝剩的淡茶叶水,端起喝了两口,结果半天功夫接连上了五趟厕所,才赶忙想起问她杯子里是什么水?一大家子人笑弯了腰。而许宏丽呢,第二天仍没有中断每日必服的通便药,仍然几天没有大便。

然而比起痛经来,失眠和便秘就算不上大事了。从十二岁开始,每次月经时的疼痛过程都持续四十八小时,那真是每分每秒生不如死。能让她把头撞到墙上,都是对她最大的帮助,但也丝毫减轻不了痛苦。呕吐出食物、水、胃液直到绿色的液体(胆汁),仍要继续呕吐,每每真有要把心吐出来的直觉。两天中她食水不进, 即使喝一口水都得吐出来,母亲干听着她“渴死我了、渴死我了”的叫喊也无能为力。两天两夜的煎熬后,她总能一口气喝下一满锅水。那时厕所在户外,每每邻居经过后就说她这两天活得象鬼一样。几乎所有知道她病情的人都给她母亲提供过给她治病的医院、妇产门诊的地址、各类药方、偏方、祖传秘方。为寻得一剂方药,她们曾到过深山宅院,跑遍市级医院、省级医院,最后到了北京协和医院,都无能为力。绝望中,她只能大量服用止痛片,可是吃进去的止痛片瞬间就被呕吐出来,只剩满嘴的苦药味儿似乎能稍稍转移一些身体的痛苦。

后来这严重的痛经蔓延到她的脑部神经,两侧太阳穴象有成群的虫子时刻在爬,右耳一刻不停的“嗡嗡”响,直至十八岁高三那年刚过完年开学近一个月,她的大脑突然失灵,一片空白,连最简单的常用字也想不出怎么写。无奈之下,在班主任老师“你在我们班目前前十名的成绩,可是能上重点大学的”期待、挽留中不得不休学。最后在历经一年的门诊、住院、各种观察、治疗及偏方,勉强恢复一段时间后,于次年临毕业考试前,报名参加了毕业考,勉强拿到了毕业证。

高考前夕,她已完全打消了参加高考的念头。后来在母亲“你就只当上考场玩一圈儿,要不这辈子没进过高考考场、不知道高考考场什么样多遗憾”的劝说中,她参加了高考,被一所中专录取,毕业后分配在新乡市妇幼保健院。那时她想:能天天守着专治妇科的医院,这下有希望了。

全医院的同事都知道她的这个病,今天这个专家主任这个治疗方案,明天那个专家主任那个治疗方案,不是专家主任的主治医师、住院医师也都同街坊邻居、亲戚朋友一样,不时的给她提供各种针对此病的治疗信息、偏方、秘方,最终在她最有信心的最后一站——北京协和医院,她得到了当代医学的权威判断:终生不能治愈!就这样,她的青春岁月在无尽的病痛折磨中月复一月的苦度,似乎完全断了恢复的生路。

再说许宏丽的母亲。从她记事起母亲就总是愁眉苦脸,一会儿胃疼,一会儿脖子疼。特别是胃疼,使母亲常年不能正常吃饭,瘦到皮包骨头,一米五八的个头,体重只有八十多斤。到了一九八五年,才刚四十岁的母亲已是满头白发,以致别人都以为她六十多岁呢!每天一身沉重的骑着自行车上班时,总有人问她:“还没退休呢?还上班呢?”工作单位照顾她身体差,将她以工代干安排在办公室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可即使这样,到了一九八八年,她也不能每天坚持去上班了。最后在四十四岁正当壮年时,办理了内退。

然而一九九六年,母亲幸运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个星期后,她变的脸色红润,走路脚下生风,神采飞扬,原来的火暴脾气也消失了。看到母亲翻天覆地的变化,亲眼目睹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许宏丽非常震惊!在历时两年的徘徊、犹豫、观望之后,她慎重做出了决定:一九九八年三月,在三十岁时,许宏丽开始修炼法轮功。

很快,折磨她近二十年的痛经痊愈了;顽固的便秘恢复了正常;十多年的脚气病好了;以前从来没有当成是病的腰痛、髋骨骨尖儿痛、失眠症、胃胀、咽喉痛、心慌、气短等等症状也彻底消失。她的皮肤变的白里透红,精神状态特别好,多年的抑郁症一扫而光,她真正体验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至今二十年过去了,她再没打过针,没吃过药。

法轮大法还教导她按“真善忍”修炼心性。她改掉了以前很多的不良嗜好,学会了在和人发生矛盾时忍让和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看淡利益得失,她的家庭变的更加和睦;她的工作也兢兢业业,赢得了周围人的好评。

成都优秀教师双目复明

刘晖女士,现年四十六岁,原四川省成都市金琴路小学优秀教师。

刘晖从小先天性近视,眼前闪光,医生说她不能从事剧烈运动,否则容易导致视网膜脱落。一九九一年十九岁时,她在都江堰空军疗养院做了近视眼治疗手术,结果手术失败,双目发生病变,从此每天晚上必须用绷带将眼睛缠上,第二天早上才能看到东西,否则就是黄沙一片。空军疗养院专家说不出来什么原因,只能说先这么绑着吧,等以后科学发达了,再看有没有办法。

就这样,从一九九一年春到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近七年的时间,刘晖每晚都要眼睛缠上绷带,才能勉强维持白天的视觉。而绷带绑紧了,眼睛红肿流泪,看不清东西;绑松了,看东西象皮影。因绷带压迫眼部又引起睡眠神经功能紊乱,加重了失眠,稍有风吹草动就醒了,每天要用十几个小时来睡觉,还是没精神,又不能让人知道,真是苦不堪言。那些年,刘晖不知换了多少根绷带,用了多少盒垫在眼睛上的餐巾纸。特别是一想到医生说病因不明,说不定哪天会突然失明,更是不时的恐惧和绝望:自己才二十几岁呀!将来会是什么样啊?难道一辈子都要这样缠绷带吗?真的会失明吗?她的脾气变的越来越暴躁。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她偶然在同学处看到《转法轮》一书,觉得这书和一般的书不一样。在看了《转法轮》的第二天,她因为睡觉太沉没来得及缠绷带,却意外发现自己眼睛看东西清清楚楚了。接下来几天,她发现自己不仅眼睛好了,睡眠也正常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缠过绷带。她的精力也变的旺盛,每天只睡六、七个小时就够了。

随着炼功,她的贫血、痔疮、妇科病、胃炎、中耳炎、声带职业病、咽炎、过敏皮炎、关节炎等病也一扫而光。她可以正常吃东西、洗凉水、喝凉水了。更重要的是,在学法修炼中,她的暴躁脾气也变好了很多。

看到老学员们向内找的高尚言行,她深受感动,慢慢的她也学会了尊重别人,爱护别人,明白了以前不是别人对自己不好,而是自己没有去考虑、善待别人,才会发生矛盾。她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把自己调顺过来,一切就都变好了,她体会到与人相处的乐趣,发自内心感到做一个好人真好、真幸福。

* * * * * * *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于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师父传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原则指导人修炼,辅以简单优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炼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身心净化,道德回升。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在中国大陆据官方统计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而在中共全面迫害后的近二十年中,法轮功不仅没有被中共打倒,相反,传遍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大法的主要书籍《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九种语言文字在全世界公开发行。今天,在世界所有的主要国家和地区,都有法轮功的炼功点,也都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弘扬法轮功的美好画面。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法轮功福益社会(九)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