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发现和清除自身党文化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不只一个同修说,跟我在一起感觉有压力。我知道是党文化在自己身上的体现,我总是习惯性的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甚至用师父的法去压别人。

见了那些我所认为的跟不上正法進程的同修,见与其反复切磋达不到预期,心里就生出瞧不起、甚至想远离其的不正思想。比如,见到有的同修写的诉江材料轻描淡写,没还原当年、当时的详细、真实情形,就看不惯,认为同修有怕心;见了那些至今对微信恋恋不舍、反复切磋无效的人,我就觉的这同修这么多年修修修,修什么了?微信那个垃圾堆,全面将名利情都搅和在里面,还舍不得放下,怎么悟性这么差!见了那些至今在手机安全这方面还是麻木、不重视的同修,心想:在邮箱里贴了那么多这方面的很有力度的交流,你们也不看,看了过后,还是我行我素,当面交流又听不進去;见了那些我认为的应该是成熟了的、得法多年的同修还是陷在常人的小日子中、常人工作中,走不出去救人,表面看来也在修,事实上怕心重,更谈不上与整体進行有力度的配合,我就很是怨恨……

其实修就是修自己,看到的现象和感受到的一些东西引起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就是要修自己,让“真我”显现出来的时候了。

反观自身,正是因为我自己身上还有显示心、妒嫉心、执著自我的心、埋怨指责别人的心等等,那么多人心,才导致交流效果不好的。明明交流的是件大好事,如果结合师父的法,一个修出来纯善的、个人威德建立大的同修来谈,那效果应该是不同的,别的同修就会听的進去,就会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1]的状态。

而我有时甚至是用尖刻的语言指出同修的不足,以此来显示自己修的高明,这是多么肮脏的一颗人心,并且还将其掩藏在帮助别人提高的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

另外一个党文化在我身上的表现是,什么事一经我的嘴说出去后,就明显给人一种夸大其辞的印象,很是突出表现自我,好像不这样说,不足以引起对方的重视一样。多年前,我的儿子(小同修)就曾指出我这个毛病,我没怎么改。

昨天晚上与一个同修交流时,同修跟我说,很奇怪,为什么她家的监控里监视不到我在她那里出入的任何镜头,而她自己及其顾客的都录進去了。我就说:你知道我平时是怎样发正念的吗?我总是让我人相所行之处、正念所到之处的一切监视、监控、监听的设施、系统及其背后的一切因素全面同化“真、善、忍”,拒不同化的在我一走一过中速即解体,我的身体缩入更微观的粒子层面去,我在常人监控里就是个光式的存在,达到“只有光,没有图象”[1]的状态。站在法理上行事时,师父就把这些能力都给你。要不然,我怎么能不挑地方的到处去发资料和贴不干胶?顺带着我还说,我怎样为她那个空间场发正念的等等,这样突突的说了一大堆,好像生怕同修不知道一样。

当时说的时候,觉的证实的是法,可话音一落,我就觉的那些接二连三的反问语气里,竟然带有党文化的东西,马上向内找和去除。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的法把我们修炼人烘托的那么高。

而且,我前一天与同修交流的时候,谈的东西没有多方面考虑同修的实际情况,也就是善心不够,略有指责和强加。时而还把过去的一些所谓“光辉业绩”拿出来,美其名曰“帮同修去怕心”。只有同修在师父的法中真正悟道,才能去掉她现阶段要去掉的人的东西,只有在同修间谦卑、平和的交流中,互相才能取长补短。

现在把这些党文化的东西曝光出来,促使自己以后能更沉稳的走好助师正法的路。谢谢师父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点化和保护,谢谢同修直接和间接的帮助。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近期发现和清除自身党文化的修炼体悟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