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冤狱折磨 湖南岳阳冷雪飞被停发养老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岳阳市法轮功学员冷雪飞,女,五十六岁,原湖南岳阳市城陵矶粮食仓库职工。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二十年来,遭受了共产邪党非人的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两次,身心受到很大摧残。

丈夫与她离异,她既没有住的地方,生活也无保障。二零一八年六月至今,岳阳市社保局停发了她的退休养老金,她多次找岳阳市社保局协商无果。她现在是老无所养,养老金被停发;老无所靠,儿子在国外生活,她办不到护照和签证不能与儿子团聚。年近花甲之年的她只得寄人篱下,孤独飘零。

一九九六年春天,冷雪飞因为患腰椎间盘突出导致左腿很痛,那时医院还不敢冒然做手术,只好保守治疗,却越治越痛,每天在痛苦中煎熬。正在她痛苦不堪的时候,有人跟她说:现在好多人炼法轮功,很多人的病都炼好了,而且还不要钱。她就每天到公园里和大家一起炼法轮功,并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不久她的腿疼完全好了(到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也没有复发过),她的生活从此没有了痛苦的阴霾,充满了和祥和幸福。

然而,就是这么一部教人修心向善,使人身体健康的高德大法,却遭到了人权恶棍江泽民利用整部国家机器的残酷迫害。为了世人不被江泽民控制的舆论工具所欺骗,冷雪飞经常告诉人们:“天安门自焚”不是法轮功,是江泽民找人演戏编的节目;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祛病健身有奇效。她因此而多次被绑架、劳教、判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凌晨二点,岳阳白石岭公安分局上门送所谓的“公安部通告”到她家,说不准炼功。从此,家无宁日。

一九九九年九月,冷雪飞去北京想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还没去信访办,就被绑架了。

二零零零年三月的一天,冷雪飞又到北京信访办反映她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就因为去北京去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却被绑架回当地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十多天,她绝食反对这种无理的迫害,遭到非常痛苦的强制暴力灌食。

冷雪飞于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她反“转化”,劳教所警察把她两手分开成一字形站立,一只手用手铐铐在一边的床铁架上,另一只手铐在对面的床铁架上,不长时间,边上的人看到她脸色苍白,昏死过去了。有人报告警官,没有警官过来。过了一阵子,自己缓过来了,那次被铐了一上午。

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警察刚过完年假第一天上班的那天傍晚,两个男特警就把冷雪飞从二楼住的房间强行带走,他们两人一边架她一个胳膊下到一楼,迎面走过来一个喝了酒的男警察用拳头猛击她的太阳穴,当时脑袋被打的“嗡嗡”响。然后就被两个男特警强行关进了禁闭室,在禁闭室里被强行戴手铐,不准炼功,三十多天不让她洗澡、洗头、换衣服,头发结成了板,身上有异味。因为她不转化,被非法延期一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四日回到家。

冷雪飞的丈夫不知道这种长期被骚扰、妻子被关押、折磨、打压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无法承受这种精神、名誉、经济上的压力,提出和她离婚。就这样,原本令人羡慕、幸福美满的一个家,由于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血腥迫害而被拆散了。

虽然家没了,冷雪飞仍然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继续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美好,向世人揭露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她印资料,发传单,岳阳公安在网上通缉她,在街上贴她的照片捉拿她,几年里她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二零零六年五月,冷雪飞再次被岳阳钱粮湖警察绑架,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岳阳君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送到湖南女子监狱迫害。

在监狱里,冷雪飞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九月三十日转到六监区的严管队强制转化,强逼背监规,不背就不让她睡觉;强迫做奴役——剥蚕豆,每天剥到凌晨两点多,一双手指常常被刀片割的鲜血直流;再不转化,就长时间吊铐(即“背宝剑”酷刑),一只手从肩上反到后背,另一只手从腋下反到后背,用手铐拷住后,再把手铐挂在高处。放下来之后,边上的人看到她全身发抖,很长时间手不能正常活动。她经过漫长的一千多过日日夜夜,终于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出狱,此时她早已没有了家,也没有安身之所。

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冷雪飞第四次被绑架。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被非法秘密开庭后,中共法院非法判冷雪飞三年半。她不服非法判刑而上诉,又于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开庭, 四位北京维权律师为她们做了无罪辩护,参与庭审的中共官员无言以答,借故休庭。六月十七日,法院却秘密宣判,维持一审原判结果。

冷雪飞于二零一四年底被送进湖南女子监狱,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被强制转入所谓的学习班,实际是邪恶的洗脑班,在那里她受尽了折磨,生不如死。

饿刑:强制每天只准早、中、晚上三次厕所,因此,饭不敢多吃,水不敢多喝,不几天,人就变得消瘦无力。

站刑:长时间强迫两脚并拢罚站。稍有挪开,被监狱警察安排来监视的犯人就用脚踢;膝盖稍有弯曲,旁边的犯人就用脚猛踢。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六点十五分就开始站,一直站到第二天凌晨三点三十分,洗漱完毕快四点了,才能上床。一个多小时就又被叫醒,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折磨着。由于长时间罚站,俩大小腿都浮肿发亮,行走极为困难,上厕所下蹲也很困难,好不容易蹲下一点,过后却不能站起来,需身材高大一点的人才能拉起来。两脚板长满了血泡,一脱鞋,皮与鞋粘在一起被撕下,撕心裂肺的痛。

不让睡觉:每天只能睡一个多小时,罚站的时候不准闭眼,稍打瞌睡,犯人就对着眼睛喷冷水、掐手臂,手臂上到处都是青的、紫的指甲印。由于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人瘦成了皮包骨,极度虚脱,整个身体直不起来无法站立,整日精神恍惚,看上去整个人要崩溃了,人的生命承受到了极限。……

她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冷雪飞再次经过漫长的一千多过日日夜夜,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刑满释放。

二零一八年六月冷雪飞又被岳阳市社保局停发了退休养老金。她询问社保局的工作人员,说是上面的通知:服刑期间不能享受养老金待遇,已经领取了的要返还,没能力返还的,就停发养老金,直到还清为止。冷雪飞要求看文件,工作人员拿出一张《关于退休人员被判刑后有关养老保险待遇问题的复函》(劳社厅函[2001]44号)和一份湖南省的相关文件。这是“经济上搞垮”的暴政对公民生存权的迫害。

公民的养老金是由《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等众多法律共同规定予以保障的。按照基本的法律常识,与宪法及法律抵触或冲突的下位法律文件无效。上述宪法和法律都没有规定“服刑期间停发养老金”,按照《立法法》的规定,部门规章及政府规章都“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所以劳社厅的复函和湖南省的政府规章随意增添“停发养老金”规定因违宪违法而无效。因此,根据《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等规定,退休职工服刑期间应该照样享受养老金待遇。尤其是法轮功学员无辜遭受冤狱迫害,不仅不应被剥夺养老金,而且应该得到国家赔偿。

众所周知在中国修炼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日,公安部发布了《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其中认定了十四种邪教组织,没有法轮功;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法制晚报》又公开重申了这十四种邪教,根本没有法轮功,这就明确的向全世界表明,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由柳斌杰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文件,废止了一九九九年的两条有关法轮功书籍的禁令,这明确的表明:在中国印刷、拥有法轮功相关书籍资料是合法的。

只是因为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一个弱女子就受到如此残酷的摧残。

中共邪党毁灭家庭,毒害生灵,使广大的人民被蒙蔽,不分是非善恶,迫害修佛的人,使公检法司部门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那些人走向罪恶的深渊,也使社保局系统的相关人员连带参与了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公检法司人员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留下一个未来。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屡遭冤狱折磨 湖南岳阳冷雪飞被停发养老金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